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38本章字数:2013字

    在百联上着我的暑假工,每周到周末还能有一个小小的聚会。这一次,因为广告部的同事们做出了让徐总满意的广告方案,所以大家犹如脱缰的马,尽情的挥霍着公司给我们的聚会。

    当徐磊都出现在聚会上的时候,我显得有点惊讶,我说你怎么还没有去你的学校,你选择的是清华还是北大?

    其实我挺羡慕徐磊这种上清北的人,但是我也知道自己的斤两,最后能够凭着运气,考上一个在c市不算错的二本,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徐磊看着只是不说话,随后他说苏小暖,你不是也还没有去你的学校吗,你不是还在这里上暑假工,靠着自己的双手在这里独立根生吗。

    我学会用邹怡惯用的表情,鄙视的斜睨着徐磊我说徐磊,咱们两个能一样吗?你说你当初在说的散场会,我还以为你去了学校,没有想到,不过在一个之后,又看见你这张招摇过市的脸,出现在观众的面前,你是来博人眼球的?

    我毫不吝啬对徐磊的排挤,似乎我跟他就像邹怡说的那般,天生的不对盘,一见面就是开始掐。

    苏小暖,你见到我不会掐你是会皮痒还是怎么的?我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不去看徐磊。

    看着身边的同事跟徐磊打的一片火热,我知道徐磊肯定没少来百联晃悠。同事周姐突然的凑近到我的近前,她附在我的身边,特别神秘的说,她说小暖啊,听说你跟徐磊是同学?

    我看着这个平时在公司不苟言笑的周姐,今天这般的好说话,对我这般的热情的笑,我心里直发毛,我僵硬的点了点头,我说是啊,跟他做过几个月的同学。

    的确只有几个月,徐磊是在高考的那一学期突然的转过来的插班生,所以我跟徐磊的同学缘分只能是几个月。

    我以为她会有什么问题或者什么事,可她在听到我的回答之后,只是轻轻的哦了一声,然后就笑了笑说,没事,没你别害怕,我就是随口问问而已。

    我心中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脸上是礼貌性的对她回笑。

    论喝酒的厉害,我一直以为邹怡就已经被不错了,能够不停歇的一次性喝下三瓶啤酒;可当我跟百联的同事聚会的时候,我才发现邹怡的那个酒量不过是大巫见小巫。同时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徐磊这个家伙的酒量,也是好的不行。

    我一直秉持着老妈的话,在外面不能喝酒,但是聚会上,我不可避免的被他们催着喝了一些酒。

    苏小暖,你不会喝酒,这般豪迈的接下他们的劝酒,你是要喝死在这里?徐磊坐在我的身边,一脸笑意的看着大家,然后靠近我的身边,咬牙切齿的说着。

    我为他这话感到疑惑,心想我喝个酒关你什么事儿;但徐磊的话中也是为我好,我也就忍了下来。

    一群人玩到很晚才回家,聚会上,徐磊帮我挡下了不少的酒,我的心中因为徐磊的这个举动而有点小小的感动。回家的路上,徐磊坚持说要送我,见他帮我当过酒的情况,我不好一直拒绝。

    路上,我看着喝了那么多的酒却像没事人一样的徐磊,我忍不住的问道,我说徐磊,你的酒量到底是多大,喝了那么多居然也不见你栽?

    徐磊对于我这话就有点感到不满了,他说苏小暖,你不是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吧,这么想着我栽,说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阴谋?

    这个时候,我终于发现为什么每一次我跟徐磊见面总是少不了的要掐他了,这完全都是他自己自找的,完全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

    我呸,我说徐磊,你不就是比一般的男生长得入眼一点吗,你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自信认为我对你有非分之想呢?

    徐磊听了我的话没有再出声,我以为是我的话说的太过,然后让徐磊生气了,我在心中竟然有点不好意思,然后特不自然的说,那个,你怎么不说话,不会是生气了吧?

    很久的沉默,我始终没有得到徐磊的回答,就在我心中以为徐磊是真的生气的时候,他突然地声音在我的身边响起。他说,苏小暖,你是不是还在心中喜欢中向乐?

    恩?我愣愣的僵了一下身子,然后侧过头看了一眼徐磊,不知怎么就提到了向乐。

    你怎么不说话了苏小暖?

    算了,就当我没有问过吧!

    这句话之后,直到徐磊将我送到楼下,他再也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站在楼下十字路口的路灯之下,我说徐磊,我到了,你先回去吧!他固执的说我先看着你回去。

    今天的徐磊让我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一种熟悉的失落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感受到这样的感觉。我的心中突然有点害怕,脑中竟不自觉的回想起上一次,在一盏茶中,徐磊对我开的那股认真的玩笑话。

    他说苏小暖,我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这句话如同有着魔音一般的此时在我的脑中不断的闪现。

    我压下自己心中那怪异的想法,然后有点逃离的说,那我先回去了,你自己也回去吧。

    转身的时候,徐磊的声音叫住了我,他说苏小暖,你是不是心中还想着向乐。

    我离开的步子停顿在半空,愣愣的僵住自己的身子,过了片刻之后,我说我不知道怎么来回答你这个问题。你早点回去吧,谢谢你了。

    我带着逃也似的匆匆的向家走去。我没有看见,我背对着的徐磊,他一直注视着我离开的身影,眼中是一片让人心疼的落寞。

    他站在昏暗的路灯之下,灯光拉长着他的身影,倒影在地上,显得那般的高那般的长。他喃喃的低语:不知道怎么回答吗?苏小暖,即使你现在的心中还有着向乐,还想着他,我也要用以后的时光陪伴在你的身边,让你从他的影子中走出来,做那个真的你,那个如同在联赛之上,张扬着智慧,冷俊却那般引人目光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