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6章 凄惨身世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50本章字数:1504字

        爹死不到一年,娘也跟着爹一起走了。

        剩下她一个女孩被迫无奈,她只好投奔姑姑家。

        从此,王静就在姑姑住了下来。

        开始的时候,一家人和和睦睦的,王静万分的感激姑姑和姑父。

        但是,随着王静一天天的长大,胸脯鼓了起来,身子骨变的越来越丰满,紧身的衣服再也包裹不住那充满诱惑力成熟身材。

        时任南港乡党委书记的吴俊才的眼神也变的不安分起来,有空没空的,眼神总是色迷迷地往王静的胸脯上扫。

        家里没有人的时候,总是用手去捏王静的脸蛋,摸王静的屁股,碰到王静那对高耸的玉峰。

        王静起初以为是长辈出于对晚辈的关心,也没在意。

        只到有一天,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王静怎么也不能忘记那个中午。姑姑出发到外地刚走,家里只有她一个人,王静正在家看电视。吴俊才从外边赶了回来,满脸的酒气。进来就把她抱进了卧室,摔在了床上,人也跟着扑了上来。她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下体一阵疼痛,就彻底地结束了少女时代。

        事后,她一个劲的哭。

        吴俊才一边穿着裤子,一边恬不知耻地安慰她:“别哭了,女人就是这么一回事,早晚要经过这一关的,给谁不一样。放心吧,姑父不会亏待你的。再说,做了谁都不知道,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我不说,谁也不知道。又不在脸上刻有记号。”

        那年,王静才十八岁,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她要告吴俊才,吴俊才恐吓她,说自己和公安局长是朋友,告他,他就说是王静勾引自己的。王静亲眼见过吴俊才和公安局长称兄道弟的,她知道吴俊才说的不假。她想告诉姑姑,她又怕姑姑不相信。她想到了死,但是她又怕死,毕竟自己才只有十八岁。这个世界还有许多值得她留恋的东西。

        她只好忍气吞声,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看见王静什么表示也没有,吴俊才更加肆无忌惮起来,瞅空就来骚扰王静,王静不从,他就恐吓王静,说要把他们的事告诉王静的姑姑,还说是王静来勾引的他。王静只好屈服于他的淫威。

        从此,床上沙发上地板上卧室里厨房里餐厅里客厅里都成了她备受凌辱的罪恶场所。

        后来,吴俊才又以为她安排工作为名,把她安排到了自己管辖的南港乡计生办。这样,更为他凌辱王静提供了方便。

        再后来,吴俊才到了浏阳河,又提出要把她调到浏阳河,王静为了逃避他的淫威,死活不同意。吴俊才这时候也腻了,所以也就没坚持把她调过来,但隔三差五的还往她那跑。

        她又能怎么办吗?她怕漏泄。毕竟自己还是个姑娘,说出去就全完。为了早日摆脱吴俊才的淫窟,她四处哀求人家给她介绍对象。但大多数听说她是个临时工,都不愿意娶个临时工,一般化的她又看不上。

        好容易遇见周成林,她感觉周成林是上天恩赐给她的梦中情人,理想佳偶。

        她兴奋,她迷惘,她也恐惧过。她怕自己的事被周成林知道。

        后来,她想到了一招。想在来例假的时候,和周成林发生第一次,那样的话,第一次不出红的问题就可以搪塞过去。但周成林一直不给她机会,定亲以来总是对她冷淡的很。

        成亲那天,她掐准日子离例假还有六天。所以,她总是以种种理由让周成林不要碰她,她计划着把第一次推迟到例假那天,这样的话,就可以万事大吉。但天算不如人算,还有最后一夜,一切就都会过去,但这最后一夜,她没能搪塞过去。

        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帘,大颗大颗的散落在衣襟上。

        早晨醒来,给周成林打电话还是关机。她不敢给周建章打电话,她怕家里知道,她也相信,凭周成林的本性,周成林一定不会回何家寨。她跑到县委,在县委门口遇到了孟波。

        她焦急地问孟波:“孟科长,周成林来了吗?”

        孟波疑惑地说:“周成林早晨不是打电话给我让我给捎假的吗?怎么,你不知道?”

        她怕孟波看出什么,赶紧解释道:“哦,是的,我忘了。那你忙,孟科长。”说完,赶紧转身离开了。

        望着她的背影,孟波自言自语地说:“这年轻人,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