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落毛凤凰不如鸡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6:40本章字数:2307字

    火车站候车大厅,人头攒动,一批人检票入站,一批人又涌进来,始终座无虚席,走道上堆满了行李,挤满了人。

    角落里,沈妍冰坐在地上,背靠墙壁,一只手穿过行李箱的拉杆,与另一只手牢牢的扣在一起。

    喧嚣、嘈杂的空间里,沈妍冰犹如一只迷途羔羊,毫不起眼的蜷缩在角落里,无人问津。她紧闭双眼,看似睡着了,额头上却布满汗珠,不安宁的来回扭动脑袋,一只手伸在空中,仿佛想要抓住什么,却又扑了个空。

    沈辰阳浑身鲜血,站在沈妍冰面前,冷冽的望着她:“小冰,爸爸对不起你,世间人情冷暖,你还不完全懂——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

    “爸爸——爸爸——”沈妍冰的手在空中挥舞,她的身体躁动不安的在角落里挣扎,她的呼喊声引来众多疑惑的目光。

    “她怎么了,生病了吗?”

    “老公,她好可怜啊——有一天,我会不会也变成这样?”

    “胡说八道什么,我那么爱你,怎么忍心让你变成这样!”

    “快走快走,检票了——老公,把这些吃的留给她吧?”

    “……”

    沈妍冰听到陌生人的对话,感觉有人在她的面前停留,然后,匆匆走开,她想要看清楚对方的模样,却始终无法睁开眼睛。

    “爸爸——爸爸,你别走——”内心焦躁不安,沈妍冰使出全身力量,大汗淋漓的睁开眼睛,一脸惶恐的扫视四周,大厅内,依然拥挤不堪,座位上疲惫的人们东倒西歪,有的人打着呼噜;有的人流着哈喇子。

    沈妍冰心有余悸,心怦怦乱跳,汗流浃背,原来,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可,梦境如此真实,她仿佛看到满身鲜血的父亲还站在她的面前,焦灼不安的注视着她。

    “爸爸——你放心去吧,我会好好的活着,绝不会被任何困难打倒!”沈妍冰喃喃自语,挪动了一下身体,吃力的站起来,一个塑料袋,从她的身上滚落到地面上,她好奇的捡起来,发现里面装着方便面、火腿肠和矿泉水,不由得心中暖暖的,轻声说:“谢谢,谢谢你们!”

    沈妍冰异常感谢那对小夫妻,他们的善举,对她而言,无疑是雪中送炭,她没有看到他们的容貌,却牢牢的记住了他们的声音。她发誓,假如有缘,再次碰到他们,一定要诚挚的感谢。

    沈妍冰拿出一盒方便面放在一边,打开行李箱,把剩下的吃的全部放进去,从此刻起,她要积谷防饥,挨饿的滋味真的不好受,她的首要任务是解决温饱,接下来才是努力赚钱还债。

    拿着方便面,拖着行李箱,沈妍冰顶着无数诧异的目光疾步行走。方便面被开水浇透,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沈妍冰不由得眯着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赞叹道:“好香啊!”

    方便面泡得半生不熟,尚未过心,沈妍冰就坐在行李箱上,迫不及待的吃起来。她狼吞虎咽的模样,像极了饱受饥饿之苦的逃难者,哪里还有一丁点儿富家千金小姐的矜持。

    喝完最后一口汤,沈妍冰心满意足的舔了舔嘴唇,开始静心思考今后的路。心想:天亮我就去找工作,最好管吃管住,总不能像流民一样,天天住在火车站候车大厅里吧!

    ……

    天刚亮,沈妍冰就拖着行李箱走出候车大厅,一阵冷风吹来,她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

    走在街道上,空气中飘扬着各式各样早餐诱人的香味,沈妍冰揉了揉瘪瘪的肚皮,无比懊恼:“你太不争气了吧?饿得还真快!以往大鱼大肉任你吃,成日挑三拣四,吃进嘴里的不如丢掉的多;这会儿倒好,胃口大开——你也太难伺候了吧!”

    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行走,沈妍冰的眼睛时不时看向街边的店面,忽然看到一间早餐店门口贴着‘招聘’字样的纸,顿时大喜过望。

    沈妍冰拖着行李箱跑到门口,却没有勇气迈进去,踌躇不决的在店门口徘徊,咬咬牙,给自己打气:“沈妍冰,你已经不再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沈家大小姐,你必须找到工作,自己养活自己!加油,你一定行!”

    没有任何应聘工作的经历,沈妍冰只得回忆电视中的片段,学着那样,打开行李箱,翻找出大学毕业证,有模有样的拿在手里,硬着头皮走进早餐店。

    “吃点啥?”吧台里老板模样的中年男人望着沈妍冰,热情的询问,沈妍冰面色绯红,支支吾吾:“我——我不是来吃早餐的,老、老板,我——我是来找工作的——”

    说话间,沈妍冰将毕业证递到老板面前,老板拿起毕业证看了看,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哟——学服装设计的?这可是技术活儿,咱们这儿庙小,可用不起你!”

    “老——老板,求求你——我、我很需要这份工作!”沈妍冰心中着急,说话吞吞吐吐,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她必须第一时间找到工作。

    “你说话结巴?”老板疑惑的盯着沈妍冰,说话直来直去。

    刷的一下,沈妍冰脸红到了耳根子,越发慌张:“我——我不是!”

    “话都说不清楚,还说不是结巴!”老板眼里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人长得倒是不错!”

    沈妍冰一听,如鲠在喉,抬眼冷冷的盯着他:“我说了,我不是结巴!”

    “你这么漂亮,干嘛要到我们这小店里打工?”老板不说录不录用沈妍冰,不咸不淡,净扯一些没用的话说,这时候,厨房里走出来一个身体臃肿的中年妇女,怒目圆睁:“不招呼客人,跟个狐狸精在那儿瞎谝啥?”

    “你瞎吵吵啥呢,人家是来找工作的!”老板额头上直冒冷汗,望着老板娘,皮笑肉不笑,一脸惧怕之色。

    老板娘快步走过来,盯着沈妍冰,眼珠子滴溜溜转:“就她,找工作?拉倒吧,细皮嫩肉的,我看勾引男人还差不多!”

    “人家一小姑娘,你瞎说啥呢?嘴上积点德!”老板话一出口,老板娘立即恼羞成怒的揪住他的耳朵:“哟呵,这还没咋样呢,你就向着她说话,老娘若是把她留下来,岂不是引狐狸精入室?哼哼——老娘还没蠢到那地步!”

    不堪入耳的话,令沈妍冰难堪,她抓起吧台上的毕业证,仓皇逃出早餐店,拖着行李箱跑了很远,才放慢脚步,心中无比失落。她万万没有想到,找一份普普通通,靠劳动吃饭的工作,竟是如此难。

    原来的沈家,家大业大,沈妍冰从未曾为钱财、温饱犯过愁,当初她学服装设计,毕业了也不愁找工作。父亲对她说过,先结婚,后创业,他会出资给她开一间工作室。可,工作室还未开起来,父亲就去了,她也成了一无所有的落难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