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我们应该到怎样的地步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38本章字数:2016字

    新欢!是啊,向乐有了女朋友,我不就是旧爱。原来我早已经从被向乐得意宠着的正室变成了旧爱,我早已经从这一场我青春爱情中被提出了局。

    看着蓝庆许龙询问着的眼神,我想不到要用怎样的方式来向他们解释,也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言来启齿,我已经没有了再在这里待下去的心情,歉意的看着蓝庆说,我先回去了,你们继续吧。

    我想我应该好好的想想我的未来,不能再活在向乐离开的悲伤之中;有向乐陪伴的生活已经结束了,现在应该过好苏小暖该有的生活才对。

    徐磊说:我送你回去。我疑惑的看着突然说出此话的徐磊,有点搞不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或许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徐磊解释说我正好也要回学校,刚好可以送送你。

    在我还没有回答徐磊的时候,向乐的话适时的在我耳边响起,他说:小暖,我们能谈谈吗?

    谈谈?我看着他带着请求的眼神看着我,在这个时候,我开始不忍心拒绝向乐。而我们或许真的是需要好好的谈谈,然后做一个了结;其实我们早已经了结了,只是少了一句正式的:我们分手吧!这几个字而已!

    感激的对徐磊表示感谢,感谢他的好意!

    我始终认为,或许在我跟向乐之间,从最初的我对向乐施暴蛮横开始,向乐就在我们两人中扮演中一个忍受的角色,所以在后来甚至到现在,向乐总是会在任何时候跟我说话都会带着一种小心翼翼的询问。

    邹怡一脸担忧的叫住我,我知道她是怕我受委屈,可是还有比向乐跟那个女生满目深情毫无预兆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更委屈的事吗?我安然的对邹怡他们说了一声放心,然后跟向乐走出了包厢。

    一盏茶的对面有一条夜景河,从包厢道外面,我们一路无言,我故作轻松的走在向乐的身后,看着他伟岸的身影在昏暗的路灯下拉长的影子,鼻头好像有什么东西擦过,让我感到酸痒。

    他走到河边,然后转过身子看着我,为了掩饰我尴尬的情绪,我状似无意用手扶住护栏,迎着偶尔拂过的清风,看着微漾的河水中倒影着B市一隅的夜景。

    明明已经到了初夏,但是b市的似乎根本就没有夏天这个季节一般,尤其到了夜晚,当风吹过,那种感觉就像是初秋的昼日一般,有点微微的凉意,我拢了拢有些冷意的手臂。向乐说,冷吗?

    久违的关心,在曾经我的眼中,是那般的甜蜜,如今看来却是那般的苦涩,我忽略掉他话中的关心,然后冷冷地说:想谈什么说吧。

    因为背对着向乐,所以我错过了向乐在听到我这样的话后,脸上的难过或许是我从未见到过的,他炙热的视线停留在我的身上,眼中是化不开的眷恋,或许这样的向乐,自此之后,我错过了就永远也没有机会再见了。

    小暖,我们有必要到如此陌生的地步吗?

    我们有必要到如此陌生的地步吗?我低语着向乐的这句话,不知是该悲伤还是怎样,或许悲伤有过,还太多,但是如今我只是觉得苦涩。

    我说向乐,我们没有必要到如此陌生的地步,那我们应该要到怎样的地步?

    我们除了熟悉的陌生,还能到达怎样的地步,我们应该到达怎样的地步?我在问着向乐,或许更多的是在问着我自己,除了跟向乐自此的陌生,我们再见应该是怎样?相谈甚欢还是如同老朋友一样,时常的问候几句?我想我做不到如此,除了想陌生人一样,不冷不热的说一句话或许都显得很难。

    我没有听到向乐的回答,而我们出来的第一句谈话就到了这样一个地步,不过简短的一句话,却使我们相对无言,寂静的氛围安静的可怕。

    小暖,对不起。沉默之后,这是出来之后向乐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一如以前一样充满着柔情,可听在我的耳中却显得那般的疏远。可我们的关系早已经变得了疏远,现在只是习惯着方式而已。

    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问着向乐。

    我就想知道,那个曾经宠我到无边,爱我到发疯的向乐,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选择了背叛我,背叛我们的曾经。

    我在心中幻想过许多遍向乐的答案,却遗漏了向乐最后的回答。小暖,如果我说我跟她从未有过开始你相信吗?

    没有任何悲伤,我只是感觉到可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那般优秀的向乐有一天也会在我的面前睁眼说瞎话。那天的情景再次的在我的脑中浮现,没有去看向乐现在的脸上是什么表情。我看着河对面的街道上,不时的有三三两两模糊的身影在我眼中出现,然后又慢慢的消失在昏暗的路灯下。

    跟向乐在一起这么久以来,我们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相处的安静可怕。似乎在现在我们之间,除了沉默就再也找不到话题。

    我一直认为,先开口说话的人就是先认输的一方,所以我习惯在我跟向乐之间,始终不愿意先开口说话,直到现在亦是如此。

    可是后来我才知道,不愿先开口说话的人其实是输得最惨的人,因为她在心中还有所期许。

    小暖,不管任何时候向乐始终是苏小暖的那个向乐,永远也不会改变,永远也不会变质。

    这是向乐时常在我的耳边说及的话,以前的我听着心中是无尽的感动跟感激。感激在这青春萌动的年纪,多么幸运的遇见了向乐。

    可现在的我再次听到这句话,除了讽刺我再也感觉不出任何的东西。你难道不觉得在事实的面前,你的这句解释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吗?

    我提不起兴趣再跟向乐谈下去,虽然我还迷失在向乐的嗓音中,可理智告诉了我应该离开。

    没有了向乐我依然可以是苏小暖,没有了苏小暖你依然可以是向乐。所以向乐,我们终究背道而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