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8章 情敌相见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54本章字数:3124字

        王静心里一阵酸楚,慢腾腾地走出反贪局的大门。

        在反贪局的门口,王静遇见了孟茹。

        孟茹是来探视周成林的。

        孟茹一见到王静就哭了,不住地问王静:“嫂子,成林哥怎么样了?他……他没事吧?他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啊?”

        自从爹死了之后,孟茹就把周成林当成了她最亲近的人,她还等周成林出来帮她找工作,从周成林进去那天起,她就三天两头朝反贪局跑,希望周成林早一天出来。今天,见到王静出来而周成林还没有出来,她更加替周成林担忧,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

        王静也一直把孟茹当成妹妹看待,她不断地安慰着她:“别哭了,小茹。你成林哥不会有事的。”

        等小茹安静下来之后,她又安慰了小茹几句,就告别了小茹,向家里赶去。

        被关进反贪局这么长时间,她不知道家里怎样不知道儿子怎样?她想家,也想儿子,她还要救周成林。现在,她是那样的后悔,她后悔自己害了周成林,所以,她必须救周成林。但怎样救成了她一块心病。她想来想去,她感觉目前最关键的是先找刘艳,只有刘艳才能说清楚所有的一切。

        她用路边的电话给刘艳打电话,刘艳一听到是她的声音,马上挂断了电话,等她再打的时候,刘艳就是不接,最后,人家干脆把手机关了。

        她无助地放下电话,转脸失魂落魄地向家里赶去。她没走出两步,摊主叫住了她,摊主是向她要打电话的钱。

        她摸了一下口袋,傻眼了,她刚从反贪局出来,身上没有一分钱。

        正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向摊主解释的时候。一个人替她付了电话钱,等那人转过脸来,她才看清站在眼前的人竟然是何婷婷。

        何婷婷也是专程出来打探周成林的消息的,却在这里无意中遇见了王静。看见王静没钱给人家的尴尬相,她主动走过来,帮王静付了电话钱。

        两个曾经是情敌的女人,现在却是出奇的友善,她们互相观望着。

        何婷婷理解王静的窘态,请她到一家茶社坐下,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何婷婷急切地打探着周成林的消息,王静也没有了吃醋的意味,把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了何婷婷,还不断地安慰着何婷婷,让何婷婷别替周成林担心。

        其实,她心里何尝不担心?对于周成林的情况,她一点也不清楚。她只能告诉何婷婷,周成林可能一时出不来。说到最后,她伤心地趴到何婷婷的怀里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都怨我,都是我害了周成林。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何婷婷一边安慰着王静,一边也在努力的思索着营救周成林的办法。其实,她比王静还难受,但是她不能哭,现在不是自己哭的时候。

        之前,她和江大明也想了很多办法,但一个又一个办法都被他们自己否定了。最后,还是江大明脑子开阔,他想到了吴俊才。他说,只要吴俊才出面,周成林的问题就很容易解决了,因为吴俊才虽然不是调查组组长,但调查组的人都是市反贪局的,他这个局长出面应该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但谁出面去找吴俊才呢?又成了摆在他们面前的一大难题。

        想到这一点,江大明决定先回榆阳找朋友,让朋友帮忙看看能不能说服吴俊才了。

        江大明走后,何婷婷把忆忆送到少年宫。

        在回来的路上,她满脑子都是周成林的事,她想去反贪局打探一下情况,就在这时候,她看见王静没钱给人家,人家不让王静走的局面。她赶紧走上前去,帮王静把钱还给了人家。

        现在见到了王静,何婷婷一下子找到了灵感,他忽然想到了说服吴俊才的最佳人选。这个最佳人选就是王静,因为何婷婷知道王静是吴俊才的妻侄女,世界上哪有姑父不帮妻侄女的。但是,她却不知道王静和吴俊才之间的恩怨情仇。

        听何婷婷说让自己去找吴俊才,王静沉默了。她也知道,找吴俊才是救周成林的唯一机会。但是,她想到吴俊才那色眯眯的眼神就恶心。但在何婷婷面前她又能说什么呢?她含糊不清地搪塞道:“好吧,让我想想。”

        何婷婷不知道王静内心的痛苦和遭遇,也许是出于对周成林的关心,她半是指责地说道:“这还有什么好想的,他是你姑父,你是他侄女,既然是一家人,那还有什么话不好说的啊?你再不找他,成林哥……周成林他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啊?”她说完后才发觉自己的失态,赶紧调整了一下说话的语气,她本来喊的是成林哥,但喊出来之后,她又怕王静多心,急忙改成周成林三个字。

        王静根本没注意何婷婷称呼上的变化,她一心想的还是周成林的事。事情都是自己惹的,自己必须想办法把周成林弄出来。何婷婷说的对,现在不能再有什么顾虑了,她唯一能找的,也只有吴俊才一人。但是,她就是不想见到吴俊才那令她恶心的眼神。

        想到这,她有气无力地告诉何婷婷道:“让我想想再说,好吗?何婷婷妹子。我得先回家看看朵朵……”提到朵朵,她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向地上洒落。

        看着王静远去的背影。何婷婷的心也在流血,既是为周成林而流,也是为朵朵而流。就在昨天,她去了一趟何家寨,专门去了周汉章老汉家。在周汉章老汉家,她看见朵朵不住地哭喊着“爸爸,妈妈。”周汉章老汉老两口也陪着孙子不断掉眼泪。

        看见一家人的凄惨劲,何婷婷的心像被刀扎一样。她安慰了老人两句,就赶紧逃走了,老人痛苦的样子让她看不下去。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看着吴俊才这条线,王静却不找。她一边往回走,一边在心里琢磨着这件她永远无法想明白的问题。

        王静和何婷婷分手后直接回到了何家寨。

        看见妈妈突然出现在眼前,刚刚平息下来的朵朵又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一头扑进王静的怀里,泪水汹涌而下,声嘶力竭地叫喊着“妈妈”,那凄厉的叫声让在场的每个人都有心碎的感觉。

        一家人都围着王静不断地抹眼泪。

        是啊,事情对老人来讲实在是太残酷了。一下子被“逮”了两个儿子和一个儿媳妇    ,老人真的无法承受得住如此的打击。好在孙子在他们身旁,他们必须支撑着,他们不能倒下。

        现在儿媳妇回来了,他们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周大妈头脑一阵昏厥,整个人像散了架一样,无力地跌落在大门旁。

        好在周围都是人,众人七手八脚地把老人扶起来,拍的拍,捶的捶,老人半天才从昏厥中苏醒过来。

        老人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儿子呢?”她这时候才发现,回来的只是儿媳妇一个人,儿子还没回来。

        王静嗫嚅着:“他,他还没出来。”另一旁的朵朵,看见奶奶的样子,哭得更加厉害起来。

        周大妈听说儿子还没回来,无力地抬起头,盯着天,道:“造孽啊,怎么会这样?”

        周汉章老汉倒平静了很多,安慰老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孩子还没出来,你可要顶住啊,你顶不住,孩子再不出来,那可……”老人说不下去了。

        周大妈一激灵,竟然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无力地唏嘘道:“是,我得挺住。我相信我儿子不会出事的。”说完,在众人的帮助下,又坐到了板凳上。

        大儿子女儿听说娘出事了,也都赶了过来。直到周大妈没事了,他们才把心放到肚子里,马上又围到王静旁边,急切地打听着弟弟的消息。

        看见一家人的样子,王静羞愧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她是那样的后悔,在心里不断指责自己,指责自己害了周成林,害了这一家人。她再也呆不下去了,她把朵朵交给姐姐,让姐姐和嫂子帮自己照顾朵朵,自己准备去找吴俊才。她现在再也没有别的门路,她必须去找吴俊才。只有找吴俊才,她才能救出周成林。

        再说,她自己也不想呆在牢里一辈子,她知道自己的罪行,等问题落实清楚了,周成林或许没问题,顶多是管教家属不严,但她是不行的,她不想坐牢,毕竟她才三十岁。

        朵朵这次很听话,看见妈妈走了,竟然没哭。

        王静赶到吴俊才家的时候,吴俊才还没下班,只有姑姑王英在家。

        王英听完王静的哭诉后,马上给吴俊才打了电话,说王静来了,让吴俊才抓紧回家一趟。

        时间不大,吴俊才就赶了回来。

        吴俊才一进家门,看见沙发上坐着的王静,心里暗暗得意,在心里说:“贱货,你到底来了,我估计你也该来了。在‘天上人间’你不是拒绝我吗?你竟敢拒绝我,敢拒绝我的女人还没有呢。拒绝我,好嘛,那我们就来比试比试本领,我就不信你不会老老实实地躺在我的身子下边!我就不信你能躲得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