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收起芒刺为活着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6:40本章字数:2312字

    风呼呼的吹,雾气从空中压下来,笼罩着路灯站岗下的城市,突如其来的一阵风过后,淅淅沥沥下起了雨,沈妍冰拉着行李箱在雨幕中奔跑,踉踉跄跄,水花四溅,从背后看去,犹如溺水的人垂死挣扎下,惊起的水花。

    钟启明焦虑的跟在沈妍冰的身后,随时准备冲上去,扶住她的身体。他很清楚,以沈妍冰的身体状况,在这样的恶劣的天气下,支撑不了多久。

    果不其然,沈妍冰的脚步慢下来,最后停下脚步,撑着行李箱,缓缓地倒在地上,惯性带动行李箱倒在她的身上。

    “沈妍冰——”钟启明呼喊着,飞奔过去,抱住浑身湿漉漉的沈妍冰,抬头张望拦车,见无车经过,他索性抱起她,一路狂奔。

    沈妍冰身上的冬衣吸噬了不少水分,至少增加了几十斤重量,钟启明感觉手臂沉重,可他还是坚持着,一鼓作气跑进医院,冲进了心血管病区,值班护士吓了一大跳,惊慌失措的迎上来:“钟大夫,你怎么来了?她怎么了?”

    “你拿一套病员服过来。”钟启明径直跑进沈妍冰住过的那间病房,把她放在椅子上。

    护士拿着病员服跑进来:“钟大夫,衣服拿来了!”

    “你帮忙给她换上!”钟启明双手扶住沈妍冰的身体,侧过脸去,护士看了他一眼,直觉得好笑,却没敢笑,手脚麻利的换了衣服,提醒道:“钟大夫,换好了!”

    钟启明抱起沈妍冰放在床上,拉过被子盖好,匆匆出门,走到门口,回头冲着护士喊道:“小李,你跟我来!”

    护士望了沈妍冰一眼,一路小跑跟在钟启明身后,到了医生办公室,钟启明从柜子里取出一堆药水,一份处方:“这是她的药,你赶紧给她扎上液体!”

    “好的!”护士拿着药水走出办公室,朝护士站走,一路上都在纳闷儿:那个女人是谁,钟大夫为何对她那么上心?看上去很着急的样子!

    ……

    护士推着治疗车走进病房,钟启明已经坐在病房里,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沈妍冰,听到声响,他起身让道。

    护士一边扎针一边问:“钟大夫,这是你女朋友吗?她长得好漂亮!”

    “不——不是!”钟启明不免有些心虚,心想:她现在不是我的女朋友,保不齐将来就是了!

    “哟,还害羞了!”护士调节好点滴速度,望着钟启明通红的脸,笑得意味深长,钟启明尴尬的笑笑:“小李,啥时候也学会捉弄人了?”

    “我这哪儿是捉弄人啊,我明明是在打探军情嘛,你可是咱们医院的大众情人,早点公布恋情,好让姑娘们死了这份心!”小李说的可是大实话,钟启明却笑道:“越说越离谱!你去休息吧,这儿我盯着!”

    “行啊,我可不想在这儿当两千瓦的电灯泡!”小李推着医疗车,咯咯咯的笑着,走出病房,还细心的关上了房门。

    钟启明伸手在沈妍冰的额头上探了探体温,又把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自言自语:“还好,幸亏没发烧!”

    ……

    滨江市人民医院住院部消化内科的一间病房里,大娘躺在床上,满面愁容,时不时下床溜达一圈,躺下又起来,起来又躺下。沈妍冰说好下午来陪她一会儿,却没有来。

    大娘心中焦灼不安,免不了胡思乱想,总觉得沈妍冰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才没有来。她想出去找她,护士不让出门,说她女儿说了,出院之前,不可以到处乱跑。

    大娘在心中默默的祈祷:我闺女已经够苦命了,老天爷,你一定要开开眼,别再让她遭受打击,背负痛苦了——如果避不过去,就把所有的灾难都降临到我的头上吧!她是一个好人,好人就该有好报——

    ……

    沈妍冰醒来,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医院,手上又扎了液体,陪在身边的依然是钟启明,她抬眼望着他,满腹内疚:“钟大夫——谢谢你!”

    “你醒啦?我给你买了粥,现在想不想吃?”身体倦怠,闭目养神的钟启明睁开眼睛,眼里放射出欣喜的光芒。

    沈妍冰摇摇头,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钟启明:“钟大夫,我想求您帮我办一件事,可以吗?”

    “你说,我一定办到!”钟启明不假思索的答应,在他看来,能够得到沈妍冰的托付,是荣幸之至的事情,至少证明她对他有了初步信任。

    “请你帮我去消化内科看看我干妈,她在46床,请你告诉她我今儿是临时加班,才没有去看她,千万不要告诉她我生病和丢工作的事儿——”沈妍冰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气息不均,不由得咳嗽起来,钟启明赶紧扶住她,拍打着她的后背:“你不要着急,乖乖的躺在这里,我去去就回来!”

    “谢谢!”沈妍冰身上的芒刺暂时收起来了,她不能再违抗钟启明的话,因为她知道,倘若固执己见下去,很有可能她会倒在大街上,再也爬不起来。

    沈妍冰告诫自己:我不能死,得好好的活着,必须像蚯蚓一样,即便是身体拦腰折断了,也得挣扎着钻进泥土里,继续勤奋的松土,任由伤口结痂,愈合——

    ……

    消化内科,钟启明推门进去,大娘欣喜的望着他,旋即目光暗淡下去,无精打采的说:“大夫,你还没休息啊?刚来的吧,我没见过你?”

    “大娘,我是专程来看你的,我是您闺女沈妍冰的朋友!”钟启明笑眯眯的走到大娘面前,关切的扶她靠在床头:“好些了吗?”

    “我闺女她怎么了?今天说好来的,却没来,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大娘全部的心思都在沈妍冰身上,捉住钟启明的手,不停的追问,钟启明安慰道:“她没事,生龙活虎的,只是临时加班,抽不开身,下午遇到我,托我来看您,都怪我,忙得忘记了,这会儿才想起来!大娘,对不起,让您操心了!”

    “谢天谢地,没事就好,我这心啊,总算踏实了!我就说嘛,这么好的女孩子,老天爷怎么就忍心一次一次伤害她——”大娘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热情洋溢的招呼钟启明坐,问题一个接一个:“小伙子,你是这医院的大夫?你跟我闺女是朋友?那你对她一定很了解吧?你知不知道她家在哪儿?”

    钟启明还没来得及一一回答问题,大娘自顾自叹了一口气:“唉——这闺女啊,一根筋,既然有这么好的朋友,怎么还把自个儿搞得那么落魄,跟个逃荒的人似的,没吃没喝的——要我说啊,你这朋友啊,做得忒差劲了,怎么忍心看着她流落街头呢——”

    大娘动情的抹着泪,她的话令钟启明震惊,却也明白了她和沈妍冰大概也认识不久,他对于一切关于沈妍冰的事情,都充满了探索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