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3章 交代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49本章字数:1637字

        朱世军话音一落,吴俊才立刻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通县委书记江和良的电话。电话刚一接通,吴俊才就像受了委屈的孩子终于见到了亲娘一样,不无委屈道:“您好,江书记,我是浏阳河的小吴啊。”

        电话那头传来江和良严肃而缓慢的语调:“吴书记吗?有什么事你说吧。”

        江和良喊了声吴俊才吴书记不要紧,吴俊才的心里    “咯噔”一下几乎窒息。往常江和良见了他们这伙乡镇干部,不论年龄大小,一律是小吴啊,小张啊。这次竟然喊他吴书记,说明江和良一定非常的不满意,不满意的原因只能有一个,那就是大字报的事。

        吴俊才急忙用手抹了一把汗,继续小心谨慎地解释道:“江书记啊,我向你汇报一个重要的情况,是这样的这样的。”一向口吃伶俐的吴俊才一下子变得苯嘴拙舌起来,不知道该怎样向领导去汇报眼下的情况。

        “哦,你别说了,我都知道了,是关于大字报的事吧,不就几张大字报吗?又不是检举信,我们县委县政府是相信你们这些基层干部的。当然了,我们也得向老百姓做个交代。无风不起浪吗,等我们落实清楚再说吧,眼前吗,你关键是做好你应该做的工作,把工作做好比什么都强。”

        “是,是,请江书记放心,请县委放心,我吴俊才一定安心工作,把工作做好。”

        “好了,就这样吧。”没等吴俊才继续说下去,江书记就把电话挂了。

        吴俊才拿着话筒仔细地揣摩着江书记的每一句话,但是也没揣摩出一点头绪。他又给县长殷国荣打电话,殷国荣的手机无法接通,打办公室座机,殷国荣不在。他预感,殷国荣一定是故意不接他的电话。因为殷国荣刚从柏林县凋过来,不想蹚他这场浑水中来。

        江和良让他处理好眼下的事,他真不知道眼下的事该怎么处理。放下话筒,无力地坐在大班椅上,抽出一枝烟,狠命地抽了一口,对朱世军说;“你先出去,有人问我,你就说不在。”

        朱世军识趣地退了出去。

        吴俊才一根接着一根,整整抽完一包烟,纷乱的脑海终于理出了一个清晰的头绪。

        他感觉是有人在拿他开刀,是谁呢?大脑在飞速的思索着,思索着是谁在从背后插他的小刀子。

        乡长孙成浩?不象,他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怀疑。虽然孙成浩最希望自己出事,他好取而代之做一把手。而且孙成浩想做一把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但孙成浩不会蠢到这样的地步。他应该清楚干部任用原则,自己在浏阳河马上到届,如果不出意外,自己离开浏阳河,孙成浩接书记的可能性最大,但如果出了问题,或者是班子不团结的话,他们一二三把手都有责任,自己不能提升,孙成浩也动不了。他相信自己出了事,孙成浩恐怕比自己还急。

        那能是谁呢?

        一个又一个的怀疑对象被否定,是谁呢?他感觉不象是内部人搞的鬼。他开始把怀疑的目光指向最近得罪过的人。

        他忽然想起前几天何庆魁从他办公室出去时讳莫如深的一笑。

        对,只有何庆魁,他感觉只有何庆魁有这种可能,也只有何庆魁才有这么的胆量,他无官无职,不用看自己的眼色行事。再说,最近自己又平白无故的拿走何庆魁沙场百分之三十的干股。

        他越来越肯定自己的看法,他感觉只有何庆魁会这样干,何庆魁不是个善茬,他比谁都清楚,别看何庆魁那天送股份给自己的时候还是笑容可鞠的,但是他清楚的很,那是笑里藏刀,他巴不得吃了自己的肉,喝了自己的血,事实上又有谁愿意平白无故的把一个几十万元的股份让给人呢?

        他开始痛恨何庆魁,从心里诅咒何庆魁。但是恨归恨,他也清楚,自己拿何庆魁一点办法都没有,最起码目前没有。何庆魁无官无职,不需要自己决定他地位的升迁,沙场的开采证已经批准,自己再也没有干涉的余地,更重要的是他背后有一个何庆军,事情真的捅出去,何庆魁有何庆军在背后撑腰,自己恐怕也占不了多少便宜。他越来越感觉问题的棘手性。

        他又开始流汗,心里苦苦思索着应付的对策……

        他想来想去,感觉还是江书记说的对,毕竟这只是大字报,领导对大字报的态度都是很模糊。信则有,不信则无,从文化大革命到改革开放,到四个现代化全面建设发展,在各种场合大字报是多如牛毛,但几乎都是无中生有的事或以打击报复为主,领导对大字报的态度,大都是置之不理,顶多派个考察团落实落实,最后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