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啼笑皆非炒鱿鱼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6:40本章字数:2404字

    依靠行李箱里储存的那一点儿微薄的食物,沈妍冰风餐露宿好几天,终于找到了一份在火锅店当服务员的工作。穿上工作服的瞬间,沈妍冰心中涌起一股成就感,她终于可以依靠自己的双手,赢得每日的口粮和睡觉的地方。

    看着别的服务员驾轻就熟,工作干得很出色,沈妍冰信心满满,觉得自己也能行,一定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员工。

    岂料,现实与愿望的落差很大,上班第一天,沈妍冰就频频出错,不是把菜送错了桌号,就是打碎了碗盘。

    越是出错,沈妍冰越是手忙脚乱,在偌大的火锅店里晕头转向,更为点背的是,她端着鲜榨果汁,脚下一滑,果汁杯子飞上天,居然不偏不斜,果汁当头浇到了经理葛云立身上。

    “啊——”沈妍冰惊呼一声,张大嘴巴,眼睛瞪得浑圆:“经理——”

    葛云立抬手在脸上摸了一把,黏糊糊的果汁顺着他的手,落在胸口,他怒目圆睁,抬手指着沈妍冰:“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我叫——沈、沈妍冰!”沈妍冰吓得舌头都打不直,说话结结巴巴。

    “你——你立即给我卷铺盖卷儿滚蛋!”葛云立气得吹胡子瞪眼,笨手笨脚也就罢了,说话还结结巴巴,空长了一副标志脸蛋;说白了,就是小姐身子,丫鬟命。

    沈妍冰面色刷白,一把捉住葛云立的手臂:“我没有铺盖卷儿——经理,请你不要赶我走!”

    葛云立当场眩晕,居然还有这样跟人认错、求情的,他简直怀疑她的智商有问题。身旁的人听到沈妍冰的话,无不窃笑,所向披靡的经理,竟然遇到了对手;也有人替沈妍冰捏了一把冷汗,觉得她被扫地出门的命运是不可逆转了。

    “你——你放开!赶紧走,不要扰乱秩序,惊扰了上帝,你可吃不了兜着走!”葛云立挣扎着,想要挣脱沈妍冰的手,怎奈,她越抓越紧,并且还吐出一句令人大跌眼镜的话:“外国人才信上帝,咱们中国人信佛祖——山长水远,上帝管不了那么远——”

    旁观者再也忍不住,哄堂大笑,葛云立气得七窍生烟:“牙尖嘴利、胡言乱语,你——跟我去办公室!”

    “谢谢经理!”沈妍冰满脸欣喜,仿佛已获特赦,葛云立狼狈不堪的挂着一身果汁,气恼的疾行,朝办公室走去。

    “经理——你慢点儿,我找不到办公室!”沈妍冰呼喊着,慌慌张张的追逐着葛云立的脚步,险些撞飞了一服务员端着的红油锅底。

    服务员大惊失色,骂道:“没长眼睛啊?”

    沈妍冰置若罔闻,继续飞奔,服务员在她身后拉长了脸:“什么人嘛,连对不起都不说一句,就这素质,早晚被扫地出门!”

    ……

    沈妍冰追至经理办公室门口,‘嘭’一声,被关在了门外,她抬手拍门:“经理,你不是让我来办公室么?”

    “你在外面等着!”屋里传出葛云立恼怒的声音。

    “哦!”沈妍冰端端正正的站在办公室门口,一动不动,活像是犯了错误,被罚站的学生。

    约摸二十分钟之后,葛云立拉开门,沉声道:“进来吧!”

    沈妍冰站得腰酸腿疼,像是完成了任务一般,全身松弛下来,抬头望着焕然一新的葛云立,笑道:“经理,这一身真精神!”

    “是很精神,托你的福!”葛云立走进屋,绕到办公桌后坐下,沈妍冰朝前走了两步,葛云立突然大喊:“站住!”

    沈妍冰迈出的脚举在空中,身体摇摇晃晃,险些栽倒,葛云立盯着她:“你就站在那里说话!”

    “哦——”沈妍冰放下脚,双脚并拢,摆出立正的姿势,葛云立感觉这丫头简直就是一个活宝。他皱起眉头:“沈——沈什么来着?”

    “报告经理,沈妍冰。”沈妍冰声音洪亮,像是初参加集训的新兵蛋子。

    “沈——”葛云立抬起手,指着沈妍冰,貌似短路了,停顿了一会儿,方又接上了电源:“沈妍冰,你的确不适合在我们这里工作!”

    “为什么?”沈妍冰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望着葛云立,倒像是她是考官。

    “毛手毛脚,连自己和上帝的位置都摆不端正,试问,我怎么能相信你能服务好上帝?”葛云立耐着性子,道出理由,他觉得自己今天撞邪了,开除一个员工,居然还跟她面对面讲原因。

    “经理,我承认自己毛手毛脚,可我第一天上岗,值得原谅;至于服务上帝一说,我认为不成立,我是为顾客服务的,不是为上帝服务——”沈妍冰侃侃而谈,态度良好,表情认真。

    葛云立揉了揉嗤啦膨胀的脑袋:“沈——沈妍冰,你什么学历?”

    “不瞒经理,我是学服装设计的本科生,今年刚毕业。”沈妍冰老老实实的回答,然而,话听到葛云立的耳朵里,倒像是在炫耀,他猛地一拍桌子:“书都读到牛肚子里去了?宾客至上,顾客就是上帝的道理都不懂!”

    “啊?”沈妍冰瞠目结舌,恍然大悟,沮丧的说:“原来——此‘上帝’非彼‘上帝!”

    葛云立哭笑不得:“你说说你,父母供你读大学,容易吗?你一个学服装设计的人,不好好设计衣服,跑这儿凑什么热闹?你以为盘子是人人都可以端的?”

    “端盘子难道比设计衣服更难?”沈妍冰的反问再次将葛云立敲得脑子嗡嗡作响,他深深的感觉到,自己在对牛弹琴,不,应该是牛在对他弹琴。

    “不管怎样,你不适合这份工作,你还是走吧,好好的去当你的设计师,保不齐,哪天能成为响当当的名设计师!”葛云立面容坚决,毋庸置疑。

    “经理——”沈妍冰唤了一声,冲向办公桌,葛云立吓得连连将座椅往后退。

    沈妍冰抬起头来,泪眼汪汪,似有满腹冤屈要诉说,葛云立被她弄懵了,战战兢兢:“你哭啥?我——我可没把你怎么着——”

    “你都把我开除了——让我没饭吃,没地方睡觉——我找了好几天,才找到这份工作——就凭你一句话,我所有的希望都落空了,饿都饿死了,还当什么名设计师——你、你还要把我怎么着?”沈妍冰声声控诉,时不时抽泣一下,望着葛云立的眼神着实充斥着绝望。

    葛云立心中一紧,急得抓耳挠腮:“不——不是真的吧?本科生找不到工作?”

    “当然是真的——我爸爸从来就没想过让我工作,可我真的要工作了,哪儿哪儿都不要我——我真的就那么不堪吗?”沈妍冰实在怕再回到大街上,过流浪的生活,露宿街头的经历,想起来就让人恐惧,心生惧怕,泪水不由自主的就滚落下来。

    沈妍冰的表情,葛云立看得真真的,相信她演不出如此逼真的戏,思量片刻,制止道:“你别哭了,再哭,我就真的把你赶走了!”

    “经理,你的意思是,不是真的赶我走?”沈妍冰抹掉泪水,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葛云立望着她变换极快的表情,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