• 第八十章 仙女妹妹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51本章字数:1999字

    想到以后上官玉能当皇帝,想到她贵为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吴贵妃就心潮澎湃,久久不愿停歇。

    男人嘛,有的是,只要她成为太后,想要什么样的面首没有,什么类型的,可以随便挑选,何必把身体扔给皇上糟蹋呢,一个糟老头而已,每次欢好一刻钟不到,想想就觉得不值。

    李仙宁已经彻底醉了,在月下跳起了霓裳舞,一身粉色的流云锦,如蝴蝶一样翩翩飞舞,在月光的映照下,宛如仙子,欲乘风归去。

    吴贵妃看了眼天色,掐算好时间,朝一旁的假山躲去。

    吴贵妃前脚刚走,皇上就来了,见到庭院里一个粉衣女子在跳舞,看直了眼,那姣好的身段,白皙的皮肤,光滑的脸蛋,让人很想摸一把。

    皇上不知是哪里来的精气神,飞扑了上去,将李仙宁抱个满怀,“美人儿,仙子,你是上天赐给朕的仙子。”

    李仙宁倒在他的怀里,累的娇喘吁吁,一时看花了眼,捧着皇上的脸直喊哥哥。

    皇上四十出头,虽说体力不支,但,人家是皇上,吃喝玩乐一样不缺,保养的好,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年轻着呢,再说,皇家基因一向很强大,皇上颜值高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一代一代优良品种筛选出来的,能差么。

    “仙女妹妹......”有多久,没听人喊过他哥哥了,皇上顿觉回到了年轻时的青葱岁月,激情猛涨,亢奋到不行,抱起李仙宁就往一旁偏殿走。

    李仙宁白嫩的胳膊搂着他的脖子,看着那张肖似上官玉的脸,樱唇凑上去,吧唧一下,亲了一口,“好哥哥,放我下来,我好晕啊。”

    皇上今天很勇猛,抱着李仙宁一点都不费力,“仙女妹妹,哥哥不能放你下来,万一你再飞走了呢,待会儿,哥哥替你保管衣服,这样你就飞不走了。”

    皇上一时想起了董永与七仙女的故事,七仙女在河里洗澡,董永家穷,娶不上媳妇,见到一个姑娘,恨不得抱回家直接洞房花烛夜,他怕仙女飞回天上去,特意把七仙女的衣服藏了起了,然后七仙女就踏踏实实与他过日子了。

    皇上看着怀抱里这个娇嫩的女人,觉得她就是仙女,如画的眉眼,娇艳的笑容,若不是仙女,又怎能有这么明媚的样子。

    “哈哈......”李仙宁傻笑着,她觉得,玉哥哥对她真好,从认识开始,也没对她这般好过,“好哥哥,我怎么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没事,让哥哥抱你就好。”皇上哈哈大笑。

    他真是捡到宝了,上天待他不薄啊,在他有生之年,还能碰上仙女,与仙女共度良宵,光是一想,他感觉自己就能增寿一百年。

    吴贵妃躲在假山后边,看着这一切,心满意足的笑了,她的计谋实现了,离皇位又近了一步,“书儿,吩咐下去,今晚谁也不能打扰皇上的雅兴。”

    书儿点点头,朝庭院外走去,回过头,忍不住叹口气,宫里的女人都过的什么日子啊,一年到头见不了皇上一次,好不容易见一次,还有可能被截胡,更多的宫妃是等皇上死后殉葬,那些有孩子的还好些,跟着孩子出府单过,自个儿也能享受老封君的待遇。

    宫女25岁放出宫,她一定要撑到那时候,就算不回家,拿着攒下的银钱买个院子,买几亩薄田,最好再招个老实的女婿,生几个属于自己的孩子,那她这一辈子就圆满了,真真是比当妃嫔还要美。

    皇上将李仙宁放在床榻上,轻轻的压了上去,带着胡茬的嘴巴凑了上去,“仙女妹妹,仙女妹妹......哥哥好喜欢你......”

    “呵呵......”李仙宁被胡茬扎的痒痒,一个劲咯咯笑,声音宛如银铃,悦耳动听。

    皇上三下五除二,将自己的衣服褪掉,又忙着解李仙宁的衣衫。

    话说,皇上大人平日里被别人伺候惯了,就算是宠幸妃嫔,也是宫妃替他解开衣衫,然后他躺着享受,动情后才会主动将妃嫔压在身下,活动几下,何时遇到这样的麻烦,宠幸女人吧,还要自己动手,太劳神劳力了。

    女人的衣服里三层外三层,又难解,但,皇上大人这次很有耐心,毕竟,这是他认为的仙女妹妹,就算累死,也要亲自动手。

    门外听墙角的上官玉,恨不能冲进去替代皇上,忍不住腹诽:皇上老爹太蠢笨了,连女人衣服都不会解。

    上官玉急的满头大汗,皇上大人不紧不慢解着美人衣衫,最后实在解不开,大掌一使劲,刺啦一声,全撕烂了,一劳永逸,多好。

    李仙宁觉得有些凉飕飕的,清醒了一点,她努力睁开迷茫的水眸,想看清与自己在一起的男人是谁,是不是她心心念念的玉哥哥?

    屋内太黑,又没点灯,她眨巴了几下水眸,轻声问道,“是......玉......哥哥吗?”

    她是个未出嫁的姑娘,在吴贵妃的琼瑶殿与玉哥哥幽会实在不妥,娇羞不已,声音自然而然软糯糯的。

    皇上大掌在她身上揉捏着,手感太好,如白嫩的水豆腐,让他爱不释手,一门心思扑在李仙宁身上的皇上大人,当然不会听清李仙宁问的什么话。

    他没有回答,光用行动表示,挺身而入。

    李仙宁娇呼一声,软倒在皇上的怀里,内心却忍不住狂喊,这么勇猛,一定是玉哥哥无疑,她的玉哥哥待她真好......

    皇上很疑惑,他何时变得这么勇猛了,都动了一个时辰了,还不泄,难道仙女妹妹治好了他的病,果然仙女是不一样的。

    两个人喘息不已,但,谁都没有停下的意思,都在尽情的抚慰对方,让对方感受自己的爱意。

    门外的上官玉长长的松口气,这件事终于成了,他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明早还要起来安慰哭闹的李仙宁,看父皇今夜的表现,很是疼爱李仙宁呢,只要握住李仙宁这颗棋子,不愁父皇不按照他的计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