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1章 便宜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49本章字数:1170字

        何庆魁把眼一瞪:“嚷什么?就知道嚷。你也不动动脑子,一个乡党委书记是你能打得了的吗?”

        “是啊,静敢,别冲动,我们得想个万全之策。”何庆魁小舅子张庆涛说。

        “那怎么办啊?总不能白白便宜了那小子吧?”何靖文义愤填膺地咕哝着。

        “是不能白白便宜了他。”何庆魁皱着眉头,“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张庆涛沉思了老半天,一拍大腿道:“有了,姐夫!”

        何庆魁盯着小舅子,急切地问:“你想到什么办法了?”

        “咱们乡卫生所的胡所长是怎么调离的,你还记得吗?”张庆涛答非所问。

        “是被卫生所的员工糊大字报给糊走的,怎么?”说到这里,他忽然明白了小舅子的意思,是让自己告吴俊才的黑状。

        张庆涛继续说道:“不行的话,我们也把吴俊才那小子这几年在我们浏阳河的丑事给他抖搂出来,让浏阳河的老百姓都知道,让市县的领导也都知道。那样的话,即使上边不追究他,他也没脸再在浏阳河呆下去。他走了,还能问我们要股份吗?再来了新书记,还不看姐夫你脸色行事?”

        “嗯,是好办法,让他吞个鱼刺,吐不出,咽不下,是个好主意,就这么办,你亲自找人办,一定不能办砸了。”

        “姐夫,你就等着看戏吧。”张庆涛为自己想出这么绝妙的办法而激动。

        交代完张庆涛后,何庆魁开始数落儿子,告诫儿子做事情一定要冷静。何靖文表面上恭恭敬敬地听着,但心里很不服气,暗下决心,一定要找机会修理吴俊才。

        没几天,大字报就像雪花一样漫天飞舞。村前村后的林间小道,村庄的大小场所,浏阳河的大街小巷,几乎都是关于吴俊才的大字报。邻近几个乡镇也贴了,连河阳县县委县政府也贴了不少。

        每一张大字报都像一颗重型炸弹,炸得吴俊才胆战心惊。

        大字报主要列举了吴俊才十大罪状:

        第一条说他买官鬻爵,乡值各单位的负责人明码标价,公开拍卖,卖价五千元至一万元不等,副职两千元至五千元不等,村支书至少三千元一个。

        第二条说他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尔虞我诈,有钱就是娘。

        第三条说他官商勾结,权利纷争,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公开或指示人员向境内的沙石场老板索要钱财。

        第四条是道德品质上的罪状。说他作为乡镇党委政府一把手带头公费吃喝下馆子逛舞厅洗桑拿泡小姐,包二奶。

        第五条是工作上的问题,说他工作敷衍塞责,说他挥金如土,逍遥自在,鄙视下级鄙视农民,根本就没把心思用在工作上。

        第六条说他作风不正派,和女下属和女工作人员搞两性关系。

        第七条是工作失职的问题。说在他来浏阳河这一阶段,工作严重失职,以至于社会风气紊乱,盗贼盛行。

        第八条是贪权的罪状,说工作方法武断,搞专权,搞“一言堂”,不搞民主集中制,别人不能有不同意见和观点。

        第九条是说他用人不当的问题。说在他来浏阳河之后,由于用人不当,致使许多乡镇企业破产或濒临破产。

        第十条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罪状。说他出有车,入有别墅,而光靠他一个人几百元的工资连抽烟的钱都不够,巨额财产从那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