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我长得并不歪瓜裂枣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38本章字数:2103字

    我说苏小暖,我怎么没有发现,你竟是这般的不知羞的?邹怡鄙夷的说。

    我被她涨红着脸,硬着脖子,如斗毛的公鸡一般,我说我怎么的不知羞了,这不是你说的话题吗?怎么的你是想要夸赞自己一番吗?

    我就是那种,不管是什么,总是要跟人争个高下一样,向乐曾经说过,苏小暖,你这么要强,我作为男生,不想弱都不行;当时,我还因为向乐这句不中听的话对他瞪眼,然后好几天都没有理会过他,直到他在好几天的认错之后,我才一副免为其难,其实心中已经满心欢喜的原谅了他。

    我跟邹怡再次醒来,是在第二天的中午,被蓝庆连续几十个电话吵醒的。

    刚接到电话的我就被蓝庆那高分贝的声音吓得手一滑,手机直接砸在自己的头上。

    苏小暖,你这个死丫头,终于肯接电话了啊,是不是跟邹怡那个小狐狸精跑到哪里泡男人去了?电话那端传来蓝庆有点不堪的声音,可我却不敢表现出半点的不满出来,我说姑奶奶,今天好不容易的周末,一大清早的我们还在睡觉呢,怎么的你现在就要出发了,那你到了再给我们打电话行吗?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静默的声音,我以为是蓝庆在弄什么东西,还未等我想过来,那边再次传来蓝庆比刚才更胜的声音:苏小暖!我现在特别想将你的头摘下来当求踢,你给我看看现在是几点钟了,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钟了,我已经在车站了,我告诉你,你们要是十分钟后没有出现在车站,那你们以后就别想再见到我了。

    我还愣神在蓝庆说的时间问题上,可电话那边传来的吹令符已经容不得我去想了。我告诉你,你不要再说话了,你们现在还有九分钟的时间。

    我犹如被鬼上身一般,嚎叫一声,然后迅速的起床,然后再一脚的将还在死睡的邹怡踢醒。

    当我跟邹怡出现在车站的时候,已经是一点半了。刚从出租车上下车,隔着老远,我就看见穿着一身蓝色休闲装的蓝庆,正不断的四处张望;突然我有点心虚的拉着邹怡说:邹晓怡,我怎么看见蓝庆有点心虚呢?

    邹怡看了看蓝庆的方向,然后在我的耳边说,苏小暖,我怎么感觉到一股冷冷的寒气在我的身上游走呢?

    我看了眼邹怡的一身粉色的短裙,你个二百五,你怎么就不挂个空挡呢,那样岂不是就不会感觉到寒意了?

    说话的时间,我们已经从不到十余步的距离,走到了蓝庆的面前。

    庆~庆~,你终于来啦。为了表示我迟到的心虚,我用发哋的声音,双眼笑的眯成了一条缝的想要跟蓝庆来一个大大的拥抱。

    苏小暖,你给我正常一点,不然我新账旧账跟你一起算?

    我热情的拥抱被蓝庆的话刹在了半路上,我讪讪的笑了笑,然后举着双手说:庆庆,我保证,我用了加特速的速度了,十分钟,你知道的,从学校过来我们就不只是十分钟的路程。

    可我的这话似乎并没有什么说服力,蓝庆说:别忽悠我,我又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你们学校到这里的路程我会不知道有多远?

    谎言被穿拆,然后我除了傻笑还是傻笑。还不是因为邹晓怡,她睡得跟个猪似得,你又不是不知道。

    也不知道是谁,穿个衣服需要半年,乌龟的速度也比这个快。邹怡不服气的反驳道。

    你们两个够了,快点走了,先去吃饭,我还没有吃饭饿死了。在我跟邹怡争吵不休的时候,蓝庆如同老佛爷发话一样,说完之后,自顾自的先行的向前走去。我跟邹怡两人对视一眼,然后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用这一招来对付蓝庆,真的是百试不厌,每一次都会成功,每一次都能化解我跟邹怡两人的危机。

    将蓝庆从车站接下后,我们在一米吃过饭后,直接杀到了一盏茶,这个在b市比较出名可我们才第一次来的歌城。

    第一次来到一盏茶的我站在邹怡和蓝庆的身边,如同山妞进城,听着耳边隐约传来的歌声,好奇的张望。

    蓝庆已经开好了包厢,只是一个普通的包厢,但是对于那时无知的我来说却显得那般的大。

    怎么只有我们三个人呢?蓝庆在我跟邹怡的身上打量片刻后问着,然后我如同做错事的孩子怕被大人发现而开始紧张。

    邹怡看了一眼我之后适时的出口说:现在才几点啊,他们都还在路上呢!

    我惊讶的看着邹怡,示意她能够告诉我还有谁,可她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我的询问,而跟蓝庆坐在一旁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百无聊奈的我坐在黑色的皮沙发上,东瞅瞅西看看的。邹怡从进入到包厢,就开始熟练的点播着歌,然后用她的魔音,为我们演唱着魔曲。

    苏小暖,你怎么的都不唱歌,这么多年我们科室从来没有听过你唱过歌啊?蓝庆突然的来到我的身边兴致勃勃的说。

    我唱歌?我惊讶的看着蓝庆,为她的话而感到震惊。

    的确,我似乎从小到大都不怎么的唱歌,但是想听我唱歌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我特神秘的对着蓝庆说。

    蓝庆疑惑的看着我,又看了看一遍唱歌一遍看着我们这边的邹怡,然后如同好学的宝宝一样说:需要什么代价?

    我努力的做出一副将要回答的模样逗着蓝庆,然后在蓝庆特别期盼的目光之后终于说了出来,我唱歌的代价就是要命。

    蓝庆满脸黑线的瞪着我,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她说苏小暖,你长得也不是歪瓜裂枣,声音也不是粗噶,怎么的唱歌就那般的恐怖?

    呃,蓝庆这话真的是太毒了,毒到我真的想要将她掐死。我威胁的对蓝庆说,告诉我,你是不是嫌弃你的青春太过寂寞了,所以需要寻找一点刺激?

    庆庆,我告诉你,你看我现在的魔音就知道苏小暖唱歌有多荼毒人,我就是天天被她荼毒,才会将我的天籁之音变成如今的这般样子。

    不知什么时候,邹怡已经唱完了歌,走到了我们的身边,然后适时的插这话。我疯魔的扑向正在黑我的邹怡,蓝庆看着如此的我们笑的颠三倒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