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5章 树倒猢狲散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49本章字数:1172字

        朱世军已经把事先从淮安市买来的纪念品放在了车上,加上柳副书记司机,六个人每人一个。冯副书记看了一眼价值不菲的纪念品,连声说谢谢,也没推辞,和在场的每个人    握了手,上车扬长而去。

        等人都散开之后,吴俊才又交代了张学军几句,让他晚上一定要代表自己把考察团的同志招待好。

        当天晚上,张学军按照吴俊才指示赶到了县城,在县城的天河娱乐城宴请了了他的老同学冯召喜。

        酒桌饭包之后,他们又上了二楼的小包间,为冯召喜几人分别找了个俄罗斯小妞,让他们美美的放了一炮才回去。

        当然,张学军也不会为国家省去那部分财政,不仅找了和俄罗斯小妞,还为自己要了个日本妞玩起了双飞。

        那晚上,张学军一共花去了一万五千八百六,当然,所有的花销全是吴俊才签的字实报实销。

        一场看似强大的大字报事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结束了。

        吴俊才的危险解除了,但大字报事件的始作俑者何庆魁却倒了霉。

        就在反贪局对何庆军采取行动的前几天,何庆魁的小舅子张庆涛又带人到处张贴吴俊才的大字报。

        张庆涛带人在邻乡张贴的时候遇见了派出所的联防队员,人家看见他们鬼鬼祟祟的样子,就过来盘查,张庆涛根本没把人家放在眼里,还牛气冲天地说:“你小子是不是欠揍?”

        谁知道人家联防队员不买他的账,一个电话报告了所长,新来的所长根本就不知道何庆魁是谁,把张庆涛他们带回派出所,搜出了他们身上的传单,两电棒,这小子什么都说,并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何庆魁和何靖文这爷俩身上。

        何庆魁第二天才听说小舅子出卖了他,气得他暴跳如雷,本来不想过问,但经不起老婆哭哭啼啼地数落,又怕张庆涛再胡说,没有办法,只有经过打点,把张庆涛从派出所里给捞了出来。

        张庆涛刚从派出所出来,还没回到家,那边县公安局经侦科已经进驻何庆魁的沙场,说何庆魁父子俩涉嫌偷税漏税,公安局经侦科要彻底盘查。

        原来,浏阳河乡邻乡派出所新上任的所长是吴俊才的表弟,而且吴俊才的这位表弟是借助吴俊才的打点才做的所长,对吴俊才自是感激不尽,怎能容许人家侮辱他的大恩人吴俊才呢?当他看见大字报是糊自己表哥的,立刻给吴俊才打了一个电话,把这一情况告诉了吴俊才。

        得知是何庆魁在背后捅自己的刀子,吴俊才恨死了何庆魁,但碍于何庆军的面子,他并不敢对何庆魁怎样,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然而,没过几天,何庆军就出事了。

        得知何庆军出事,吴俊才有恃无恐,立即给在县公安局打电话,举报何庆魁严重侵犯了自己的名誉权,同时检举何庆魁的沙石场存有偷税漏税重大违纪行为。

        公安局经侦科接到吴俊才的报案后立即赶到浏阳河乡把何庆魁控制了起来,而且一到浏阳河乡就把何庆魁旗下砂石厂的账目全都给封了,然后就把何庆魁爷俩带进了看留所,说等问题落实清楚再说。

        张庆涛在半路上听到了这个消息,他怕自己再给牵扯进去,也不管姐夫何庆魁一家原来对他怎样了,赶紧跑回家,把沙场存放在他那的二十万一卷,溜之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