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7章 不能再容忍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53本章字数:1129字

        周成林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他真的不想再让自己刚建立起来对王静的好感在这一转眼之间就流逝,他语重心长地告诫王静,让王静抓紧把钱还给人家。

        王静很委屈,感觉自己为这个家操劳这么多年却得不到一点的回报,七年来,周成林好像始终就没关心过自己,并且让自己跟着他受罪。

        好容易熬到周成林混个乡党委书记,本来认为自己终于熬出了头,但周成林从来没收过礼,并且也不允许她收礼。

        以前,她认了,她感觉自己能嫁给周成林就是自己一辈子的福气了。但是最近周成林很少回家,几个当初要好的小姐妹有事没事地总喜欢拉她去舞厅,在舞厅里看见别人纸醉金迷的生活,她不平衡起来,她越来越感觉自己不能就这样稀里糊涂过下去,把青春都给荒废了。她现在才想明白,原来生活还可以有另外的样子!

        前几天,一个小姐妹求她办点事,她打着周成林的幌子,一个电话,求到武思继那,武思继二话没说就给摆平了。

        小姐妹没少感激她,送给武思继五千元钱,又送给她五千。

        看见武思继心安理得的样子,她也没客气,就把钱留了下来。

        没想到竟然被周成林一阵劈头盖脸地训斥,她感觉周成林的告诫好像是一把利刃,刺得她心疼。

        她忽然有想哭的感觉,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周成林怔怔地望着王静,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他想等到王静安静下来慢慢再说,王静的确也很不容易。

        他转身走进洗手间打开热水器,之后站在淋浴器下洗澡。

        听着哗哗的水声,王静停止了哭泣,不知怎么竟觉得有一种冲动。

        过了一会儿,周成林洗完来到床上,或许是太累的缘故,他没有向她做任何表示,躺下就呼呼睡着了。

        王静睁着眼睛,听着他的呼吸声,心里便有一股怒火无处倾泄。她的心里升腾着一股委屈,觉得她不被爱,不被重视,不被需要,继而有一种愤怒。

        他凭什么如此轻视她的需要?

        虽然自己当初是有些对不住他,但这么多年自己牺牲的也够多得了。

        她的心不平起来,她感到愤怒,为周成林对自己的蔑视而感到愤怒,她甚至对那种呼吸声都产生了一种愤怒。

        她必须让他知道这种愤怒,她不想再忍下去,她感觉自己是要站起来了,他们已经有了孩子,他一定会顾及孩子,他是乡党委书记,他必须顾及自己的身份,她忽然找到发威的筹码。

        她啪的一声打开了床头灯,周成林感觉到了灯光的刺眼,便问:“怎么了,还不睡觉?”他知道王静的心理,他觉得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便翻了一个身又睡着了。

        王静觉得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一个女人的自尊心使她不能要求他,是的,她从未正面要求过他与她做。爱,她一味地容忍。

        现在,她不能再容忍了,她突然起身下地,跑到朵朵的房间里去。

        王静没有上朵朵的床,她坐在地板上,有一种自虐的意思。

        一个女人每到这种时刻,总是企图以自暴自弃的方式来引起男人的注意与怜悯,总是装得更加无助更加弱小,以此来向丈夫示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