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9章 天大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54本章字数:1739字

        曾经不可一世的何庆魁现在是一改往日那不可一世的风貌,穿戴朴素大方,完全一副农村小老头的打扮,他愧疚地看了周成林一眼,把脸转向一边。

        倒是周成林主动迎上前去,先和他打起了招呼:“怎么,不认识我了,庆魁叔?”

        何庆魁受宠若惊,急忙应道:“认识,认识,周书记……谁能不认识你啊?”说着话的时候,何庆魁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想当初自己是百般阻挠周成林和女儿的亲事,他怎么也没想到,当初一文不值的穷小子现在却成了浏阳河乡的一把手,他懊悔自己当初看走了眼,他怕周成林羞辱自己,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忙,周书记。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他在心里还有一丝担心,他怕周成林记恨自己,自己老了倒不担心,他怕周成林把火撒在儿子身上,所以,他不想招惹周成林。

        但周成林却不放过他,叫住了他。“庆魁叔,我们爷俩有一阵子没聊过了,我们聊聊好吗?”

        何庆魁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他忐忑不安地陪周成林坐在了路旁的一块石头上。

        周成林感叹世事的变化,当初那样不可一世的浏阳河乡的第一大能人现在竟然变成这样一个神情委琐的老人。

        他们聊了很多,聊了何庆魁过去的辉煌,聊了他现在的情况,临分手前,周成林真诚地对何庆魁说:“庆魁叔啊,我知道你是能人,我们浏阳河乡的建设还需要你出谋画策,发挥余热呢。”

        何庆魁感动得热泪盈眶,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个狗血喷头。

        何庆魁走出了老远,周成林又把何庆魁叫住了。这次,他是打听何婷婷的情况。从一见到何庆魁,他的内心就在涌动着,想知道何婷婷的情况,但一直开不了口。等何庆魁转身要走的时候,他终于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听周成林问起何婷婷,何庆魁老泪纵横,叹息道:“成林啊,都是大叔我对不住你,对不住你和婷婷。婷婷……婷婷她……她一直不让我跟你说……”说完,眼泪又掉了下来。

        周成林有一种不祥预感,催促道:“婷婷怎么了?大叔,您……您说啊。”

        何庆魁抹了把眼泪,断断续续地说道:“婷婷这孩子,苦啊,自己一个人带着娃过,都是大叔害的,大叔不是人,害的你们两个人不能走到一起。大叔不是人啊……”

        周成林满腹疑团地问道:“那江大明记者?”

        何庆魁继续说道:“不错,婷婷去省城那几年,是有个姓江的记者看上她了,但她为了忆忆,硬是没同意人家,她怕人家对忆忆不好,她怕忆忆受苦。姓江的记者追了她六年,去年她回河阳来,人家追到河阳,但她就是不答应人家。”

        周成林的脑袋中“嗡”的一声响起一阵炸雷,他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那忆忆……忆忆……”他忽然想起上次在河阳,何婷婷说忆忆六岁,当时他没在意,现在听何庆魁说到何婷婷一直没结婚,他忽然感觉忆忆……他不敢接着往下想。

        何庆魁抬起头,浑浊的双眼扫了周成林一眼,“你不知道?忆忆其实是你的孩子。”

        犹如一记炸雷在周成林的耳边响起,周成林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双手扳着何庆魁的肩膀,急切地问道:“何婷婷在哪?何婷婷现在在哪?”

        “婷婷从去年回来,她就一直没离开,一直住在她叔叔的老房子里,带着忆忆娘俩过。”何庆魁断断续续地把话说完。

        听完何庆魁的诉说,周成林二话没说,转身向家里奔去。回到家,开车就走。

        周汉章老汉追出老远,嘴中不住地唠叨着:“这孩子……”

        何庆军的老房子周成林知道,他陪何婷婷来过无数次,也就是在这座老房子,他拥有了何婷婷,也就是在这座老房子里,他们有了忆忆,也就是在这座老房子里,赵大军经受不住致命的刺激撞在路边的货车上而魂断天国,也就在这座老房子里,何婷婷承受不住心灵的压力而选择了逃离,一逃就是七年。

        七年了,何婷婷终于回来了,而且给自己带回来了一个天真可爱的女儿。

        他在回去的路上,不止一遍骂自己混蛋,何婷婷有了自己的女儿,自己竟然不知道,并且见到了自己的女儿,自己竟然不认识。

        骂完了,他接着又哭,他哭上天的不公,哭完了他又接着笑,幸亏在车里,没有人看见,否则路人一定会说他是神经病。

        在临近何庆军老房子的地方,周成林把车停在了路旁。

        他的心里矛盾重重,他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面对何婷婷,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面对忆忆。

        他是有家的人,他是有孩子的人。

        他还能给何婷婷幸福吗?他又能给忆忆幸福吗?王静该怎么办?朵朵该怎么办?

        所有的问题一起涌向他的心头,搅得他头昏脑涨,搅得他心神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