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再见太快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37本章字数:2056字

    我终究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跟向乐走到现在的结局,对于他从我的生活中离开,我伤心过,难过过,大哭大闹,为他沉沦过,甚至我学会了堕落。

    或许如邹怡说的那样,我其实骨子里就透着坏,所以才会借用向乐的离开,自甘堕落的沉沦。

    我开始更加的沉浸于小说之中,然后学会喝酒,学会逃课,学会爬墙出学校,我每天都在重复着同样泛味的生活,似乎向乐的离开,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影响我的生活。

    我开始同邹怡一样,跟许多男生开始打得火热,跟他们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用邹怡的话来形容我后来的生活,就是苏小暖,你的生活没有向乐也过得多姿多彩,看来是我小看你了。

    我稍稍的一愣,然后特潇洒的说:生活不多姿多彩,人生算白来!

    可是再多姿多彩的生活,也天不不了我心中的落寞,也弥补不了时常安静下来,浮现在脑中挥之不去的画面。

    哎,苏小暖,虽然你是一窝荆棘,但是不得不说,你是咱们文科班里的高材生,说话都那么的精辟,哈哈!邹怡总是忘不了在任何时候,不放过任何一个讽刺我的机会,而我对于她的讽刺反倒是乐在其中,估计我就是欠虐类型。

    怎么样,今天晚上咱们要不要再出去?趁着下午最后一堂课的时候,邹怡悄悄的拿着书挡着自己小心翼翼的转过身子问我。

    我埋首于书本上面的小说中,头也不抬的说,我不去,昨天晚上才去了,再去我就变成黄脸婆了。

    我没有去看邹怡因为我这句话会显出怎样的表情,但是邹怡后来咬牙切齿的话让我知道她有多愤怒。

    苏小暖,我才刚夸你不过多久,你就被打回原形了,不就是上一个通宵的网吗?怎么就变成黄脸婆了?我不想跟邹怡纠结于这个话题,因为我现在的心思全部在小说中。

    在同一所学校,尽管我不断的逃避,努力的避开跟向乐的碰面。但是,却始终逃不过还是会跟他再次碰面的场景。

    我曾想过,即使会再次跟向乐再见,也许会是在毕业典礼之上;却没有想过,我们的再次碰面会在一个月后的市校的联赛上。

    我们同时作为被学校提选出来的七个名额中的一员,被校长带着前往市一中参加初赛。

    赛场上,我一直忐忑着心情,听着校长对我们的嘱托。我只是一个中等偏上,也能被选上,实在出乎我的意料。

    我准备好全力以赴的准备,甚至我将自己唯一的缺点紧张都抛诸于脑后,为的就是做好这次比赛;我将所有会影响我发挥的后果都想了一遍,却独独忘记了他。

    当赛前,向乐站在我的身边低声说道:会紧张吗?

    我无可震惊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他,脑中一片空白,忘记了他作为学校全优生,来到这里是意料中的事。而他的声音如同魔音一般,不断的正在我的脑中盘旋,会紧张吗?会紧张吗?

    会紧张,很紧张。有那么瞬间的冲动,我想要将心中的话全部吐露出来,告诉他自己现在心中的紧张、害怕。

    偏头看了一眼满脸关心看向我的向乐,我收起再也不能对着向乐想以前那般矫情的吐露心中的娇弱,不自然的扯露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说:谢谢,不会。

    或许因为我冷淡疏远的语气让向乐不知该如何的接下,他没有再说话,只是对着我点了点头,然后低下头看着脚下的地板,可眼中一闪而过的痛苦还是被我捕捉到。

    就在我以为向乐不会再说话,或者更确切一点的说向乐不会再像以前一样细声安慰我的时候,他突然的再次开口了。

    你还是如同以前那般的逞强,其实你现在很紧张,很害怕,还有忐忑。向乐不温不火的说着,每一个字从他的口中不疾不徐的吐露出来。我震惊的看着他,看着他还是如此能够清楚的了解我。

    为了掩饰心中那将要生出让我委屈的情绪,以及不愿意去承认向乐能够这般清晰的看清我内心的想法,我说别以为你很了解我,其实连我自己都无法了解我自己。

    你紧张的时候手总是会握成拳头,眼神不敢跟人对视。向乐继续轻描淡写的述说着,可我却已经无法再有勇气听下去了。

    鼻头的酸涩让我的双眼蒙上一层雾花,清明的视线早已经模糊,此刻我终于明白苦涩到底是何滋味了。

    压下心中那股让我感觉卑微的情绪,然后带着浓浓的鼻音对向乐说:你不觉得自己的自以为的认知很令人讨厌吗?向乐,你已经不再是苏小暖的向乐,别把自己的认知说道出来,你不觉得那是一种讽刺吗?一种自以为是令人讨厌的讽刺。

    我用着最恶毒的言语对向乐吼到,似乎这样才能掩饰自己心中刚才因为他的话而无法控制的情绪。看着他因为我的话从开始的震惊,愣神,逐渐的变得痛苦,难受;不屑的在心中讽刺,我以为看见这样的他,自己的心会好受一点,却发现似乎比刚才还要更加的难受起来。

    有些事终究是要做一个结束的。即使再怎么的不愿意去承认,不愿意去面对,可始终敌不过现实。我想我应该努力的去适应去忘掉对向乐的依赖。

    联赛上,我努力的配合着向乐还有另一个带领我们的组长答题;但是数学真的不适合我,即使我再怎么的努力,也终究的在第一轮赛上被淘汰出局。虽然明知道会是这样,但是当真的面临这个结果时,心中还是有很多的遗憾,但也仅仅只是遗憾。

    在心中不断着为向乐鼓舞。是的,只能在心中为他鼓舞,因为现在的我还做不到可以很平静的去面对他。

    向乐果然不负校长对他的嘱托,在此次的竞赛上拿到了第一,虽然只是一个初赛,可至少也为学校挣来了光。

    从联赛回来之后,是我彻底想明白了或者是想明白中的没有明白,我已经无从得知;但是用邹怡的话来说,我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