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8章 再次提拔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51本章字数:1417字

        在新居里,躺在新买的双人席梦思床上,周成林的体内有一股原始的欲望在来回的冲撞着,他才想起,这一阶段由于工作上和买房子的压力,再加上王静刚生完孩子,他们已经有一阵子没做了。

        他禁不住翻身把王静压在身体下,手开始撕扯王静的衣服。

        王静激动的泪水都流了出来。一则是因为真正的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家,二则,这是自从他们之间出现不愉快以来,周成林首次主动地找自己,一股幸福感象电流一样迅速传遍全身,她激动的配合着周成林褪尽了身上所有的布丝。

        当周成林开始进入她的身体的时候,初夜的阴影突然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一个致命的打击让那本来雄赳赳气昂昂的肉棒象泄了气皮球,马上软了下来。他恼怒的从她的身体上跌落下来。

        本来,有了儿子,有了自己的家,他想忘记过去,忘记一切,好好的过日子,但过去的阴影他却怎么也忘不掉。

        看见周成林心烦意乱的样子,王静的心如刀绞,愧疚万分,也恐惧万分。她知道自己欠周成林的太多太多,她更担心他离开自己,虽然他们生活在一起五年了,她知道他不是不负责任的人。

        为了重新唤醒周成林体内的原始欲望,她尝试了所有的办法,但周成林总是心不在焉的……

        周成林制止了她,把她轻轻地拉了起来,停留了老半天,问道:“五年了,埋藏了五年的秘密,你该告诉我了吧?到底是谁?”

        她愧疚的趴在周成林的怀里“嘤嘤”的哭泣起来,低声的啜泣道:“周成林,都怨我!你还在恨我,是吗?请你别逼我,好吗?你让我做什么都行,真的,做什么都行!”她不敢大声,她怕惊动孩子,怕惊动在隔壁的婆婆。她也不敢说出吴俊才,她怕周成林瞧不起她。

        周成林没再说什么,痛苦翻过身,看着睡梦中的儿子,脑海中又浮现出何婷婷的身影。

        就在周成林思绪万千,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同时,在县委的小会议室里开了一次紧急的县委常委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县委书记李继敏,县长刘世昌,组织部长宋景和,办公室主任武国安以及两名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等在内的县委常委和两个不是常委的副县长,以及组织部的三个副部长。另外,县政协主席和县人大主任都列席了会议。

        会议是关于紧急调整部分干部的问题,这次会议和以往会议有很大的区别,以前干部调整几乎都要酝酿个把月甚至半年。这次,在开会之前,大家几乎都不知道,直到李继敏宣布之后,大家才知道是干部调整;听完李继敏的解释,大家才知道市里就是这样要求,调整的一定要快,绝不能一拖再拖,吊广大干部的胃口。

        人员调整的范围还比较广,原交通局局长调任市交通局做副局长,林业局水利局两位局长年龄都大了,退到政协享福去了,物价局的赵局长因为儿子周克强的死,没能承受的了打击,现在是卧病在床,无法正常开展工作,也必须安排合适的人选去物价局主持工作,再加上部分乡镇班子不团结,农民上访的多,班子也需要调整,所以共涉及二十三人。

        因为是组织定好的,会议基本上没有出现以前那种为了提名而爆发的派系争吵问题。

        只是谁都没想到的是周成林竟然也在这次提拔之中,下放到浏阳河乡做乡长(浏阳河的书记韩安民调任交通局任局长,乡长提拔到港上乡任书记)。但是,在周成林的任用问题上,大家的意见还是发生了点分歧。首先发难的是党群书记林果南,林果南道:“小周的业绩的确大家是有目共睹,但是,他的资历也太浅了吧,才做副主任几天,就提拔,好象有些说不过去。再说,他是浏阳河人,根据干部回避的原则,小周去浏阳河不合适吧?当然了,我的话只做参考,具体怎样定,组织说了算,大家说了算。”林果南很不满意的停止了他个人的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