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5章 为了爱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54本章字数:4091字

        江大明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何婷婷非常感动。

        不光何婷婷激动,忆忆也非常高兴,在省城的时候,她就喜欢江叔叔,现在见到江叔叔,她闹着让妈妈和江叔叔一起陪她出来转转。

        也许是为了忆忆,她答应了江大明,和江大明一起来到滨河路。

        就在滨河路上,他们遇见了周成林,以至于周成林误会他们是夫妻,闹出了山上祝福的误会。

        那次,江大明对周成林的态度已经有所改观,但因为周成林曾经伤害过何婷婷,他对周成林的敌视还没有完全消除,当周成林要求宴请他的时候,他以回省城为由拒绝了周成林的宴请。

        和周成林分手后他没有立即回省城,而是留在河阳继续搞自己的采访,他采访的都是老百姓,通过老百姓对周成林的评价,他彻底地改变了对周成林的看法,再加上何婷婷也向他讲述了和周成林分手的缘由,他对周成林的误会完全消除。

        尤其当他得知周成林为了保护浏阳河乡的软环境不畏权贵,冲破层层阻挠关闭了沙石场的事之后,他被周成林彻底折服了,他回去后就以《时代的楷模,新时代的焦裕禄》为主标题,以《不畏权贵,为民请命》为眉标,以《记河阳县浏阳河乡党委书记周成林》为副标题在省报上写了一份通讯报道刊发在省报的头版头条。这可以说是他正面报道的第一个人物。

        另外,他还写了几篇报告文学,都是关于周成林治理环境,搞旅游开发,造福于民的事,每篇文章中都洋溢着对周成林的歌颂与赞誉。

        就在他回到省城不久,省报决定在榆阳设了个分站。

        听说这个消息后,他激动不已,为了能缩短和何婷婷的空间距离,为了能和何婷婷朝夕相处,他主动要到分站来发展。

        报社也感觉他是分站站长的最佳人选,就同意了他,让他来到了榆阳,并让他担任了分站的站长。

        江大明之所以选择到分站发展,一是为了何婷婷,二是想搞一个更大的新闻,他早就听说下边官场的黑暗,官匪勾结,官员充当黑社会的保护伞,他就想以此为题材,揭露基层干部的堕落腐化,用来引起中央的重视。

        现在,他的几个目的都已经步入正轨,基层官场的黑暗初见端倪,何婷婷也好像逐渐接受了自己,只不过还没承诺罢了。

        江大明知道周成林的事是在周成林出事后的第二天,他是听圈内的朋友说的。

        听说周成林贪污受贿,纵容亲属收受钱财,江大明怎么都无法相信。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周成林已经被市县联合调查组立案调查了,而且调查组已经查实,周成林的妻子和哥哥的确收受了他们的好处,所以,他又不能不相信。

        而且,贪官伪装清廉蒙蔽老百姓的事数不胜数,他采访的就不下十人,有的人就是善于伪装,甚至伪装得比周成林还清廉。

        他曾经在监狱中见过的一个贪官就是那些人当中的代表。在事发之前,那个贪官一直衣着朴素,处处装出一副清正廉洁的样子,就连他最亲爱的姐姐向他借钱的时候,他也摆出一副穷困潦倒家无分文的样子,说自己没钱,最后从同事的手中借来了一千元钱给姐姐,把姐姐打发回了老家。为此,他赚取了不少的好名声,也是因为他清正廉洁,才一路飙升升任到副省级干部。最后还是因为一个小偷在他家中偷盗落网咬出其家中藏有巨额财产,才引起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的注意。就是这样的人,贪污受贿了几百万,不是检察机关法眼识破其伪善的面纱,出利剑斩断其伸向国家和人民的黑手,其现在还在逍遥法外,继续蒙蔽人民的眼球。

        所以,听到那些谣传后,他对周成林刚刚建立起来的好感瞬间发生了动摇,怀疑周成林也是伪装清廉,怀疑浏阳河乡老百姓受到了周成林的蒙蔽。

        为此,他决定以此为素材做个专访。于是,他从榆阳赶到了河阳。

        江大明赶到河阳县反贪局的时候,值班人员开始不让他进。

        被迫无奈,他只好亮出记者证。当他亮出记者证之后,值班人员马上跑进去向调查组组长周其做了汇报。

        周其听说省报大牌记者江大明来了,立刻迎了出来,把江大明让到办公室,又是倒茶又是敬烟的,态度尤其的热忱。

        江大明和周其虽然只有数面之缘,但他也知道周其不是什么好人,对周其之流的干部,他一向很鄙视,他不想和他多说,他应付了几句就直奔主题,提出来要见周成林。

        周其面露难色,道:“江站长啊,你不知道,周成林的事牵涉面太广,在没落实清楚之前,我们可不敢让您接近他,因此,我只能让您失望,也希望您能谅解,不过,您要见他也行,得找我们的领导,只要领导发话就行。”

        江大明知道这是他的托词,而且也是实情。一般情况下,像周成林这样没落实清楚的嫌疑人员,是不能随便让人探视的,以免串供。记者也不可以,除非有特殊审批。所以,他没有再难为周其,也没有再去找其他人,而是有话无话的和周其闲聊起来,想通过闲聊从周其的口中探询点有关周成林的消息。

        周其不是傻子,他马上看出了江大明的目的,把话岔开了,竟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江大明见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只好偃旗息鼓,提出了告辞。

        走出反贪局,他准备去何婷婷那,顺便把周成林出事的消息告诉何婷婷,于是,他就给何婷婷挂了个电话,说自己就在河阳,马上赶到她的住处去见她。

        何婷婷接江大明电话的时候还正沉醉在小说的情节中,就在那时候,江大明的电话打了进来。

        电话挂了时间不久,就听到汽车的鸣笛声。

        何婷婷知道江大明到了,她的心里竟然莫名其妙地跳动起来。

        对于江大明,她不知道是欢迎还是不欢迎。

        欢迎?她又能向江大明承诺什么呢?不欢迎?她又渴望他的出现。

        大门打开后,一个十分高大的男人出现在她面前,他伸出宽大的手,很轻很轻地握了握她细软的手,双眼充满激情凝视着她,那眼神像火焰一样热烈,几乎要把她融化。

        她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她已经不再是少女,似乎失去了羞涩的权利,但在江大明面前她却莫名其妙地羞涩起来。她心跳加速,慌乱地把他让进院子,轻声问道:“今天怎么有空?”

        江大明笑着答道:“今天怎么不能来?”说完,睁大了双眼继续审视着她。

        她转过身子,他的声音在她耳旁幽幽响起:“我想你了,想来看看你。”

        她一阵激动,她真想扑进他的怀里。但她没有,她忧伤地说道:“大明,别这样说,好吗?我已经失去了这个权利,更多的时候,我喜欢安安静静地带着忆忆两个人生活。我真的不再想别的,请你忘记我,好吗?”

        他靠近她,温柔地说道:“婷婷,我不逼你。请你相信我,我是爱你的,我会真心地照顾好忆忆,请你相信我。当然,你也不用急着答应我,我会等,等你相信我,等忆忆能接受我之后再答应我。”

        她的心被他的话猛烈地打动了。一阵温暖的情感慢慢地漫过她的心头,但她必须控制自己的情感,必须坚持住。

        何婷婷默默地坐到椅子上,江大明也取过一张椅子坐在她对面。

        沉默了一阵子,江大明突然抬起头,说:“婷婷,还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希望你能挺住。”

        何婷婷道:“什么事?你说吧,我能挺住。”

        “周成林……周成林他……”江大明嗫嚅着。

        “周成林怎么了?”何婷婷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关切地追问道。

        看见心爱的女人对别的男人关切的神情,江大明内心说不出地酸楚,但他不能表现出那种小家子气。他继续说道:“周成林出事了,听说是收受贿赂,纵容亲人非法收受他人钱财,还有……还有作风不正,乱搞男女关系……”

        “不可能……”她粗暴的打断江大明的话,陌生地盯着江大明,她误会了江大明,以为江大明因为得不到自己而由爱生恨,从而迁怒于周成林,编出无中生有的假话,让自己离开周成林,忘记周成林,她忽然感觉眼前的江大明是那样的可憎可恶,庆幸自己没答应江大明。她却不知道自己其实冤枉了江大明。

        江大明看出何婷婷的变化,看出何婷婷的疑虑。急忙解释道:“你别急,真的,我刚从县反贪局过来,周成林他现在正在接受调查组的审查。”

        何婷婷这才知道江大明说的是真的,自己冤枉了人家,心中升起一丝歉意,但马上又被对周成林的关心而取代,内心再也无法平静,像棉絮一样混乱,痛苦到了极点。但她在江大明面前不能表现出来,虽然她没有向江大明承诺什么,但毕竟周成林有妻子,有孩子,自己对周成林的关心又能算什么呢?算爱情吗?自己又不是周成林的妻子,现在连情人都不是。亲人?也不是。友情?算友情还能勉强说得过去。

        但是,她和周成林的关系又高于友情,他们有夫妻之实,而且她有了周成林的孩子,伤害了周成林就等于伤害了自己,甚至比伤害她自己还让她牵肠挂肚。

        江大明能看出来何婷婷内心的痛苦,何婷婷的痛苦就是他的痛苦。他一直深爱着眼前的女人,虽然何婷婷没有向他承诺什么,但他仍然是义无返顾地追求着何婷婷,他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现在,何婷婷之所以没答应自己,是因为周成林横在他们中间。从这点讲,他希望周成林出事。但他是善良的记者,记者的良知让他不能这样做,他努力地安慰何婷婷:“何婷婷,别慌,我相信周成林是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

        其实,他也不敢肯定周成林是无辜的,他只是为了安慰何婷婷。

        何婷婷知道官场争斗的残酷,他也知道周成林生性善良。这些年,她最担心的就是周成林的秉性,现在,周成林真的出事了。

        按说,她现在可以置身事外,但她就是放不下周成林,爱情的力量或许就是这么伟大。但在江大明面前,她还不得不故作平静。

        透过她脸部的神情,江大明能读懂何婷婷内心的世界,他惨然一笑,酸楚地说道:“你在担心周成林,是吗?”

        她没说,双眼无神地扫向门外。

        他的心里更加凄惨,但他是男人,必须表现出男人的伟岸和大度,继续道:“是吧?别担心,我不会吃醋的。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也理解你们曾经拥有的感情。”

        她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他的问话。

        “我知道你现在想见周成林,是吗?”江大明酸楚的问道。

        她还是点了一下头,没说什么,她又能说什么呢?

        他沉默了一阵,道:“要不这样吧,等一阵子我想想办法,安排你去看看周成林。”

        何婷婷幽幽道:“现在能行吗?”

        “现在不行,我刚才以记者的身份去过了,他们都不让我进。我就是从那来的,任何消息也没打听到。你看这样吧,我先回榆阳,到榆阳看看情况再说。不过,你放心,周成林只要没做违法乱纪的事,是不会出事的。”江大明安慰何婷婷道。

        “嗯。”她算是做了回答。

        目送着江大明远去的汽车,何婷婷的泪水夺眶而出。有伤心的泪水,也有愧疚的泪水,还有感动的泪水。她为周成林而伤感,为自己对待江大明的态度而愧疚。

        江大明是那样地爱着她,她却一次又一次拒绝江大明,伤江大明的心,她也为自己拥有两个优秀男人的爱而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