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那只是我的曾经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38本章字数:2030字

    我搞不清徐磊是真的因为害我被罚心存愧疚,还是只是做做样子。他一副特有种负荆请罪的样子来到我的面前赔罪,我毫不客气的几次三番的存心折难徐磊。

    五分钟我要吃到最爱吃的香草冰淇淋,两分钟我要喝到自制的冰水,十二点十分我要吃到食堂的午饭,我要坐在食堂进门左边靠窗从里向外的第一个位置...等等;面对我如此无理的要求,徐磊始终都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任由我指使。

    唯恐天下不乱的邹怡坐在一旁看戏的看了几天之后对我两说:哟,徐磊,不愧是高材生啊,成绩好也就不说了,把妹也不错嘛,这么快就将苏小暖给勾搭上了啊!

    我看了一眼一旁只是笑笑没有说话的徐磊,然后瞪了一眼邹怡说:你那只眼睛看见我跟他勾搭上的。

    虽然嘴上说着这样的话,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因为有了徐磊的出现,因为他不断在我的耳边吵闹让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想向乐;可他任劳任怨任我指使的样子又让我在他的身上看见了向乐的影子。

    以前的向乐,也总是这般,任劳任怨的任我差遣。就连邹怡有时候也看不下去的为向乐打包不平。

    对了,明天是蓝庆的生日,她说了会过来,到现在为止她还不知道你的事,你自己想想要怎么跟她解释吧。宿舍里,我正用手机播放着才出来的新歌:天使的翅膀,邹怡的话就在耳边适时的响起。

    我望了望邹怡,一时语塞。

    蓝庆,是我除了邹怡之外的另一个朋友。我们相识在初中,那个什么都不懂得的年纪。不知退让,不知忍让,只知是自己看中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如果有人来争抢,就会像一只炸毛的斗鸡,竖起头冠上的毛,显示自己的不败的辉煌。

    因为物理课我们而结缘,后来在相识中才知道原来我们都是从地方出来的,这也就成就了我们后来关系更加坚固的基石。

    我们曾经说过,一起努力然后考上同一所高中,这样我们就不会再分开。遗憾的是中考的时候,蓝庆发挥失常,原本应该同我跟邹怡一样考上省重点的她最后只上到市重点,最后导致了我们高中就分道扬镳;唯一只得庆幸的是我跟邹怡还能够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跟蓝庆的关系如同以前,只是少了见面的时间。

    我和向乐的是蓝庆从一开始就知根知底,如果没有那天发生的事,我相信,在邹怡跟蓝庆的眼中比我自己还要看好我跟向乐的未来。

    记得有一次,我因为没有吃早饭而胃痛在宿舍里呆了两天,向乐曾经就因为担心我不顾被发现会受到处分而硬闯了女生宿舍楼,然后那两天每日三餐都跑出学校为我买粥,蓝庆就说过,苏小暖你再也找不到一个比向乐更在乎你的人了,所以你就向乐好一点会死的啊!当时听到这话的我深深的感到不以为然。

    我烦躁的用被子将头捂住,然后用近乎无赖的口气说明天再说吧!你不说我不提她就不会知道了。我知道邹怡一定又会因为我这话而鄙视我,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根本不知名要怎么去跟蓝庆解释。

    难道要我告诉她我被向乐带着他的新女友出现在我面前打脸?那按照蓝庆那远看是淑女,近看是魔女的火爆脾气,她一定会拉着自己千方百计的杀到向乐的面前质问,到时候连自己一直小心翼翼保留的尊严都将会在向乐的面前消失殆尽。

    苏小暖,不是到现在你还忘不了向乐那个王八蛋吧?世上男生千千万,你怎么就在向乐那棵树上吊死不成?邹怡语重心长的话在我耳边响起,我承认我是忘不了向乐,忘不了他给我的刻骨铭心的青春记忆,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就得在他那颗树上吊死,我说。

    既然如此,那不就得了,庆庆始终会知道你跟向乐的事,你又何必的去隐瞒,向乐放弃你是他的损失。

    我觉得失去向乐,是我的损失,但是这种损失已经无法再弥补了,错过,终究是错过了。

    邹怡说:苏小暖,没有他一个向乐,你还会再遇到另一个胜过的向乐,但是向乐却再也遇不到另一个苏小暖了。

    听着邹怡的话,我默不作声,可我在跟向乐分开之后的日子里,我想过太多关于我们的曾经,我以为天荒地老很容易,我以为海誓山盟就是永远,后来才发现,那些只是曾经;我跟向乐爱得太过深沉跟疲惫,我们所扮演的一个是索取,一个是施舍,我们的感情就像取舍,所以分开也是必经,而永远只是我以为的曾经。

    邹怡,我可以找到一个属于我的真正的向乐,只是我不知道那会是多久以后;而,向乐他,或许会找到一个比我更适合他的苏小暖;所以,我是不是应该不要活在曾经;或者我应该活在曾经,曾经那个没有向乐的苏小暖的曾经。

    邹怡拍着我的箭,一副意味深长的说:对,苏小暖,爱情就是个王八蛋,谁没了它地球也不会倒着转;你看我,没有许龙也一样活得潇洒自在,不过我还是死皮赖脸的赖着。

    看着邹怡一副花痴得意的嘴脸,我忍不住的泼她冷水说,邹怡,你那天要是跟许龙在一起了,我就横刀夺爱,凭着他妈对我的喜欢,我这优势肯定是比你大的。

    邹怡特不屑的将我上下打量一边,然后用手比划着说,苏小暖,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就你这平底锅的身材,也就当初向乐眼瞎的看上了你,不然你以为还有谁会要你?

    我觉得邹怡说这话就是在作死,就是在逼着我对她动手。看着她明明才十八的年纪,却已经有了傲人的姿色,又看了看自己鳖鳖的身材,我的双眼中闪着熊熊的烈火说:怎么样,我在这平底锅至少还被向乐宠了几年,那向你,好几年了啊,也不见你将许龙搞定,所以说啊,现在平底锅是吃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