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6章 致命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54本章字数:3089字

        为了周成林的事,刘星辉也正在四处奔波着。他既是为周成林奔波,又是为自己奔波。

        如果周成林真的倒了,他在浏阳河的投资将承担巨大的风险,浏阳河乡很可能和他终止合同,他将落个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血本无归的下场。

        当初,他来浏阳河投资的时候奔周成林来的,认为有周成林浏阳河乡的党委书记,是浏阳河乡的一把手,只要有周成林在背后支持,任何人都无权干涉。所以,他当时忽视了汪思继这个二把手的存在,没怎么把汪思继放在眼里。

        让他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周成林出了问题,浏阳河的工作临时由汪思继全面主持。

        汪思继因为恼怒他当初的蔑视,开始对他报复他,制裁他,以乡党委政府的名义通知他让他立即停止在陵山上的所有项目。

        听说让工程停工,刘星辉心急火燎,停工一天就是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的损失,一个月不用,他就要遭受到巨额的损失,甚至是破产。

        虽然他和浏阳河乡政府是签了合同的,单方面毁约是由毁约方承担全部损失,但是和政府打官司是要付出代价的。鉴于如此,他不想和政府打官司。

        他也不能撤资,他看中的是陵山优厚的旅游资源和发展势头。他一旦撤资,陵山开发可能马上花落他家。因此,周成林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对他来说无异于当头一棒,遭到了致命的打击。当前,他最大的期望是周成林没有任何问题,马上就能出来,马上就能回到浏阳河。

        但是,从各方面传来的信息,都对周成林不利。

        他开始恐慌起来,开始不分昼夜,四处奔波,托关系,走后门,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办法把周成林给弄出来。既是出于友情,也是为了他的项目。

        他首先找到了李继敏。

        李继敏一脸的无奈,两手一摊,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根据他多年在官场跌打滚爬中所总结的经验,周成林的问题不是普通的违法乱纪问题,很可能是一场残酷的政治斗争。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一个精明的政治家最好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静观其变,虽然他是县委书记,是河阳县的主宰,他也不敢轻易插手周成林的事。因为周成林是他一手提拔重用起来,周成林一旦有问题,他难辞其咎,再说,提拔重用周成林的时候,他是从刘星辉的手中收受过好处的,在此关键时期,他必须保持冷静,甚至是低调,否则汪思继让刘星辉停工的时候他就干涉了。

        正因为如此,他准备袖手旁观,但还得保证周成林不出事。

        于是,他把事情推到市里,让刘星辉到市里找人,他的理由是,吴俊才是市反贪局局长,跟他这个县委书记是平级的,他无法和吴俊才分庭对抗,要想压倒吴俊才,要想让吴俊才就范,必须市里人出面,而且不是一般的市里人,最起码要是市委书记市长或者市分管领导……

        刘星辉是一点就透。

        他也清楚,问题闹大了,李继敏也只能寻求自保。要想让吴俊才就范,必须是能掌控吴俊才前程和命运的人,在榆阳,能够掌控吴俊才前程和命运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也就市委书记市长分管书记以及市委组织部长,只有这些人出面才能让吴俊才就范。

        虽然纪委反贪局有独立行事的权利,但是他们必须看主要领导的眼色行事,主要领导让他们查处谁,他们才敢查处谁,主要领导让他们放过谁,他们就得放过谁,否则的话,他们自身难保,就别想在原来的位置上继续待下去。

        在这些人当中,他唯一能找的也就是市长鲁金山。他虽然是榆阳市的著名民营企业家,能直接通到市长那,但是让市长帮一个腐败分子说话,自己还是没有这么大的能量。他想来想去,决定再次找左慧。

        左慧虽然不是市长,不是书记,也不是分管书记。但她是市长的儿媳妇,她出面就相当于市长出面。(前段时间,省委对榆阳的干部进行调整,孙少法调离榆阳,鲁金山接任市长一职)

        这几天,对左慧来说,是她人生中一次最为重要的人生拐点。就在两天前,在她公公的斡旋下,她顺利继任了老主任的职位,荣升为市妇联主任。

        已经荣升为市妇联主任的左慧可以说是春风得意。

        年纪轻轻的就成了正处级干部,进入市委委员的行列。她觉得,在这个位置上再干上个三年五载的,做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甚至进省委都有可能。

        这几天她一直心潮澎湃,暂时忘记了所有的烦恼忧愁和不快。爱情友情真情的亲情都被权势所代替,在她眼里,只要有权势,比什么都强。

        虽然丈夫不能让她做女人,但公公让她做了女人,并且让她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力,一个个看似高傲的男人,还不是被她任意驱使。所以,她满足了。

        但是,每次回到家里看到丈夫痴痴的傻笑,每次躺在公公的身下刺激而又紧张的偷欢,她都内疚,都恐惧,都感到屈辱。这时候,她都想到周成林,她幻想着,她身上的男人是周成林该有多好。但身上的男人却是她丈夫的父亲,自己的公公,这是乱伦,这是耻辱。但是,她是正常的女人,她需要男人的滋润,所以,她也就顾忌不了乱伦还是耻辱。

        刘星辉找到她并告诉她周成林被调查组隔离调查的时候,这个要强的女人一下子变得虚弱起来,虽然她关闭了所有的空调,她还感觉到冷,是一种由里到外的冷。

        她开始在办公室里烦躁不安。

        刘星辉交给了她一个难题,一个她几乎解决不了但还必须解决的难题。

        她到现在对周成林还有割舍不断的情感,她幻想着周成林还爱她,做自己的秘密情人,所以,她努力为周成林做了一件又一件事情。她调动了所有的关系帮周成林做上乡镇党委书记的职务,当然她也从刘星辉手中得到了好处。虽然周成林没有向她做任何表示,但是她还是因为能为周成林做事而欣慰。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周成林会出事。

        周成林的问题把她推入到了一个万难的境地中,这件事情凭她的努力是无论如何也解决不了的,因为周成林牵涉到贪污受贿,干部贪污受贿是大事,不是一般人所能通融的。但是,她爱周成林,她必须保全住周成林,必须想办法把周成林从调查组手中能弄出来。

        为此,她想起了公公,这事情只有她公公出面才能摆平,她公公是市长。现行的机制是,纪委反贪局有调查违纪干部独立行事的权利,但是他们的行动必须受党政一二把手的干预,党政一二把手让他们调查,他们才敢调查,党政一二把手不让他们调查,即使对方真的犯下了滔天大罪,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对对方采取行动。所以,只要他公公出面,只要她公公肯帮周成林,吴俊才绝对不敢继续抓住周成林的问题不放,即使周成林真的有问题,他们也不敢再对周成林怎样。

        关键是她的公公肯不肯出面,会不会替周成林出面。

        但不管怎样,她都准备找公公试试。

        她想起公公正好今天从国外考察回来,她拿起桌上电话给公公打了个电话,问公公什么时候回家。

        接到儿媳妇的电话,鲁金山很兴奋,他心情愉悦地告诉儿媳妇自己已经回到了市政府,现在就在办公室,但晚上回家可能要晚些,因为康隆集团的老总康隆说好要给他接风洗尘。

        听说公公已经回到了市里,左慧装作很兴奋的样子,撒娇道:“今晚早点回家,好吗?”

        鲁金山道:“有事吗?”

        左慧道:“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人家想你嘛。”私下里,她跟公公说话很放肆,他们也达到了放肆的程度。

        但在众人面前,鲁金山不能放肆,他对着部下自圆其说:“一个老朋友。”说完,继续和部下交流这次考察的体会。

        挂了电话,左慧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反复考虑该如何向公公开口。

        就在这时候,鲁金山打电话来告诉她,说自己参加完康隆集团安排的宴席还有重大活动,所以,他准备提前回家,让左慧先回家准备好。

        听说公公要先回家,左慧立刻把工作向部下做了部署,部署完后就匆匆地向家中赶去。

        为了实施自己的计划,让鲁金山出面帮她把周成林弄出来,她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想要借这个机会再给公公下场“毛毛雨”,让他无论如何帮忙把周成林给弄出来。为此,她专门安排那个反应迟钝的保姆回乡下去给准备点土特产,家里只有她自己和那个没有任何情感和思想的男人鲁小强。

        鲁金山一进门,左慧就扑上前去,搂着他的脖子撒娇说:“你这次出去这么久?人家都想死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