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就是一窝荆棘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37本章字数:2060字

    深秋的夜,在霓虹灯下炫放着如梦般的景象。

    我坐在从上海驶往b市的黄绿色出租车上,看着车窗外闪过的风景,在心中开始幻想着跟同学们见面的情景。

    邹怡说,今天是同学聚会,不管我有多忙都得赶回去见见许多年不见的老同学。经不住她软磨硬泡的我,不得不从上海打着车飞奔向b市。

    当我站在b市这座城市的街道上,看着没有太多变化的它,心中竟然闪过一丝难言的情绪。

    原来清浅时光,许多年之后,当我再次走在曾经走过无数次的地方时,才发现我还是一如当初那般的容易情怀、伤感。

    向乐曾经问过我说:苏小暖,女生都喜欢花,你喜欢什么样的花?我总是会低头佯装沉思一番,然后扬起我充满青春朝气的脸看着向乐说,彼岸花好不好?

    彼岸花?向乐总是会皱起他好看的眉头低语,美丽动人,优美纯洁,妖冶的血红象征着死亡?向乐看着我认真的说:苏小暖,你喜欢的什么没有不伤感的?你每天都沉浸在《后来》中,但你却不知道夏七夕的文太过悲伤,她总是能把人性的悲伤细腻的描写出来,让每一个看她文的读者都容易迷失在她的文字里面。

    而你不适合悲伤,应当如盛开的向日花,暖暖向阳。

    向乐的话一直影响着我,我曾一度的以为,向乐就是我的暖阳,暖我春夏秋冬四季没有忧伤;最后才发现,所谓的暖阳,不过是虚梦一场。

    五年前,我还只是一个正在面临人生一次重大转折点的高三学子。

    是的,高三学子!多么文艺的称呼!但是,那时的我们却像上个世纪初活在最底层、最辛苦农民一样,每天的起早贪黑紧张过度的为几个月后的高考而备战。在尖子生横行的班级里,我就像一个另类。说的通俗易懂,用我们那里的方言就是一颗耗子屎打坏一锅汤!

    向乐出现在我最青春萌动的年纪时,遇见曾给过我无尽所有青春时期幻想过的爱情,他留给我的是对青春最刻骨的追忆。

    当别人每天都在为高考忙得没有吃饭的时间的时候,我却悠闲的整天整天的抱着《后来》来回的翻看,然后哭得稀里哗啦。

    我觉得我真的是一个容易情怀的人,这是我给自己的定义,总是在看到任何悲伤情节的时候,会将我自以为的情怀发泄出来。而向乐也总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我的面前,抢掉我正释放着的青春情怀,然后特讽刺的说:苏小暖,你能把你的情怀都用在学习上吗?

    每一次看到向乐那恨铁不成钢却又拿我没办法的样子,我心里总是在偷乐。然后在向乐说完之后还特深情的看着他来一句:我说向乐,你不会也想冒出一个青梅来,然后一脚把我给踹开吧?我就不是那种会说柔情蜜语,会扮柔弱的女生。我那甜到发腻的声音连自己都受不了,更不用说是向乐了。

    我看见向乐的脸上在听完我的话后由青变白,如同看杂耍一般让我觉得精彩。这时候向乐总会伸出他那比女生还纤纤的手指,戳着我的头咬牙切齿说:苏小暖啊苏小暖,你这脑子里一天没事儿净给我想些什么呢?

    我拍掉向乐戳着我头的手,然后特意曲解向乐的话,对着他言辞凿凿的说:现在不是都流行一句话来着的么,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我这叫做防范于未然你懂不懂?

    正当我自顾自的说得起兴的时候,啪的一声,向乐将他手中的书砸在我的面前,无可奈何的说:苏小暖啊苏小暖,你最好专在小说中不要在出来了,然后跟着你的情怀一起浪荡天涯,我才能去找一个青梅来。

    我一听向乐这话心中的情怀瞬间跑得无影无踪,然后充满了委屈。用我那一向被人夸赞水灵的眼睛看着向乐,意思说:向乐,你要是再敢跟我说一句,我特定跟你没完。

    我的委屈向乐总是不用我说出来就能懂得一般,我看见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心疼与后悔,可他却对于我的威胁根本不放在眼中,然后转身,留给我一个特潇洒的背影。

    每当这个时候,身为我最好的闺蜜邹晓怡总是会一脸鄙夷的看着我讽刺的说:我说苏小暖啊,你这整天的不着调老是欺负向乐,他怎么滴就对你死心塌地了?你说你就一窝荆棘,向乐他是眼瞎还是怎么滴,放着外面那么多的鲜花不摘,偏着了你的道了!

    我为邹晓怡对我的形容感到不满,但我还是不得不承认邹晓怡这个损友经常的损我,可这句话她还是没有说错。

    我也时常在想,上天咋就对我这么好,把向乐这个全优大帅哥送到了我这窝荆棘的面前。每天都在被我折磨,还无怨无悔。

    高中的生活总是那么的乏味,除去一层不变的学习之外,或许在我们这个年纪段,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或者抑制着一股属于青春的悸动。

    夏日的清晨总是阳光明媚。

    周末,我正躺在宿舍的床位上满心满味的看着手中的手机傻傻的发笑。我不是一个痴傻的呆着,我只是为小说情节里某某人物在某某场景做出一件令自己都发笑的事,然后发现自己也曾做过类似的事而发笑。

    邹怡慌张的跑回宿舍,拖拉的甩掉脚上的鞋子坐在我的床上,脸上兴味地看着我说:苏小暖,你这是从情怀中彻底解放了出来又迷上了手机呢?

    我一直在心中不断的问着自己,苏小暖啊苏小暖,你这是都交的什么朋友,不管什么时候都忍不住的对着我讽刺两句,而我像习惯被虐的一样,在邹怡的讽刺之后还能够一本正经的接下邹怡的话。

    我从手机中抬起眼来,瞥了一眼邹怡得意的说:我这是寻找一种方式陶冶情操,学习太过,要学会劳逸结合。

    然而邹怡在听到我这话后一脸鄙视的看着我。随后她又凑近到我的近前,特神秘的说:你猜我刚才出宿舍看见了什么?

    看见了什再也想不到还能有其他的事会让邹怡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