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1章 离婚协议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54本章字数:4303字

        经过这一波折,周成林什么问题都看明白了,他叹了口气,道:“别说了,我好累,我现在想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说完,澡也不洗,自己先回里屋睡了。

        看见周成林的样子,王静伤心地哭了。她并没有怨周成林,她恨的是自己不争气,恨自己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周成林的事,恨自己的命苦。

        第二天刚吃过早饭,刘一夫副县长就打电话给周成林,让周成林到自己的办公室去一下。

        失去职位的周成林,本来打算在家好好休息一阵子的,他想等二哥周成武和妻子王静的案子彻底结了再找领导谈工作的问题。没想到自己刚从反贪局出来,刘一夫副县长就找他了。

        他和刘副县长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他们已经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他接受审查期间,刘一夫副县长看了他很多次,也说了很多勉励的话,虽然是小事,但周成林却非常感激刘一夫副县长。另外,周成林也很敬佩刘一夫副县长的为人和能力。所以,刘一夫副县长找他,他不能不去。于是,他和王静说了一声,就向县政府赶去。

        刘一夫找周成林是同周成林谈他工作的事的。

        当初县委决定调整浏阳河班子的时候,刘一夫就竭力反对。

        当时,他以常务副县长的身份强烈要求浏阳河的班子调整要缓一缓,坚持等周成林的问题落实清楚后再对浏阳河班子进行调整。

        由于某些人居心叵测,事先做了大量的工作,他孤掌难鸣,最终没能驾驭的了会场的形势。

        再加上一向支持周成林的李继敏这次也没表态。李继敏之所以没有明确表态是因为他知道自己马上要调离河阳,他不想再参与到河阳的派系争斗中,他准备保持中立。所以,整个会议由即将接任县委书记的刘世昌主持,确切的说是把持。

        既然大家伙都知道了李继敏要调离,也都知道了刘世昌将顺接李继敏的职务,成为河阳新一任的领导核心。

        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所以,常委中大多数人都转到了刘世昌的一边。即使不明确表态的,也干脆保持缄默,谁也不帮,所以,刘一夫成了孤家寡人,没有一个支持他的,他虽然坚持保持意见,但浏阳河的班子最终还是调整了。

        现在周成林出来,而且调查组也已经查实周成林的确没有任何问题,刘一夫对于周成林的遭遇倍感同情。

        但同情归同情,他也没办法,毕竟,他只是副县长。领导决定了的事情,作为副职的他必须无条件执行,即使他知道领导是错误的,有时候他也必须唯心地按照错误的方案执行。这就是官场,官场就是这样的,要不,你就别在官场上跌爬。

        从周成林被隔离检查那天起,刘一夫就意识到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政治阴谋,看清楚了这一点,他也想帮周成林,但他无从插手,因为周成林的对手计划得太周密,甚至做得天衣无缝,做得让所有的证据都不利于周成林,做得就跟所有的事情都跟周成林做的一样。因此,他也曾经怀疑过周成林,怀疑周成林真的参与了受贿,所以,刘世昌要动浏阳河的班子,他虽然打心里反对,但他最终没敢坚持下去,只好保持意见。

        现在落实清楚了,周成林真的是无辜的。他感觉他很对不起周成林,他有必要帮周成林一把,所以,他打电话给周成林,是想和周成林商量周成林的工作的。因为浏阳河已经有了书记,周成林不可能再回浏阳河了。所以他想知道周成林的想法,他想替周成林向领导反映,给周成林一个合适的去处,还周成林一个公正的说法。他知道,周成林刚从反贪局出来,有好多话不方便说,有很多话周成林也不能说。做为朋友,他有义务帮周成林一把,周成林一走进他的办公室,他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但周成林谢绝了刘一夫的好意,周成林道:“谢谢刘副县长对我的关心,说想法,我又能有什么想法呢?我辜负了组织对我的信任,我也没管教好我的家人,他们犯了这么大的错误,我愧对组织。”

        刘一夫感慨道:“世事难料,这怎能怨你?他们的事,与你没关系。周成林啊,不是我批评你,这么点打击你都受不了,怎么能行呢?”

        周成林也非常诚恳地对刘一夫说道:“真的,从反贪局出来,我感觉好累。我想等王静和二哥的案子结了再说,您看好吗,刘县长?”这次,周成林没喊刘一夫刘副县长,很是直接喊刘县长,言语中充满着感激之意。

        刘一夫一想也是,于是道:“好吧,既然你想休息一阵子,就在家里休息一阵子吧。不过,只要你想回来工作,和我说一声,到时候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找我好了。另外,小王和你二哥成武的事,我也会帮你想办法的,能减轻处罚尽量减轻吧,再说,他们也是初犯,我坚持的原则是,干部也是人,也会犯错误的,我们要容许他们改正错误,只要改正了错误,他们仍然是好干部,小王和你二哥也一样,所以,你要相信他们,我们大家伙都要相信他们,争取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对于刘一夫的话,周成林非常感激。听得他热血开始沸腾起来,他突然想向刘一夫表态马上回来上班,但考虑到浏阳河他是回不去了,心情又黯然起来,他又和刘一夫说了些表示感谢的话,就告辞了。

        出了刘一夫的办公室,周成林想去拜访李继敏,他感觉既然来了,就要向李继敏汇报一下自己的思想。

        到了李继敏的办公室,才知道李继敏出去了,不仅李继敏,刘世昌也一起出去了。

        周成林感觉这时候也没有拜访其他人的必要,就出了县委,向家赶去。

        周成林打开他那熟悉的家门时,看见朵朵正单独一人在吃劲地爬他那红色的塑料滑梯。

        王静则满脸泪痕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朵朵玩耍。

        按理说孩子太小,每次向上跑的时候都要靠大人的帮助才能爬上去,但王静现在的确没有心情。

        周成林也知道此刻的王静没心情,否则这时应该是她小心翼翼地扶朵朵上去,然后再绕过来在底下接着,鼓励孩子欢叫着滑下来。想必她的心里还在想着案子,哪来的心思哄孩子呢?

        周成林看到了儿子撅着小屁股,小脸憋得通红,想上怎么也上不去的着急表情,心里禁不住一阵酸楚。

        正在这时,孩子一抬头看到了他,“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嘴里大声喊着:“爸爸爸爸”这一声爸爸叫得周成林的心都碎了。他赶紧跑过去,扶孩子跑上去,然后再绕过来在底下接着,几个来回之后,朵朵就开始乐了起来,还不时地搂着他的脖子亲一下。

        自从周成林进家门起,王静一直保持着最初坐沙发的姿势,一动不动。唯一的变化就是她两眼中开始源源不断地淌出泪水,那泪水似两条溪流一样落下,把她的胸襟前湿成了一片。

        周成林抬头四处望了望这个曾经无比温馨的小家,没想到短短的一个多月就显得冷锅冷盆,凄凉得很。

        茶几上,一碗吃剩的方便面摆在那里,里面还有半个没有吃完的荷包蛋,上面居然还落了一只令人恶心的绿头苍蝇。

        不管怎么说,王静之前是个贤惠的女人,以前的日子里,他们的小家从来没有如此的腌臜过,天天都被她打扫得一尘不染,无比洁净。而今,这巨大的反差让周成林觉得生活真是残酷,它可以把一个人一个家庭,破坏得面目全非,体无完肤。

        周成林无声地坐在王静的对面,从包里取出一支烟,拿起茶几上的火机,打着火,点上。

        一个多月接受检查的日子里,让他沾染了抽烟的恶习。

        对于一个官运亨通前途无限光明的干部来说,检查意味着什么?检查意味着前途泯灭,意味着政治生涯的结束,意味着从天上人间坠落到人间地狱。周成林虽然知道自己没做过亏心事,虽然始终坚信自己是清白的,但是无休止的调查写检查也搞得他筋疲力尽,心灰意冷。所以在被调查期间,他沾染了抽烟的恶习,借烟销愁。好在寇天民相信他是被冤枉的,还能破例照顾他一下,对于要烟要火这点小小的要求,寇天民尽力满足他。

        王静心事万千,周成林也是心潮澎湃,他没想到人生会变化这么大。

        一个月前,他还在浏阳河乡党委书记的位置上踌躇满志,意气风发,春风得意。没想到一个月之后,他竟然从书记的宝座上被人拉下来马,什么都不是。

        好在浏阳河的老百姓相信他,寇天民相信他,刘一夫副县长相信他,何婷婷江大明他们相信他,当然,还有好多人相信他,这也是他引以为豪的,这也是他坚持到最后的原因。

        幸运之余,他又遗恨万分,他没想到自己的亲哥哥和妻子竟然背着自己做了那么多为人所不齿的勾当,他也知道,自己的确太对不起王静,是自己对不起王静在先,但是,王静也太令自己失望了……

        他们彼此静静地坐着,谁也没有去打破寂静,谁也不想去打破宁静。

        朵朵根本不知道大人之间的烦恼,还在那里自由自在地玩耍着,在沙发上爬上爬下的,不时地叫一声爸爸,再叫一声妈妈。

        王静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母亲的哭声惊动了朵朵,朵朵抱住妈妈的大腿也大声地哭了起来。

        周成林无力地熄灭烟火,把儿子搂在怀里,安慰道:“朵朵乖,朵朵听话,朵朵不哭。”安慰着朵朵,实际上他的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

        朵朵终于不哭了,趴在爸爸的怀里,不时地瞅着爸爸和妈妈。

        王静也停止了哭泣,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书桌前,抽开抽屉,从抽屉里取出一张纸,递给周成林。

        周成林接过纸条,展开一看,他的大脑一阵昏眩,王静给他的竟然是离婚协议书。

        他盯着王静,迷惑不解,诧异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静忽然又哭了起来,不断地抽搐道:“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是我对不起你。为了你,为了朵朵,我们离婚吧。”

        周成林以为自己听错了,但他马上平静下来。面对着王静和儿子,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说实话,他和王静没有任何感情,特别是知道王静在结婚之前就已经背叛了自己是个不贞的女人,而且迟迟不肯向自己说清楚事情的真相的时候,他就对她没有了任何感情,他对她也产生不了任何感情。起初,他也想到过离婚,但是,王静死活不同意。周成林也知道,他的父母亲也不会同意。

        再后来,他进了县委做了办公室秘书,提拔为办公室副主任,做了浏阳河乡的党委书记,他就更不能离婚,他知道离婚对一个如日中天的干部来讲意味着什么。所以,他很谨慎,王静也就是抓住这一点才牢牢抓住婚姻这条绳索。

        他在接受调查期间又重新审视了和王静的结局,他又想到要离开王静。但另一个现实的问题又出现在自己面前,那就是何婷婷和江大明,说实在的,他还爱何婷婷,他真想和王静离了,然后去娶何婷婷,特别知道何婷婷有了他的女儿之后,他的这种想法更加强烈,甚至达到疯狂的地步。

        但是,当他看到江大明的时候,他立刻又像泄了气的皮球,马上失去了追求何婷婷的勇气。因为,他感觉是自己伤害了何婷婷,他感觉何婷婷最美好的归宿应该是江大明,所以,他又改变了初衷,打消了自己的想法,以免给何婷婷和江大明造成伤害。

        从反贪局回来,看见朵朵之后,他又想到了朵朵的幸福。他清楚,自己一旦和王静离婚,受伤害最大的是朵朵。

        为了朵朵,为了年迈的父母,也为了何婷婷和江大明有一个完满的结局,他准备原谅王静,准备和王静好好过下去。

        尤其在王静即将接受法律制裁的关键时刻,他更不能离开王静,这时候选择离开,他感觉不道义,他也怕引起别人的质疑。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王静竟然主动提出了离婚,而且连离婚协议都写好了,面对着离婚协议,他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他的大脑开始激烈斗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