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2章 陪我走走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50本章字数:1631字

        刘星辉不失时机的讨好道:“以后在榆阳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还请左主任多多关照!”

        “尽量吧,再说,我一个小女子能帮什么忙。倒是有用着张老板的时候,还请张老板多多关照。”

        “那是自然。”刘星辉受宠若惊般的频繁的晃着脑袋,那神情就是影迷遇见了最崇拜的偶像。他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印有“恒信物流交易中心总经理”的名片,双手递给左慧,恭敬地说道:“请左主任多多承教。”

        左慧勉强接过名片,顺手放进车里。

        看左慧接了名片,刘星辉心乐开了花。他也知道自己是该离开的时候了,他非常识趣地冲周成林与左慧两人道:“左主任,成林,你们老同学聊,我先走了,回头你打我手机,我来接你。”

        又转身对左慧说道:“改天我在桃渊居做东,请左主任务必赏脸。”

        左慧未知可否。

        刘星辉非常尴尬的发动了车子。

        刘星辉走了,左慧幽幽地说道:“怎么?不情愿?还在恨我是吗?”

        周成林没说什么,只好接受了邀请,坐到副驾位置上。

        此时,他心里矛盾重重。

        左慧关上车门却没有马上启车,而是扭头看着周成林:“真没想不到?我们会在这里相遇。”

        周成林淡淡道:“是啊,天地太小。”

        左慧多情的眸子上下打量了周成林一番,不无关切地问道:“来这有事吗?能说给我听听”

        周成林说:“开会。”

        “开什么会?还在学校做老师?”

        周成林不情愿地把毕业以来的情况向左慧粗略的介绍一边。

        周成林介绍的时候,左慧仿佛又回到了以前,一手托腮,静静的听着。等周成林讲完了,连续叫了她两声,她才沉思中惊醒,一丝红晕已经悄然的升腾在她的面颊上。

        周成林都看呆,一下子也把他带回原先那段甜美的回忆中。

        ……

        左慧连忙掩饰道:“他们或许还在等我,我先给他们去个电话,请个假。”

        周成林点了点头。

        于是,她从包里取出一个小巧精致的手机,按了几个号码,把手机放到耳边,另一只手把着方向盘,将车启动:“陶主任吗?我这临时有点事情需要处理一下,我先回去了,你们别等我了……”

        打电话的时候,她姿态优雅,很有点白领丽人的风度。关机后瞥周成林一眼说:“去哪”

        周成林说:“随便。”

        车慢慢驶上主街道。

        她侧过脸看看周成林,用一种异样的声调说:“怎么样,结婚了吧,哪个女人嫁给你,一定很幸福!”

        周成林被这话刺痛了,完全是下意识地反诘道:“哪能跟你比,你不是更幸福吗?听说嫁个官宦人家的,你们过得怎么样,一定很好吧!”

        她没有回答。车迅速加快了,“奥迪”无声地向前驶去。片刻后,录音机打开了,车里响起毛宁忧郁而动人的歌声:

        “带走一盏渔火,让它温暖我的双眼,留下一段真情,让它停泊在枫桥边,无助的我已经疏远了那份情感,许多年以后才发觉,又回到你面前……”

        听着这歌声,周成林的心微微颤抖起来,深深的怅惘和苦涩突然难以抑制地涌上心头。

        轿车无声地向前驶着。她的驾驶技术很好,娴熟自如,一举一动显得潇洒而优雅。车内只有他和她,她身上的香气不可遏制地袭来,并努力渗入他的躯体。

        他的神经,他的内心。感受着这种气氛,听着毛宁忧伤的歌声,周成林再次产生梦幻般的感觉。

        为了抗拒这种感觉,在歌声要反复时,他伸手关了录音机,从这种氛围中挣扎出来。竭力不动感情地问她:“这台车……是你的吗?”

        她眼睛看着前面,轻笑一声:“嗯!”

        语调平静,好象是说,这算不了什么!

        周成林心中暗想:这辆轿车怎么也得几十万元,看来,她现在很有钱了。而且,也能猜到她的钱是从哪儿来的。对了,现在,自己和她已经不是从前了,你们已经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了,她只是过去的同学,偶尔相遇叙叙别后情谊的普通同学……

        周成林终于冷静下来,瞥了她一眼再次问:“怎么不回答,一切都好吧!”

        她不答反问:“你看呢?你觉得我现在好不好?”

        周成林没有回答,因为,她的话揭开了他心中已经平复的创伤。当年,他们分手时,他曾经痛苦而愤怒地在心底说过:“你选错了路,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现在,看她的样子,后悔的应该是是谁?事实证明,自己有太多的后悔。

        分手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甜蜜和幸福都已成为苦涩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