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我们长大的踪迹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38本章字数:2030字

    第二天我是被邹怡打来的电话吵醒的。

    虽然昨天晚上,徐磊帮我当掉了不少的酒,可我自己也灌下去不少。我撑着爆裂般的头,接过邹怡的来电。

    邹怡那带着特色的嗓音从电话那段传来。

    怎么样苏小暖,你这小白领的暑假工过得那是恣意潇洒啊!邹怡那习惯性的对着我讽刺着。

    邹怡她们离开的不是很久,不过半月的时间,我竟然觉得她的声音是那般的久违了。听到邹怡的声音,我有点感性的露出我许久没有触碰的情怀。

    我说邹晓怡,你跟许龙在一起也有半个月的时间了,他怎么就没能把你这个见人就讽刺的习惯给更改过来呢?

    邹怡对我这话似乎并不在乎,反而因为我引导的开端,然后在那边得意忘形的将她跟许龙发生的事一一道了出来。

    她说她一直以为许龙那般的高冷,高冷到让她追了整整一个高中,可是当得手之后的相处,邹怡说她才发现许龙其实有点木楞子的感觉,然后她时常的捉弄着许龙。

    听着她一件又一件的述说着她跟许龙的趣事,话中满满的都是她幸福的感觉。听到她跟许龙能修成正果,我心中真的很是为她高兴。

    跟邹怡通了一通电话之后,我因为自己上班可以找零花钱,然后就像一个有点资本的小富婆一样,跟蓝庆通了一通电话。

    蓝庆接你我打过去的电话有点惊讶,她直接在那边问到,她说苏小暖,你到底发生了怎样不得了的大事,竟然这般突然的跟我打电话?

    蓝庆的话让我有点小尴尬,似乎除了这一次,我好像从来没有单方面的给她跟邹怡打过电话,心中有点愧疚,可我嘴上还是好强的说。我说怎么,没有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吗?

    蓝庆听到我有点委屈的声音,哈哈大笑一声,她说没有,我只是有点突然,我还以为自己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呢!

    我问她在那边过得怎么样,她说除了最开始几天有点水土不服之后,现在已经习惯了,在那边,她认识了新的朋友,她说性格跟我有点像,我问她是不是对我情有独钟,才会在那边在找到一个跟我性格相似的朋友。她说我怎么现在才知道,她对我已经情根深种了。我有点恶寒蓝庆的话,可心中却也因为她的话而感到庆幸,庆幸在我的人生中,能够让我遇见了她跟邹怡。

    分开之后,我时常在想什么时候能再见到她们,然后一定要好好的跟她们说说话,就想以前那般,明明只是普通的事,就像每天需要一日三餐一样所发生的事,我们都能说整整一个晚上。

    可现在,当我再跟她们通着电话的时候,原本幻想过多次,要说很久的话,却不过寥寥数语就已经说完了,然后剩下的不过就是一些无关重要,在我们各自想来是分享的时候,却在说出之后。发现,其实我们自以为是的快乐,别人并没有那种感觉。

    就像现在,我听着蓝庆诉说着她在那边发生的事,放在以前,我们一定能够说上一个整夜或者整日,然后还意味无穷,可在现在,除了关心她们是否过得还好,再听到她们的趣事之后,除了为她们感到高兴之外,唯一的感觉只是知道了她们在那边都怎样的或过着自己的生活,而那种感同身受的感觉,早已经没有了。我觉得这应该就是我们分道扬镳之后的生活,这就是我们逐渐长大的踪迹。

    周末的一天,我就在浑浑噩噩的睡觉跟邹怡蓝庆通电话中度过。

    星期一,我踏着欢快的步子气宇轩昂上班,其实我的心中是带着点小心翼翼的来到百联。

    那天晚上跟徐磊尴尬的对话之后,我在心中竟然有点害怕再见到他。

    有时候,你越怕什么就会越来什么。当我小心翼翼的走进百联,东张西望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之后也没有发现徐磊的身影,拍着胸口正准备舒了一口气的时候,徐磊的声音就在我的身后响起。

    他仿若那天晚上的事没有发生一般,带着平常跟我说话惯有的方式说,苏小暖,你这做贼的模样来到公司上班,难道是做了对不起公司的事?

    我被徐磊的声音吓了一跳,有点惊魂未定的转过身,结巴的说,徐...徐磊,你怎么在这里?

    徐磊有点认真的看着我的模样,我似乎从他的眼中看到过一丝受伤,就在我想要再次确认是否是自己眼花看错的时候,徐磊早已经恢复了原本的表情,他说,苏小暖,这是我舅舅的公司,早在一年前我就在帮他打理了,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我哑然的看着徐磊,正不知道不怎么回他话的时候,她突然又说,他说苏小暖,我怎么感觉你是有点怕我呢?

    心事被徐磊这般清明的道破出来,我在瞬间的尴尬之后说,我说徐磊,我怎么就怕你了呢?

    徐磊的脸上一副不相信我的模样,其实徐磊说的都是对的,我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可我心中始终有些心虚,然后我转移话题说,我说你是鬼变的吗?走路都不吭声的,你老师没有告诉过你,突然的说话是会吓死人的吗?

    我觉得我现在的表情肯定是很狼狈的那种,不然徐磊也不会露出那种让我想要痛扁他的表情出来。

    他轻笑一声,然后一脸无辜的说,他说你还是真的说对了,我从幼儿园到高中,马上就要去读大学了,这么多年的九年义务教育,我的老师,甚至在书本上都没有学过突然说话是会吓死人的。

    我被徐磊蛮不讲理有点无赖的话语弄得心中火大,我说你老师没有教过你,那我现在就来教你,你给我听好了,突然的说话是会吓死人的!

    我以为徐磊还会再说些什么来气人的话,谁知他在听了我的话后直接说道,他说苏老师说的是,学生受教了。

    我被徐磊着无厘的话弄得有点哭笑不得,言语上我比不过这个高材生,那么我就瞪着他还不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