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妈妈不会抛弃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6:40本章字数:2185字

    “大娘,沈妍冰她真的遭遇了那么多难事吗?那我真的是太粗心大意了——”钟启明愧疚的面容令大娘对他与沈妍冰的朋友关系毋庸置疑。

    大娘叹了一口气,眼含热泪,开始讲诉她与沈妍冰相遇的始末,末了,她泪水盈盈的捉住钟启明的手:“你不知道啊,看到她狼吞虎咽吃饭的模样,我的心痛啊,那得有多久没吃饭;她脚上那血泡,触目惊心,针扎在她的脚上,痛在我的心上——”

    钟启明的心隐隐作痛,仿佛亲眼看到沈妍冰经历了那些不可承受的痛苦,大娘忽又想起了什么,睁大眼睛瞪着他:“对了,小伙子,我这医疗费是你帮忙垫付的吧?等我出院了,出摊赚钱还给你,你可不要为难我闺女——”

    “大娘,没事,你放心,我不会为难她!”钟启明隐约明白了沈妍冰为何会欠火锅店经理的钱,很有可能,这笔钱,用于支付了大娘的医疗费。

    钟启明不想倒出实情,让大娘忧心,索性将错就错,默认了。

    ……

    钟启明回到沈妍冰所在的病房时,她已经睡着了,他轻轻的拉开折叠床,和衣躺在上面闭目养神。

    这不到一天的时间,发生在沈妍冰身上的点点滴滴,如同一部剧情跌宕起伏的电影,每个情节都是那么令人揪心。

    钟启明难以入眠,却不敢翻身,生怕折叠床发出的的声音,惊扰了沈妍冰的睡梦,她需要放松的睡眠。

    沈妍冰这一觉睡得很沉,钟启明也在失眠的折磨下,渐渐进入睡眠状态。

    接近黎明的时候,沈妍冰悲戚的呼喊声响起:“爸爸——爸爸,你不要走——不要丢下我——”

    钟启明惊醒,一翻身从床上爬起来,捉住沈妍冰的手臂:“别怕,别怕,有我在!”

    沈妍冰满头大汗,微微睁开眼睛,忧伤的望着钟启明:“我——我怎么了?”

    “你做噩梦了,没事的,千万别怕!”钟启明倒了一杯热水,捧在手里吹了吹降温,递给沈妍冰:“喝点儿水!”

    “钟大夫,你怎么还没去休息?你不必像看押重犯一样看着我,我不会逃跑的!”沈妍冰身上的芒刺不知不觉又张开了,钟启明最怕面对她这样的状态,他笑了笑,撒谎道:“今晚我值夜班,不是专程在这儿守着你!对了,大娘那边你放心,她挺好的!”

    “谢谢!值夜班有值班室,你还是回去再休息一会儿,可不能因为我,耽误了你休息,影响对其他病人的治疗!”沈妍冰侧脸望向窗外,喃喃的说:“天都快亮了!”

    沈妍冰接连赶钟启明走,他也不好坚持留下来,动手收好折叠床,叮嘱道:“你好好休息,我一会儿再来看你!”

    “谢谢!”目送钟启明离开,沈妍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浑浑噩噩的到了现在,还来不及思考许多问题。

    沈妍冰将手掌平方在小腹,轻声说:“宝宝,你来得真不是时候,你说妈妈该怎么办呢?”

    “妈妈——妈妈,不要抛弃我——我乖我听话,我会做你的乖宝宝——”沈妍冰仿佛听见肚子里的宝宝在跟她对话,心中最柔软的琴弦被拨动,泪水扑簌簌滚落下来,轻轻的抚摸着腹部:“宝宝,不是妈妈要抛弃你,我实在是不忍心带你来到这个世界上遭罪——你跟别的孩子不同,生下来就注定没有完整的家,没有父亲疼爱,没有好的生活环境,更有可能,妈妈为了拼命赚钱,都没有时间和精力照顾你——”

    “妈妈——我不怕——让我来这个世界上陪着你,我是你唯一的亲人——我要快快长大,保护你——”沈妍冰幻觉中与宝宝的对话惹得她泪流满面,抽气声连绵不绝,许久之后,她目光坚定的盯着窗外:“宝宝——妈妈不会抛弃你!”

    ……

    钟启明拎着饭盒推门进来,沈妍冰擦掉脸上的泪水,冷冷的望着他:“你怎么又来了?”

    沈妍冰的冷脸,钟启明视而不见,他把饭盒放在床头柜上:“我给你买了早点,你趁热吃,人是铁饭是钢,补充一些能量,身体会恢复得快一些!”

    “谢谢!你走吧,我一会儿再吃!”沈妍冰缩到被窝里,佯装睡觉。

    钟启明伸手掖好被角,轻手轻脚的走出去,关上房门。过了一会儿,沈妍冰爬起来,端起饭盒狼吞虎咽,透过玻璃窗,看到屋内的情景,钟启明露出会心的笑容。

    ……

    中午,钟启明利用午休时间,专程去了一趟‘红红火火火锅店’,对门迎小姐说:“我找葛经理,请帮我通传一下。”

    “您先在这儿稍等。”门迎小姐安顿钟启明在休息处坐下,疾步而去。

    不一会儿,葛云立站在钟启明的面前,挑衅的望着他:“怎么是你?”

    “葛经理,能否耽误你一点儿时间,我想跟你谈谈?”钟启明站起身,面容略显倦怠,望着同样精神不济的葛云立,看得出来,昨晚,他也没有休息好。

    “你我素不相识,能有什么好谈的?”葛云立态度冷漠,他实在是无法,对搅得他彻夜未眠的罪魁祸首,报以笑脸。

    “我们是不相识,可我们有共同认识的沈妍冰。”钟启明的目光也变得冷傲:“我今天是替沈妍冰来还钱的,你把她的欠条给我,我把钱给你,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从今以后,你不再是她的债主!”

    “哎嘿,我就纳闷儿了,这事儿跟你有关系吗?欠条是沈妍冰打给我的,要还钱可以,让她自己来!”葛云立自认为看穿了钟启明的心思,心想:充好人?还轮不到你!手里有欠条,我就有见沈妍冰的理由和机会,怎能把机会拱手让给你?

    “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嘛,不管鸡蛋是谁放进你的篮子里的,鸡蛋还是鸡蛋,你收够了你的鸡蛋,不就完事了?”钟启明明显感觉葛云立是故意刁难,存心欺负沈妍冰。

    “那可不同,沈妍冰放进篮子里的鸡蛋,有可能孵出小鸡,你的鸡蛋行吗?”葛云立顺水推舟,将钟启明的鸡蛋理论驳斥回去。

    “葛经理,你觉得一个大男人欺负一小姑娘,有意思吗?”葛云立是个生意人,都成精了,钟启明深感磨嘴皮子不是他的对手,改换了迂回路线。

    “英雄救美?那你去守着美人,慢慢献殷勤,恕不远送!”葛云立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走出火锅店,等钟启明追出去时,已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