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 后宫第一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51本章字数:2056字

    “德公公,去吩咐制衣坊,让她们赶紧为仙女裁几件漂亮衣服。”皇上喊道,他的女人,一定要穿最漂亮的衣服,也只有最漂亮的衣服才能配得上仙女。

    “皇上,是让制衣坊的绣娘直接来量仙女的身架吗?”德公公觉得,皇上一定是被里面的女人迷住了,不过迷住也好,人要有点念想,才会活的更长久。

    皇上看向李仙宁,李仙宁急忙摇摇头,水眸般的大眼染上雾气,“皇上,不要......”

    她一丝布料都没穿,就这样被人看光,以后哪有脸在宫中生活。

    皇上被她的小眼神惹的心神一动,内心酥麻酥麻的,像是有羽毛在挠,皇上兴致一来,掀开被窝钻了进去,搂住她又是一阵亲,“仙女,你真是让朕欲罢不能啊。”

    “皇上,不要,妾的腰如今还酸着呢。”李仙宁脸颊红润,睫毛一颤一颤的,娇弱如梨花,让人忍不住心疼。

    皇上爱怜地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哄道,“好了,朕不强求你了,逗你玩呢,朕只想搂搂你。”

    李仙宁抿了下唇,将头靠在皇上的肩上,不再吱声。

    她虽然不喜欢皇上,但,既然已经成了皇上的女人,这辈子想嫁给玉哥哥是不可能了,所以,想要过荣华富贵的日子,只有把住皇上,让皇上对她心怀愧疚与怜惜,这样才能过好日子,她在宫中的地位才会稳固,别的妃嫔才不会欺负她。

    李仙宁想了很多,这辈子,注定与玉哥哥无缘了,从今天开始,她要开始新的生活了,她是皇上的新宠,是玉哥哥的庶母......

    皇上见美人儿如此主动,心情十分美丽,朝门外说道,“德公公,去吴贵妃那里先拿两套新衣服,朕记得前天赏给她一套西域进贡的七彩衣,让她也拿过来,朕要给仙女穿。”

    “是,皇上。”德公公领命下去。

    吴贵妃正在美滋滋的做面部保养,脸上贴着黄瓜片,鼻头抹上了蛋清,斜靠在贵妃榻上,“书儿,你说本妃是不是老了?”

    她肌肤光滑,脸蛋白皙,对于昨夜皇上选择了李仙宁没有找她,还是有些介意,难道她真的老了,已经引不起皇上的兴趣了。

    虽说昨夜的一切都是她的筹谋,可,想想皇上抱着李仙宁又亲又搂,口口声声喊仙女妹妹那贱样,她心里就跟堵了一块冰一样,又塞又冷。

    “娘娘年轻貌美,是谁都不能比的,您看看皇后娘娘,打扮的花枝招展,可架不住她额头眼角的鱼尾纹啊,就算敷再多的粉也掩盖不住。”书儿为了投吴贵妃所好,特意拿出皇后来说事。

    皇后比吴贵妃大七八岁,就算不拿年龄说事,皇后天天操心这事劳力那事,哪有多余的时间保养啊,在身心状态上肯定不如吴贵妃。

    “就你嘴甜,赏。”吴贵妃心头美滋滋的,若不是脸上贴着黄瓜,她一定大笑三声,嘲笑皇后那个老不死,占着皇后的座位还不给她腾地方。

    “奴婢谢娘娘恩典,愿娘娘青春永驻,长生不老。”书儿嘴巴巧,说话甜。

    俩人正在说着话,守门的小太监进来,行礼拜见了吴贵妃,“奴才拜见贵妃娘娘。”

    “什么事儿?”好心情被打断,吴贵妃语气里难免带了一丝责怪。

    “德公公来了,要传皇上口谕。”小太监见贵妃娘娘语气不善,想着禀报完,他可以继续去守门口,不用担惊受怕。

    “德公公有说什么口谕了吗?”吴贵妃觉得,皇上可能是下了封赏李仙宁的旨意,在她的心里,李仙宁封赏个嫔、美人儿之类的职位就可以了。

    小太监支支吾吾,生怕说出那句话,贵妃会借口杀了他,嗯哼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这种费力不讨好的口谕,还是交给德公公他老人家吧,他毕竟是皇上身边的人,贵妃就算发怒,也不敢把他怎样。

    “出去,传德公公进来。”吴贵妃摆摆手,冷声呵斥。

    小太监谢恩后,急忙跑了,见到德公公,忙道,“德公公,这种事儿,还是您亲自跟贵妃娘娘说罢,奴才还想留条命回家给老母哭丧呢。”

    “唉......”德公公瞪他一眼,哼了声,“真是没用的东西。”

    嘴里虽骂着,但为了皇上的新宠,他也得硬着头皮传达口谕,管吴贵妃要衣服,真是自寻死路啊。

    “老奴叩见贵妃娘娘,愿贵妃娘娘长乐安康。”德公公身段不由的矮了几分。

    “起身吧,不知德公公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啊?”吴贵妃揭下黄瓜片,让书儿继续在她脸上涂涂抹抹。

    对于吴贵妃的不尊重,德公公也没有不乐意,谁让他是个奴才呢,奴才就要有奴才的样子,主子的事儿他不多管,让他干啥他就干啥。

    “传皇上口谕,请贵妃娘娘找两件新衣服,顺便把西域进贡的那件七彩衣一道拿出来。”德公公说的不卑不亢。

    吴贵妃尖叫一声,从贵妃椅上猛然站起来,“那件七彩衣已经给本妃了,皇上收回去是给哪个狐狸精?”

    吴贵妃脸上刚涂抹的白色乳膏,一层层龟裂,加上吴贵妃狰狞的表情,瞅着很是吓人。

    德公公吓的后退一步,稳住心神,才笑道,“贵妃娘娘莫生气,老奴也只是听皇上的命令,其余的一概不管。”

    多说多错,他还不如少解释几句呢,免得吴贵妃把气都撒他身上,他这把老骨头,可是不抗折腾的。

    吴贵妃从高台上走下来,手气的都哆嗦,瞪着大大的眸子,厉声问道,“说,究竟给哪个狐狸精?”

    她是彻底怒了,西域总共进贡了一件七彩衣,这件衣服若是在夜里穿,不仅保暖,且在月光的照耀下,会发出璀璨的光芒,宛如夜明珠,如果白天穿,就算是酷暑,也会感觉凉快,简直是降温神器。

    她费了多少唇舌,才让皇上赏赐给了她,七彩衣到手后,宫内的妃嫔,就连皇后那个老太婆都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这件衣服,为她的宠妃头衔又加了一层光环,如今倒好,皇上竟然收回去送给别的女人,她的脸往哪里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