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瞪眼也能挨批评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38本章字数:2007字

    不知是向乐跟倪咪两人太过低调还是他们有意的不让我听到关于他们的消息,自从联赛之后,我再也没有再见到过向乐,更没有听到过任何关于他的消息。

    我每天沉醉于痴迷在情怀小说中,我翻看着所有悲伤的爱情小说,我为书中他们深爱却免不了别离而惆怅。

    没有了向乐,我的生活就像一张白纸上,渲染着斑驳色彩的涂鸦,我每天都放荡着自己,娇纵自己像个地痞女生一样,穿着中性的着装,将笔直柔顺的长发,剪短成碎耳短发,用我朝气的活力,穿梭在球场上、网吧,或者时常逃课在宿舍。

    我以为,没有了向乐,我的高中生活会像这样持续的过完到毕业。

    直到那天,班主任突然的站在台上十分激动的对着我们宣布,班上会来一位在高二的时候就已经被清北争抢着录取的高材生。

    全班都哗然的看着老班,等待着他口中的高材生的到来。

    在我们这一个年级,能称的上高材生的除了向乐,我想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

    向乐再怎么的优秀,也不曾被清北所录取,他所能得到的优待就是被学校题名上去。

    在全班众目期待的眼神下,一个身高超一八,长的很阳光的男生出现在教室门口,他微笑的站在老班的身边,不理会全班女生为他疯狂的表情,男生近乎仇视的目光,就那样一直保持微笑的站在那里。

    我也不由得好奇这个高材生到底是何方妖孽,然后抬起我那被邹怡近来时常讽刺说比黄金还精贵的头来,看向站在台上的徐磊。

    不知是因为有个向乐这个全优大帅哥的前例,还是因为印证了那句情人眼里出西施的俗话,让我对有着优良品种的男生已经不再感冒;所以,即使徐磊真的长得很高很帅,可在我的眼中也就那般的平常,丝毫吸引不了我的目光。

    我不知道,只是因为我一个习惯性的动作,竟会让这个被称之为比向乐还要高材生的妖孽怀恨在心,记住了我,此后更是不断地出现在我的生活着,熟悉的贯穿在我的朋友圈子中。

    而在后来的很久之后,我还记得徐磊曾问过我说:苏小暖,你是眼睛不好使还是我长得得罪你了?可我长得这么直又不是歪瓜裂枣,为什么你当初看见我之后只是撇撇嘴?

    我在心中努力的搜索着徐磊这句话的答案。为什么会那般,是因为有了那个人在我心中根深蒂固的容颜,所以才会......

    我哑然的看着他,我不过就是一个习惯性的动作而已,徐磊你一个大男生还跟我计较这些,是不是也显得太没有绅士了?为了掩饰我的心虚,我理直气壮带着蛮不讲理的意味的说。

    徐磊对我的话明显的表示不敢相信。他说苏小暖。你一个女生,穿的这么的中性,不会是有特殊的嗜好,然后嫉妒我的帅气,才会表现出那副表情吧?

    那个时候,我其实根本就没有听清徐磊说的到底是什么,我早已经被自己在看待任何事物时都会将向乐拿出来相比而吓了一跳,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的对向乐的依赖是这般的大。

    可这又不得不说在我的心中明明知道已经跟向乐结束了,却还是拒绝不了心中对他的肯定,才知他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在我的心中根深蒂固了。

    徐磊在一番自我介绍之后被班主任安排在了我的旁边。

    嗨,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徐磊在我旁边的位置上坐下之后对着我打着招呼。

    面对徐磊的热情,我在心中想到的是,这哥们笑得也太过妖艳了,心中还无比自恋的认为不会是看上了我才会坐在我的旁边吧?然后给了他一个淡到极致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以后然后继续把我高贵的头颅埋在桌上的小说上。

    坐在旁边的徐磊一副自来熟的说:苏小暖,你是我见过最高冷的女生,但是很可爱!

    似乎我先前的冷淡对于徐磊来说并不能阻碍他对我说话,而我却因为徐磊的话心中对他生出一股厌烦来。

    难道你不觉得你这搭讪的方式太过老套了吗?在徐磊一次又一次的在我耳边不停的叽叽喳喳后,我终于按耐不住不耐烦的反问了他一句。

    我以为我的这句话会让徐磊明白他搭讪错了人,不是每一个在见过他的女生之后都会十分热情的接受他的搭讪。

    但事实是我低估了徐磊高估了自己这句话所带来的结果。

    我以为我的方式会比较正常一点。徐磊一脸无辜的看着我真诚的说到。

    本来在听到这话的我应该表现出愤怒的情绪出来,但我竟难得的笑了出来,怒极而笑应该就是这样来的。

    我似乎被徐磊的话牵动着忘记了这是在上课的时间,还是班主任的课。老班像一个幽灵般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让我来不及收掉我摆放在课本上面的小说,全部毫无遗漏得呈现在老班的视线之中。

    苏小暖,你能否告诉我刚才我所讲的是什么吗?老班隐忍中话中的怒火问我。

    我反应极快的说:讲的是...是...是...可是是了半天,我还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老班最终忍不住的对我说:你先拿着你的课本在外面去寻找一番再来回答吧!

    所以最后因为我的笑声太过,吸引了台上正滔滔不绝讲着课的老班的注意,然后我就开始了在我高中生涯第一次被罚站的经历。

    我认命的按照老班的吩咐拿着课本向教室外走去,但在离开的时候还是不忘瞪了瞪害我被罚站的罪魁祸首徐磊,那意思就是你给你等着;虽然我从徐磊的脸上看见了歉意,但是我可不会因此而放过他。

    然而,不幸的是我的动作再次被犀利眼神的老班看在了眼里,最后我成功的再次被老班批评了。此时,唯一能够贴切的形容我现在情况的话就是:喝口水也能塞牙缝,瞪个眼也能挨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