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比悲伤更悲伤比难过更难过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37本章字数:2013字

    这是倪咪,高一新生,我们的学妹。在太久的对视之后,向乐像以前一样的忍不住沉默,在我的面前先低下了头来。是心疼我不愿意跟我争吵还是已经不耐烦到不愿意再跟我争吵我已经分不清了,我所承认愿意接受的就是,他对我一如既往,甚至我卑微的想过,他身边的女生只是一个朋友而已?而已!

    而我在听到向乐的这句话之后,我的心中有那么一丝属于庆幸的味道。我多想就这样装糊涂的一次,不管不顾那所谓的面子,装一次糊涂。可倪咪接着的话却犹如万箭穿心的将我千疮百孔。

    学长,我们只是师妹吗,你怎么不告诉她们我是你的女朋友呢,真是的?倪咪甜甜的声音在我耳边突兀的响起,我不得不从自己布置的幻想中醒来过来,嘲讽自己的天真跟愚蠢,他们两人亲密的动作除了情侣还能是神马呢。

    两位学姐好,我是倪咪,你们可以叫我小猫,也可以叫我咪咪!倪咪甜美的对着我跟邹怡打着招呼。脸上青涩却隐含着羞涩的模样我也曾有过。

    那是向乐在向他朋友介绍我的时候,一向大咧的我难得娇羞的摆出一副丑媳妇见兄弟的表情对着向乐的朋友打着招呼。

    向乐这般在学校全优的学生,长得又是一副所有女生梦中情人的脸象,一度是学校男生的公敌,所以他的不朋友不过是跟他同宿舍或者临近几个宿舍关系比较好的室友。

    噗!哈哈!邹怡的笑声突兀的在我们身边响起,我看了眼她笑得毫无形象,稍微一思索就知道她笑得是倪咪那满含意味的称呼,如果换成以前,或许我也能跟邹怡笑得那般的肆无忌惮,可是现在,在我的心中,似乎除了苦涩以外,我找不到其他可以形容我心中的感觉。

    咪咪,长得是很咪咪,学姐挺喜欢你的!邹怡收敛起自己的动作,强忍着脸上的笑,然后一本正经的对着倪咪说道。如果不是很早很早就认识了邹怡,知道她是一个笑里藏刀的我,她现在跟倪咪说话的模样让我有一种她很认真的感觉。

    看着倪咪嘟着粉嫩的嘴唇跟向乐撒娇,我有多不愿意承认也的承认,面对这样的倪咪,作为女生的自己都无法忍受让她受一丝的委屈,更何况是作为男生的向乐呢?

    果不其然,向乐像拍小狗一样的拍了拍倪咪的头,低头极尽暧昧的在她耳边低语。恍惚间,我的脑中出现了曾几何时,向乐也是如宠爱倪咪一样的宠爱着我。你可知道,你对倪咪话的默认,让我遍体鳞伤,她是你的女朋友比任何一句你对我言语中伤还要让我遍体鳞伤。

    看着他们逐渐离开的身影,我忘记了自己的脸上应该用怎样的一种表情,或者是我忘记了自己心底是一种怎样的情绪?是比悲伤更悲伤,比难过更难过。

    苏小暖,你要是难过就给我哭出来,别做出一副我是好学生,我要认真学习的模样,这也太作了。邹怡对着我吼道。

    我努力的忘记那天的事情,努力的假装一次自己听从向乐的话,将我情怀的精神都用在学习之上。然后又在该笑的时候,开始哈哈大笑,该闹得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对着邹怡无理取闹。

    我屏弃掉同学们对我跟向乐分手的讨论,屏弃掉太多人的幸灾乐祸,甚至屏弃掉那少数人看我时带着同情的眼光。

    刘敏说:怎么苏小暖,你不是一直嘚瑟向乐对你死心塌地吗,你不是一直卖弄向乐就是你的吗?怎么现在却被一个小学妹就弄得贻笑大方,输得一败涂地了呢?

    面对追求向乐最猛烈的才女刘敏每天都出现在我的面前冷嘲热讽一番,我所能给予的除了不理会,我已经没有以前的张狂了。

    刘敏我告诉你,就算向乐那王八蛋欺负了我家小暖,也比你这个倒贴向乐都不愿意看一眼的强。

    有时候我不得不佩服邹怡的毒舌,我庆幸她的毒舌是对着别人的。即使毒舌,可她道出的每一句话都是不争的事实。

    刘敏敢怒不敢言的瞪着邹怡,一心来嘲讽我的她不想最后却是让自己成了一个笑话。

    可似乎我的演技太过拙劣,以为蒙蔽自己的思维就能蒙蔽全天下人,就能蒙蔽自己的心。

    可当梦醒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最无法蒙蔽的就是事实的真相。

    就如现在,当邹怡戳破我一直的伪装后,我只能用愤怒来掩饰我心中的惊慌。

    我说邹怡,你是发什么神经啊,在这里对着我大吼大叫的。我掩饰自己慌张杂乱的心,来势凶猛的对着邹怡吼回去,甚至是因为我的吼声,让班上的同学纷纷的向着我们这边看来。

    邹怡斜睨了我一眼,无视突然抽疯乱咬人的我,然后对着同学歉意的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回过头来看着我说道:怎么的,苏小暖这是长本事了啊,对着我大吼大叫的,那你当初怎么就那么怂的不敢上去抽那个女生一个耳光呢?

    你当时怎么就像一个二愣子一样的看着他们在你面前明目张胆的手牵着手离开呢?你当时怎么就没有拿出你现在对我的这种态度来对他们呢?

    我被邹怡反驳的哑口无言,愣愣的看着她,张了张嘴,竟不知道自己应该用怎样的语言来为自己的懦弱开脱。

    而邹怡越来越往后的话让我像一个泄了气球一样,慢慢的萎缩下去,最后直到变成一块无人观赏无用的皮。

    或许比我自己还要了解我自己的人就是邹怡了。而她这一句话让原本正嚣张的我瞬间垂头于眼前的课桌之上,变得沉默起来。

    在事实面前,我感觉任何的言语都显得那般的苍白无力。说太多,不过是为了安慰自己,但这却无法改变任何的事。

    看着突然沉默的我,邹怡开始有点担心惊慌起来。苏小暖,你怎么不说话了;哎,我就是嘴欠抽,要不你抽我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