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7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52本章字数:2674字

        乔哓哓热情地邀请闫丙章和刘运动他们一伙到家里坐。

        这几年,周成武在外边跑,乔哓哓收拾家里,小日子越过越红火,特别是沙场开业,闫丙章白送给他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之后,小日子不仅是红火,而且是大火,像艳阳一样红火,房子也盖了,摩托车买了两辆,她和周成武一人一辆“新大洲”。现在,听说小叔子要断她的财路,她怎能不急?天还没亮,她就催着周成武去找周成林。

        闫丙章他们急,乔哓哓比他们还急,看大家没有进家的意思,她也不想进家,和他们一样,都是翘首以待,盼着周成武给他们带来好消息。

        他们终于见到周成武骑着他那辆崭新的“新大洲”从路口闪进来,他们欢呼着围上前去,他们感觉,周成武一定会给他们带来幸运,周成武就是他们的幸运天使。

        “新大洲”无力地向前滑翔几米,疲倦地停在众人中间。周成武愣了好半天,才取下头盔,僵硬地扶着“新大洲”,什么话都没说。众人也都耐心地等着,没有一个人打破沉默。到底还是女人沉不住气,乔哓哓焦急地问:“孩子他叔怎么说的?给开还是不给开?”

        “是啊,周书记怎么说?我们可都看你的了,六哥!”他们盼望着他们的拜把子老六成为他们沙石场的守护神,也都急切想知道他们的守护神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消息。一个年轻一点的急忙帮周成武把车停好。

        “完了,完了!什么都完了,成林是怎么都不同意。”他终于说出来大家都想知道但又最不愿意听到的话。

        “还有别的法吗?六哥,我们现在可都看你的了,你可是周书记的亲哥哥啊!”刘运动眼睁得像灯笼,比往常大出了好几倍。

        “成林已经说了,就是爹去,他也不会同意的。”说完,周成武沮丧地蹲在门前,也忘记了把自己这伙拜把子兄弟让进家里坐。

        闫丙章也看出,再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于是和周成武打完招呼,就往家赶去。看见闫丙章走了,这伙人立刻呼喇跟着闫丙章的屁股后面向闫集村赶去。

        周成林关于关闭沙石场的报告被刘一夫副县长直接提交到市长办公会上,分管环保的吴副市长很看重周成林的提案,二话没说就做了批示,坚决支持周成林的提案,让河阳县委县政府立刻酌情处理。

        河阳县委县政府在做了大量调研的基础上做出了批示,为了保护环境,为了保护陵山和浏阳河沿线的自然资源,要求沿山和沿河乡镇密切配合县矿产局和县河道管理局依法取缔辖区内沙石场,但在公告中补充了一条,各地方可根据实际情况酌情留下一两家,作为乡镇辅助产业,推动地方经济发展。

        但在浏阳河乡,周成林严格按照自己当初提交给县市的提案执行,勒令所有工作人员工作区书记村支部书记村长会同派出所工商税务部门,全部下去蹲点,依法取缔了辖区内所有的沙石场。

        采取行动的那天,市长孙少法正好在河阳调研,市长的车队正好赶上浏阳河的工作队出发,听说工作队是在依法取缔沙石场,孙少法来了兴致,主动要求去看看现场。李继敏没办法,只好命令车队停下来。市长孙少法县委书记李继敏县长刘世昌副县长刘一夫都在场。

        站在联心桥头,孙少法对周成林的举措给予了高度肯定,说周成林的做法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是为后人留下宝贵的财富。

        听到市长的肯定,刘世昌县长当场表示,回县里一定召开沿河所有乡镇的工作会议,重新布置,重新落实,让所有的乡镇都要向浏阳河学习,绝不能把这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活动流于形式,一定要把环境治理工作做扎实,落实到位。

        周成林的坚决彻底的确得罪了一部分人,他们恨死了周成林。

        他们怎能不恨周成林?沙里淘的可都是金子,但现在,周成林的一纸报告就断送了他们的“钱途”。

        在所有沙场老板当中,最恨周成林的是闫丙章,他没想到周成林一点面子都不给,之前的几任领导都待他如座上宾,惟有周成林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这是他恨周成林最主要的原因。他现在是浏阳河最能呼风唤雨的人,就像当初的何庆魁一样,是浏阳河乡官场之外的土皇帝,但他和何庆魁不同,他现在是工作区书记,他不能拿自己的政治前途开玩笑,他恨周成林,但他表面还不能表现出来,在周成武面前也不能表现出来,打断骨头连着筋,周成武和周成林是亲兄弟,他和周成武只是拜把子兄弟,说白了只是互相利用,用的时候是兄弟,用不着的时候臭狗屎都不如。

        他不光恨周成林,也恨周成武,这么多年,周成武白从他的手里拿去了几十万的好处费,原指望出了事他能顶得住,没想到,他一个回合都没撑住,害得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他怎能心安?他要知道会这样,当初就是把钱拿去买东西喂狗,也比送给周成武强,最起码狗会向他点点头。

        他恨归恨,但他有他的小九九,他不能重蹈何庆魁的覆辙,鹰没打着,反被鹰啄瞎了一只眼,周成林没弄掉,再把自己搭进去。他感觉周成林好像比当年的吴俊才后台还要硬,吴俊才直通县里,现在看来,周成林可是通市里啊。但是,让他坐以待毙,甘愿认输,他又不甘。他闫丙章不是个心甘的人,他有韧性,要是没有韧性,当年和何庆魁那一役他早就垮了,就是韧性支撑着他。报仇,报仇,一定要报仇!所以,他比以前更狠,比以前更狡猾,何庆魁倒了之后,他表面上面慈心和的,实际上,他变得比何庆魁的宝贝儿子何静安还心狠手毒,谁要是不听他的,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就是这样的人,吴俊才却视他为人才,让他做闫集村的书记。吴俊才调走之后,新来的书记又让他做陵山工作区的书记,他有预感,如果是别人来浏阳河乡做书记,他能做副乡长,但是却是周成林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穷小子来浏阳河做了书记,而且一来就跟他过不去。

        周成林刚来浏阳河的时候,他就送给周成林五万元,周成林不仅分文未收,反而严厉地批评了他,说如果再有下次,一定要拿他是问,撤了他的工作区书记。但周成林也给足了他的面子,没有把事情捅出去,让他改过自新。

        周成林忽视了一点,狗是改不了吃屎的本性的。

        闫丙章却不领周成林的情,认为周成林是在作秀,他不相信世界上有不吃腥的猫,他开始在周成林的办公室和宿舍附近蹲点,想抓住周成林的把柄。他就是用这样的手段让前任韩书记就范的。

        在周成林的宿舍附近蹲了半年的点,他却没逮到周成林任何把柄,虽然不少人去周成林的宿舍,但大多是兴高采烈地进去,灰头灰脸地出来,和他当初的遭遇一样。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他想去周成林的家蹲点,但是周成林家几乎不回家。

        后来,康小薇出现在周成林的办公室和宿舍里,他激动了好一阵子,他知道康小薇是什么样的女人,他也知道康小薇有什么样的手段对付男人。但是,他又空激动了一阵子,周成林和康小薇并没有制造出什么奸情,而且周成林好像还处处躲着康小薇似的。直到现在,他才死了这条心,停止了对周成林的跟梢,他没想到,他是魔高一尺,周成林是道高一丈,周成林有把柄,但他却逮不到。

        但是,他仍然不甘心,他挖空心思,终于想出了一个新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