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从天而降的耳光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6:40本章字数:2313字

    章泠泠被老妈的话点醒了,她抓了挎包,急匆匆跑出门,跨上自行车,心急如焚的直奔滨江市人民医院。

    一路上,章泠泠的脑子里都如一团乱麻,心中更是拥堵不堪,倘若,真如老妈说的那样,她无法预测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一定是杀人的心都有了!

    从小到大,章泠泠喜欢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她觉得,男人也一样,只要她喜欢,他就一定跑不掉,别的女人休想染指。

    章泠泠细细想来,从小到大,她喜欢钟启明多少年了,从懂事起,少说也有十多年了吧,就算是一块石头,也该捂热了。

    小时候,钟启明还让着、护着章泠泠,可,长大了,反倒是对她疏远了,不冷不热的。章泠泠一直以为,钟启明是工作太累了,她还时常撺掇父亲,让他给钟启明换一个清闲一点儿的工作。

    现在看来,章泠泠觉得自己大错特错了,极有可能,自己一直在姑息养奸,把大把的时间,留给钟启明和其他的女人约会。

    越想越是气愤,章泠泠将自行车骑得飞快,横穿马路也不顾及有没有闯红绿灯。

    ……

    通过两天多的接触,沈妍冰和钟启明熟识了,对他的态度略微有点儿改变,但,始终还是留有戒心。

    经得钟启明的同意,沈妍冰这两天来,都可以换了自己的衣服,去消化道内科探望大娘,陪她说一会儿话。

    大娘的床头柜上,摆满了水果和营养品,全是钟启明买去的。一见到沈妍冰,大娘就拉着她的手,不停的夸赞钟启明,说他是一个好男人,值得托付终身。

    沈妍冰对大娘乱点鸳鸯谱的举动一笑而过,不予澄清,觉得老人家很可爱。

    大娘紧握着沈妍冰的手,絮絮叨叨:“闺女啊,你这态度可不行,你得上点儿心,好男人啊,是稀缺货,得好好的把住了,不然啊,就被别人抢走了!”

    “干妈,您就甭操心了!我啊——这辈子都打算自个儿过!”沈妍冰淡淡的打断了大娘的热情,大娘瞠目结舌,瞪着沈妍冰:“我的傻闺女哎,你说啥傻话呢,哪儿有姑娘不嫁人的?好男人啊,是女人的天——女人这辈子,遇到一个好男人,比拥有家财万贯都强!”

    “干妈,我知道啦,您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沈妍冰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哪儿能告诉大娘,她已经是个有夫之妇,而且还是新婚新娘。

    造化弄人,或许,这就是人的命运,沈妍冰觉得,自己就如同旧社会那些新婚就守寡的女人一样,已经没有自由,注定守着贞节牌坊,孤苦无依的生活一辈子。好在,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今后的路艰难,但不会孤单。

    在沈妍冰的心里,孩子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她没有丈夫,孩子也不会有父亲。

    沈妍冰与大娘聊了很长时间,钟启明推门进来,提醒她:“你不是说还有事吗?”

    大娘急忙说:“闺女,赶紧忙你的正事去,我这儿,你不要挂心!”

    沈妍冰明知钟启明是来揪她回病房,不想在大娘面前露出马脚,只能配合,她抱了抱大娘:“干妈,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

    沈妍冰和钟启明一前一后走出病房,她匆匆走在前面,钟启明紧追了几步,与她并肩而行,笑问:“生气了?”

    “你是尽忠职守的大夫,谁敢挑战你的权威?”沈妍冰白了钟启明一眼,钟启明笑了笑,说:“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听不听?”

    “对于我来说,还能有啥好消息?”沈妍冰不以为意,钟启明侧脸望着她:“我印象中的沈妍冰,不该是这么悲观的吧?”

    “要说就说,卖什么关子嘛!”沈妍冰突然加快了步子,又把钟启明甩在了身后,钟启明笑着摇摇头,快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大声说:“过了明天,你和大娘就可以一起出院了!”

    沈妍冰停在电梯按钮上的手颤了一下,猛然回头,一把捉住钟启明的手,惊喜万分:“真的呀?太高兴了,我太高兴了!”

    咣当——

    电梯门开了,钟启明拉着沈妍冰的手走进电梯,恰遇章泠泠凶神恶煞的目光,他惊讶的问道:“泠泠,你怎么来了?”

    章泠泠不搭理钟启明,冰冷如剑的目光扫过两只拉在一起的手,落在沈妍冰的脸上。

    沈妍冰不禁打了一个激灵,把手从钟启明的手心里挣脱出来,不由自主的与他拉开一些距离。

    电梯狭小的空间里,钟启明、沈妍冰、章泠泠所站的位置,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空气瞬间变得稀薄,令人喘不过气来。

    咣当——

    电梯门打开,沈妍冰抢先走出电梯,匆匆而行,章泠泠推开钟启明,追了出来,怒吼:“你站住!”

    沈妍冰以为章泠泠喊的是钟启明,故而没有停下脚步,章泠泠气急败坏的冲上去,一把揪住她的衣领,用力一拽,将她拽了一个个儿。还没等沈妍冰反应过来,‘啪’一声,一个巴掌重重地落在她的脸上。

    钟启明大步向前,一把抓住章泠泠的手臂,怒喝道:“章泠泠,你疯了吧,跑这儿撒什么野?”

    章泠泠怒目瞪着钟启明,手指着沈妍冰,厉声质问:“你告诉我,这狐狸精是谁?这就是你要忙的工作,要做的手术?钟启明,我还真是低看你了!”

    “这跟你有关系吗?”钟启明拽着章泠泠的手臂,把她往电梯跟前拖,她死命挣扎,咬牙切齿的瞪着沈妍冰:“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竟然敢勾引我老公,我告诉你,我章泠泠可不是好欺负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章泠泠的声音很大,惹来整个楼层的人围观,沈妍冰昂着头,扒开人群,淡定的朝病房走去。

    对于沈妍冰来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自己问心无愧,何必管旁人的目光,比这多数倍的目光,她都经历过了,这又算得什么?

    “章泠泠,你胡说八道啥呢?整个人民医院,谁不知道我钟启明尚未娶妻,你少在这儿妖言惑众!”钟启明一只手拽住章泠泠的手不撒手,另一只手按下电梯按钮,而后,转头瞪着她:“趁我没动怒之前,你最好赶紧离开这儿!”

    “我偏不走!”章泠泠倔强的盯着钟启明,冷笑道:“我倒要看看那狐狸精有什么本事,居然能勾走你的魂儿!”

    “章泠泠,若是你不怕给你爸丢脸的话,我陪你闹到底!”钟启明火气上来了,完全对章泠泠丧失了耐性。

    “行,算你狠,今儿你护得住她,我就不信,你能护她一辈子!咱们走着瞧,看你怎么跟你爸妈交代!”恰好电梯开门,章泠泠愤愤然的冲进电梯。

    钟启明抬眼,毫不畏惧的望着围观人群:“散了,都散了吧,不好意思,吵到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