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怀疑的心思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51本章字数:2057字

    “仙儿,别做傻事,若你死了,我也不会独活。”上官玉扮演着一个深情的男人,紧紧抱住李仙宁,防止她撞柱而亡,否则,他一切的计划就白费了,还要重新筹谋。

    李仙宁必须活着,且,还要好好的活着,用最美艳的容颜,最优雅的姿态去勾搭住皇上的心。

    “玉哥哥......”李仙宁回身,抱住上官玉,哽咽道,“皇上的封妃圣旨明早就到了,玉哥哥,咱们去求求皇上可好,就说咱俩两情相悦,请皇上成全!”

    上官玉愣了下,这话他可不能说,若真领着李仙宁去皇宫找皇上,说了他们俩的事儿,皇上大怒之下,他们俩哪里还有命在。

    再说,他要争皇位,他要辗压一切看不起他的人,那么,他就要坐上皇位,拥有天下至高无上的权利,那样,生杀掳夺,一切都由他说了算。

    “仙儿莫急,父皇已经下了圣旨,咱们是没办法更改的,否则,咱们俩不仅不能在一起,且,还会死无葬身之地,更会连累家族,祸及九族,这样严重的后果,咱们俩承担不起。”上官玉把事情说的很严重,希望能吓唬住李仙宁。

    李仙宁泪珠儿挂在脸上,吓的忘记了哭泣,连哽咽都忘了,瞪着大大的杏眸,“玉哥哥,真的这么严重?”

    在她的意识里,皇上是个宠她的男人,她的要求,皇上就算不能全答应,答应七八分总是有的,再加上玉哥哥是他的亲儿子,两个人一起求,皇上总会答应他们俩在一起的。

    可李仙宁不想想,一个男人,又怎能容许宠爱的女人忤逆自己呢,且还是勾搭自己的儿子,给自己带绿帽子,天下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允许的,更何况是大权在握的皇上呢。

    这些严重的后果,上官玉却是想到了,他最善计谋,猜测最多的就是人心,皇上的性子,他了解的最多,想要从皇上手里夺女人,那真是难上加难,再说了,他为什么要夺皇上的女人,他巴不得多送几个女人给皇上呢,这样通过枕头风的力量,皇上说不准还能对他改观呢,在皇上死之前写下诏书,传位给他,那天下整个都是他的了。

    “仙儿,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一切还要从长计算。”上官玉将她搂在怀里,亲吻着她。

    李仙宁叹口气,哀怨的看着上官玉,“玉哥哥,难道咱们俩就这样一直偷偷摸摸,不能见光?”

    昨夜,她喝醉了,皇上待她如何,她是一点儿都没感觉到,与上官玉在一起,上官玉年轻力壮,勇猛无敌,尤其是在床榻上的功夫,完全可以让任何一个女人折服,当然,她也不例外。

    她喜欢跟上官玉在一起的感觉,喜欢被他宠着,喜欢被他亲吻......

    “仙儿,是不是一切都听玉哥哥的?”上官玉耐心的安抚她。

    他上官玉若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怎么谈搞定天下呢。

    李仙宁点点头,紧咬着唇瓣,“仙儿信玉哥哥,一切都听玉哥哥的。”

    “那仙儿就先跟随着父皇,等父皇百年之后,玉哥哥登基,皇后之位还是你的。”上官玉抛出诱饵。

    皇后之位啊,不得不说,上官玉真舍得下血本,天下女人梦寐以求的位置,就这么随意的许诺给了李仙宁。

    “你让我委身给一个足可以当我父亲的人!”李仙宁不敢置信的瞅着上官玉,惊讶的尖叫。

    “仙儿放心,玉哥哥一定会尽快救你出虎狼窝的。”上官玉整个人压了上去,含住她的耳垂,轻呵着热气,“仙儿就听玉哥哥一次,玉哥哥不会骗你的。”

    “那玉哥哥发誓!”李仙宁被他惹的心痒痒,咯咯笑起来。

    上官玉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竖起三个手指头,举高,“我上官玉对天发誓,若有朝一日当上皇帝,必定娶仙儿妹妹为妻,若违此誓言,天打雷劈,不得好......”

    死字还没吐出口,李仙宁的小手就捂住了他的薄唇,嗔他一眼,“你傻啊,我让你发誓你就发誓,也不怕真的应验了,以后玉哥哥可不许说死字了,仙儿不爱听,仙儿要让玉哥哥好好活着,好好的爱仙儿。”

    上官玉大掌攥住她的小手,紧紧攥着,“仙儿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都帮你办了,就算你想要皇位,玉哥哥也让你坐。”

    李仙宁显然是被他逗开心了,俩人短暂的进入了某种融洽,“仙儿不要皇位,仙儿只想要玉哥哥。”

    “好,我此生定不负仙儿的爱意。”上官玉举起手指头又要发誓,被李仙宁扯了下来,放在胸口,“玉哥哥你摸摸,这里是为你跳动的。”

    上官玉解着她的衣服扣子,大掌伸了进去,“那玉哥哥可要好好摸摸了。”

    俩人调笑了一阵,都动了情,很快,俩人翻滚在一起。

    “啊......”李仙宁蹙着眉头,喊了一声,“玉哥哥,你快出去,我肚子好痛!”

    上官玉也吓一跳,紧张道,“怎么了?”

    “好痛......”李仙宁觉得有东西缓慢的流出,忍着痛道,“可能来月事了。”

    她身子骨比较弱,第一次来月事时,痛的死去活来,硬是在床榻上躺了四五天才歇息过来,从那之后,燕窝红糖更是跟不要钱一样往芍药苑送,可,每次来,还是痛。

    上官玉借着灯光,看了眼床榻上,见一滩血染红了被褥,蹿下床,就要往外冲,“仙儿,你等着,我这就去叫太医!”

    上官玉怎么说也是在皇宫长大的,宫内的龌龊事儿,多如牛毛,李仙宁痛成这样,他自然会想到小产,孩子不能出事儿,孩子是他登上皇位的关键,这样一枚上好的棋子,他不想舍弃。

    “玉哥哥,只是月事来了,你不必那么紧张。”李仙宁露出一抹比哭难看的笑容,安慰上官玉。

    上官玉恨不得杀了李仙宁的心都有了,这个女人真是太蠢了,当初他怎么就看上她的容貌,选中了她当那枚重要的棋子呢,唉......,连自己怀孕都不知道,这样蠢笨的棋子,真的能助他登上皇位?上官玉第一次露出了怀疑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