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亏你还在当长工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6:40本章字数:2366字

    钟启明为了照顾沈妍冰和大娘,接连两日都没有回家,对父母谎称入院病人多,手术时间排得紧凑,避免路上浪费时间,留在医院争分夺秒休息。

    章泠泠接连在钟家扑了空,心情很是不爽,却还是耐着性子,在钟家讨秦芳和钟继忠的欢心。

    秦芳埋怨钟启明太不上心,一天到晚光顾着工作,冷落了章泠泠。章泠泠却显出豁达大度,说钟启明救死扶伤,把患者的生命放在第一位,是一个值得敬重的好大夫,她理解他,心甘情愿的支持他的工作,只不过,很担心如此下去,会累垮了身体。

    秦芳听了章泠泠的话之后,满心欢喜,一个劲儿夸她是个通情达理的好女孩,钟启明能够遇到她,是他前世修来的福。并且明里暗里暗示,希望章泠泠和钟启明能够早点儿结婚,和和美美的过日子。

    章泠泠羞涩一笑,说这事儿她可做不了主,全听钟启明安排,不管多少年,她都愿意等他。

    秦芳不落忍,心中打定主意,等钟启明这两天忙过了,说什么也得开个家庭会议,将他和章泠泠的婚姻大事搬到桌面上,板上钉钉,毕竟两个人年纪都不小了。

    章泠泠在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到了钟家却特别勤快,帮着秦芳做这做那,惹得秦芳眉开眼笑,恨不能立即娶她过门,把心爱的儿子交给她。

    在秦芳眼里,章泠泠就是最中意的儿媳妇,家境好,人品好,更值得称赞的是,一点儿千金大小姐的骄纵都没有。

    章泠泠的父亲章明远还在卫生局工作的时候,章、钟两家住一个院子,章泠泠打小就爱呆在钟家,最为奇怪的是,她像个假小子一样,把家里闹得鸡犬不宁,一到钟家,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乖巧懂事。

    章明远时常开玩笑说,他这闺女命里注定就是给钟家生的,不如把她当童养媳,送给钟家。

    话虽这么说,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捧在手心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哪儿舍得。秦芳倒是把这话记下了,一直打心眼儿里把章泠泠当作一家人。

    后来,章明远高升为副市长,章家搬进市政府家属大院,大人们各自忙碌工作,走动少了,章泠泠却不辞辛劳,隔三差五就往钟家跑。这让以为鸡飞蛋打一场空的秦芳,心中重燃希望,她对章泠泠越发宠爱,把她当作自己的亲闺女。

    如今,两个孩子长大了,秦芳自然希望他们能够顺顺当当的成家立业。钟继忠从不明确表态,因为,他不想让章明远两口子觉得他家高攀,毕竟他是民,人家是官。

    钟继忠心中藏着一个小九九,章家是丫头,自家是儿子,男人三十而立,女人到了三十,可就离黄花菜不远了。他志得意满,自家等得起,耗得起;而他章明远等不起,也耗不起;为了他的宝贝闺女,终会有按捺不住的时候。

    钟继忠认为,只要章明远先提出商量孩子们的婚事,那他就赢了,到了任何时候,都落不下话柄;最令他志在必得的是,章家丫头的心,一门心思系在他的儿子身上,撵都撵不走。

    钟继忠时常暗自嘲笑章明远:你当再大的官儿又怎样?到头来,还是得败在自个儿闺女手里,屁颠屁颠的把儿媳妇给我送到家里来!

    ……

    章泠泠回到政府大院的家中,一进门就阴沉着脸,一屁股跌坐在沙发里,章夫人甄方燕抬头望着她:“这又是咋啦?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妈,你就别唠叨了,我都累死了!”章泠泠一脸的不耐烦,心不在焉的盯着电视屏幕。

    甄方燕白了闺女一眼:“又去钟家当长工了?”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钟启明不在家,我又不好掉头就走,只好帮着他妈妈干这干那——唉,秦阿姨近两年怎么那么爱唠叨?跟变了个人似的,就像一只绿头苍蝇,嗡嗡嗡在我耳边不停的叫,烦都烦死了!回来再听您唠叨,我干脆别活了!”章泠泠满腹牢骚,一股脑儿吐出来。

    甄方燕鼻子里冷哼一声:“要我说啊,你就是活该,家懒外勤,好死外人!就你这颠颠儿的往上扑,哭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净说风凉话,我还是不是你闺女啊?”章泠泠把脸扭到一边,做出不愿意再听的姿势,甄方燕继续说道:“钟家小子有什么好,政府大院里的公子哥儿,哪个不比他优秀?就秦芳那德行,等你跟钟启明结了婚,她不把你当使唤丫头,老娘我跟你姓!”

    “拉倒吧,就那帮纨绔子弟?看一眼都想吐,还优秀呢,要我说啊,钟启明就是滨江市最优秀的青年才俊!”情人眼里出西施,章泠泠一点儿都不避讳,对钟启明大势夸赞。

    “你就把他夸成一朵花,能当饭吃?到头来,你不还是得受秦芳的气?”甄方燕从来对秦芳就没有好感,两人当年在一个单位的时候,秦芳处处都要压她一筹,时隔多年,她依然耿耿于怀。

    “你闺女我是能被人欺负的人?等我入了钟家的门,就是我当家,啥不都得我说了算?老妈——你还是准备着把名字改成‘章甄方燕’吧!”章泠泠心中门儿清,如今还未抓住钟启明的心,只能在老人面前使劲儿,等生米煮成熟饭,她变成了钟太太,秦芳就该荣升为‘太后娘娘’了,历史上有几个慈禧那样,能霸住位置,掌管全局的太后?到时候,还不是她这个‘皇后娘娘’说了算!

    “少跟我面前贫,你跟钟启明发展的到底咋样了?别到头来剃头挑子一头热,竹篮打水一场空!”甄方燕始终对钟启明不看好,感觉他对自家闺女一点儿都不上心,一年四季都难得上家里来一次。

    “还能咋样啊,总也看不到他人,鬼知道是真的工作忙,还是故意躲着我!”章泠泠愁眉不展的望着甄方燕,叹了一口气。

    “我说你这闺女傻不傻啊?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你说你这忙乎了这么些年,都忙乎出了啥结果?”甄方燕说着就来气,想不到自个儿这么聪明的人,居然生出了一个笨丫头。

    “我有什么办法,总也看不到人!”章泠泠嘴撅得老高,都可以挂一个十斤油壶。

    甄方燕眼睛一瞪:“他说忙你就信?那只不过是搪塞你罢了,亏你还在钟家当长工浪费时间,搞不好,人家在外面,牵着哪个姑娘的手,甜甜蜜蜜、卿卿我我呢!”

    章泠泠腾地一下跳起来,瞪着惊恐的大眼睛:“老妈,你说的是真的?”

    “近三十岁的小伙子,有几个不谈恋爱的?谈恋爱的人,哪个不是成天黏黏糊糊?你呀,我的傻闺女哎,你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甄方燕气愤的拍着大腿,章泠泠顿时傻眼了。

    “要么你就把钟启明看牢了,要么,你就给我急流勇退,彻底死心!”甄方燕气得七窍生烟,恨不能把钟启明揪出来,问个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