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终究背道而驰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37本章字数:2115字

    为了说服自己,向乐并没有心中想的那般重要,又或者是为了跟向乐堵一口没有必要的气,我开始用着与这个年纪叛逆举动来诠释我的行为。

    当一杯又一杯的酒被我灌下肚中,灼热的感觉夹杂着一丝辛辣让毫无准备的我呛的眼泪都出来了。

    苏小暖,不就是一个向乐吗,值得你这般的为他作践自己?邹怡她心疼的问着我,我不甘心的说:邹怡,他向乐也值得我为他做到如此?

    像是在跟邹怡证明一般,我说的十分的缓慢,平缓的语速故意添加着满不在乎的意味,可越来越低的声音显出了我的没底气。

    邹怡咬牙切齿含重每一个字的说:行啊,苏小暖,我还真的是没有看出来你是骨子里透着坏,然后才会这般自甘堕落跟沉沦啊?我知道她现在想撕了我的心都有了,可我已经顾及不到那么多。

    邹怡,咱两来比赛,看谁喝得多?我指了指摆放满桌子的酒说。邹怡总是在我跟蓝庆的面前吹嘘她的酒量有多好,可我们却从未见她喝过一次酒。

    邹怡斜瞄着我,眼中不屑的意味十足,那样的神态好似在说跟我比试很掉价一般。不给邹怡说话机会,我霸气的说,你那是什么眼神,信不信姐分分钟就将你撂倒!

    不看邹怡鄙视的眼神,我自己在心中就开始打退堂鼓了。我这才第一次喝酒的旱鸭子,跟邹怡这种水中耍浪花的相比,高低立刻见分晓。

    苏小暖,你不怕死的跟我比试,姐一定不让你死太惨,一定给他留下骨灰。

    我为邹怡的狠话打了个冷颤,可手上一杯接着一杯拿酒的动作并没有显示出我的害怕。

    看着桌上已经消失了进半的酒,我没有想到我的酒量会这般的好,或者说,邹怡并没有她说的那般好酒量。

    苏小暖,向乐就他妈的是个王八蛋,你他妈就不能往前看?

    趁着酒劲,邹怡破天荒的爆着粗口对我吼到。我想这是情到深处,才会这般的心疼我。

    看着她心疼的脸,我也在心中告诉自己,不是没有向乐,苏小暖就不再是苏小暖,因为地球不是没了谁就不会再转。

    其实我一直以为自己除了在看见向乐跟那个女孩牵手的时候,有过片刻的如心死般的感觉之外,我已经放开。可当邹怡再次的在我的面前问着自己的时候,那种痛入骨髓般的感觉瞬间的袭遍我的全身。

    突然发现,不是我不会心痛,而是那种痛被我掩埋在了心底,不愿去提及;可是当有朝一日再次的提及的时候,那种痛犹如排山倒海之势,来势汹汹,我根本毫无能力的去接受,去将它镇压。

    邹晓怡,我就是在作践自己,我就是在自作自受,我不够温柔不够优秀,不够体贴不够娇柔,所以我活该被甩啊!

    可是邹晓怡,你知道吗,从今以后,我再也找不到一个曾经山盟海誓、一个一心想要嫁去、一个宠我到无边的向乐了。

    曾经多少个时光,有多少次梦想,我幻想过跟向乐有朝一日走向未来的画面。

    可有谁知道,当梦最美的时候,那种被人唤醒,被人打破的感觉,用所有悲伤难过的词汇都无法形容。

    似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向邹怡吐露心声的我,没有注意到原本一直安静的听我诉说的邹怡,一脸愤怒的看着我的身后。

    可是他再也找不到一个爱他如斯的苏小暖了!

    一道低沉温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将自己的头从桌上杂乱的酒瓶中抬起了头来,映入视线的不是邹怡那张带着点傻萌的脸。

    向乐,是他!这道刻进我的骨血,一定会让我念念不忘的声音,这个曾经在我的生命中一直延续了两年的容颜,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一脸温柔的看着我。有那么恍惚的时间,我以为我跟他所发生的事只是梦一场;可当我触及到他身边所站着的那个脸上洋溢着明媚的笑容,眼中闪过得意的女孩时,才从自己虚构的梦境中走了出来。

    我极度的讽刺现在的自己,明明已经输的这么的惨了,为什么在心中竟然会有小小的幻想,他还在身边。

    这一次,就算自己再怎么的不愿意去承认,不愿意去想,可向乐始终是离开的自己的身边,转身跟自己背道而驰了。

    我努力的压抑住心中酸涩的情绪,想要很潇洒的离开,却感觉脚下的步子似有千斤般的沉重,让我用尽一生的力气,也无法挪开一步。

    我只是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静静的跟他对视着,将他眼中的留恋,不舍,心痛,跟悲伤收入眼底,想要讽刺自己,或者讽刺他,却已经没有了力气。

    无言的场面,让我的心中再次泛起悲伤。何时,我们竟变得这般的相对已无言?

    原来,有时候很多事,真的可以将两个心意相通的人,变得背道而驰,还能变得相对无言。

    你不会喝酒更不能喝酒的你不知道吗?向乐抢掉我手中的酒,然后无奈的对我说到。

    我愣愣的看着他所有的动作,看着他挣扎的表情,看着他同以前一样,对我无可奈何的模样,我感觉自己的心是在滴血,滴血!

    这段时日,一直强颜在人前欢笑的我终于再也忍不住,然后很没有骨气的在向乐面前哭了出来。我知道自己如今的行为有多愚蠢,有多讽刺,可我就是忍不住,忍不住的想要找一找那种熟悉的感觉,或者是属于他的味道。

    你是谁啊,凶什么凶,跟你有关系吗?这一句赌气的话让我再一次的在向乐的面前认输了。我毫无形象毫无顾忌的用手在向乐的身上捶打,嘴伸向他的手臂狠狠的咬下一口;而向乐就这样不吭声的任由我胡来,直到口中传来丝丝的血腥的味道将我惊醒过来。

    我尴尬的手不断的揪着自己的一摆,心中闪过对自己的唾弃。苏小暖,你就不能坚强一点,有尊严一点?

    抱歉,医药费我会出的。我如同高傲的女王一般,或者更多的是用着陌生而疏离的话语对向乐说到。其实我已经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补偿自己对向乐的行为,我们现在的关系处在一个尴尬的场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