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 完虐渣男贱女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52本章字数:2004字

    几个丫鬟将李仙宁扶到床榻上歇着,钱大夫将药箱放在桌上,搬了个凳子坐在床榻前,伸出手,搭在李仙宁的手腕上,脸色大变。

    顾姨娘以为李仙宁是得了什么大病,关切道,“钱大夫,仙儿可有什么问题?”

    钱大夫点点头,又紧着摇摇头,支支吾吾道,“没,二小姐没事,只是......月事不调,钱某开一剂补药就行。”

    顾姨娘不信,仙儿若没事,怎么痛的直打滚,恨不得撞墙自杀,再看钱大夫的神色,顾姨娘更确定是有事儿,“钱大夫,我尚书府待你不薄,吃喝用度从未克扣过,赏银更是如流水一样进了你的钱袋子,今晚这事儿,你可一定要跟我说清楚。”

    钱大夫叹口气,看了眼屋内的人,询问道,“顾姨娘,可要让他们回避?”

    还不待顾姨娘接口,李长安道,“钱大夫还是直接说吧,我们这几个怎么说也是仙儿妹妹的亲人,她有病,难道我们看着不管嘛。”

    顾姨娘太关心李仙宁的病况,并未反驳李长安的话,也没往别的方面想,“钱大夫请说吧。”

    “二小姐是......是小产了!”钱大夫低着头,声音挺小,但,恰好能让每个在场的人听到。

    李仙宁微张着嘴,满脸惊讶,看到李长安算计的笑容,恨不得冲上去撕扯了她,她......避孕措施她一向做的很好,她知道,她未嫁,是不可能怀上玉哥哥的孩子的,否则,传到外边,正妻她就别想了,侍妾她都不一定能进二皇子府。

    此时,看着震惊的顾姨娘,还有愤怒的李福来,带着看笑话心态的李长安,她羞愤的想死。

    “钱大夫,我仙儿妹妹可是皇上的宠妃,您可别查错了。”李长安适时开口,忍不住给李仙宁添堵。

    顾姨娘也反应过味来,仙儿是皇上的宠妃,但,昨夜皇上才宠幸了她,今日不可能就怀了娃吧,要是这样推算,仙儿肚子里的娃定是在家的时候怀上的,是谁?究竟是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勾搭她的仙儿。

    顾姨娘有苦难言,早知是这种结果,她就清人了,这话要是传出去,皇上若是知道了,仙儿的宠妃位置保不保得住是一码事,可,李氏家族也会被连累啊。

    但,仙儿小产的事儿,她也不能不管,唉......真是倒霉事儿都挤一起了。

    她急忙跑到李仙宁的梳妆台前,掀开妆柩盒,翻找了一通,拿出一套金牡丹头面,十足十的赤金,奢华贵重,顾姨娘塞给钱大夫,语气带着恳求,“钱大夫,这事儿您可千万别传出去。”

    钱大夫将头面塞入袖中,笑道,“这事儿还请顾姨娘放心,钱某定不会砸了自己的饭碗。”

    顾姨娘点点头,“钱大夫的为人,我是信的过的。”

    李长安早就让人松了李福来的绑,李福来气哼哼的瞪了李长安一眼,“都是你个逆女搞的鬼,要不是你,尚书府能出这么多的事儿!”

    李福来上前一步,就想扇李长安,他以为,尚书府之所以乱成这样,肯定是李长安搅和的,当然,不得不说,李福来真相了,若没有李长安费时费力费金银,事情绝对不会到这种地步,说不准会延续上一世的轨道呢。

    李长安很纠结,郁闷的要死,若是按照上一世走,她终究是要惨死的!

    她不想死,上一世活的浑浑噩噩,为了一个男人葬送半辈子,这一世,她定要完虐渣男贱女,活出恣意人生。

    “爹爹可别冤枉女儿,女儿一直在跟爹爹谈天,又没有分身术,怎么可能去陷害仙儿妹妹呢。”李长安讥笑出声,“再说了,难道是我迷晕男人硬塞到仙儿妹妹床榻上,让她怀了别人的孩子,那爹爹若真这样诬赖女儿,女儿也只能说一句世道不公了。”

    “你......你个逆女,就知道狡辩。”李福来气的直跺脚,他究竟造了什么孽,好不容易二女儿攀上了皇上,如今又被诊出怀了孕,若是传入皇上的耳朵,唉......,他都不敢想象,皇上若是知道带了绿帽子,会如何的震怒。

    俗语说,皇帝一怒,浮尸百里,天呐!光想想那血流成河的景象,他都要打个寒颤。

    “爹爹与其指责我,不如想想办法,问出奸夫杀了,也好掩盖仙儿妹妹失贞的事实。”李长安笑着提建议。

    她是知道奸夫是谁,不过,若渣爹知道了,不知道敢不敢杀了上官玉,若真杀了上官玉,她也解了心头之恨,又不用亲自动手,两全其美啊。

    李福来福灵心至,大女儿虽混球,但,说的话却很有道理,如今唯有找出奸夫杀了灭口,才能让二女儿的进宫之路平坦。

    “仙儿,你跟爹爹说,那个男人是谁?”李福来凑上去,冷冽的瞅着李仙宁。

    李仙宁虚弱的张了张嘴,她不能把玉哥哥供出来,爹爹虽不敢杀皇子,却也不会再站在玉哥哥这一边了,那玉哥哥岂不是会少了一份助力。

    不得不说,李仙宁也是蛮聪明的,在这种境况下,还知道替上官玉瞒着,拉拢人脉,真是南夏朝的好情人。

    床底下的上官玉一听她没说出口,暗暗松口气,千万不能供出他啊,他要是被逮住,浸猪笼肯定没人敢让他浸,但是,他十多年维护的形象,可就全毁了。

    在南夏,一个人的名声重于一切,名声好了,追随者多,若是他的名声臭了,那些大臣,尤其是御史之流的清官,定会死荐,让皇上贬他为庶民,免得污了皇室血统。

    “是啊仙儿,你快跟你爹说啊,你护着他,他却抛下你,这种男人不要也罢!”顾姨娘拉着李仙宁的手劝慰,希望让李仙宁吐露出实情。

    李仙宁眸子含着泪,摇摇头,“爹爹,娘亲,你们就别问了,就算打死女儿,女儿也不会吐露一字半句的。”

    “你这个孽障!你若不说,留着那个男人会是个祸害!”李福来气急了,指着李仙宁怒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