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6章 一览无余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54本章字数:3087字

        当早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口射进来,周成林终于从沉睡中苏醒。

        吐了那么多,醉酒的痛苦还没有让周成林完全清醒过来。他头昏脑涨,四肢乏力,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他喃喃地说道:“这是在哪?”

        忽然,孟茹那性感迷人的裸体映入他的眼帘,他用手往被窝里一摸,自己竟然是光着身子。

        他头脑一阵昏厥,他想起了和康小薇在榆阳旅馆的一幕。

        那次也是因为醉酒后和康小薇发生了让他现在都后悔的事情。

        而现在竟然又发生了相同的一幕。不同的是那次是自己的女下属康小薇,而这次竟然是自己视同妹妹的孟茹。

        如果他和康小薇发生龌龊的事情,他还能接受,因为那是一种交易,那是女人自愿付出的一种交易,康小薇也从那次交易中获得了收益。

        但这次不同,孟茹还是冰清玉洁的孩子,他一直把孟茹当成妹妹看待。最重要的是,他和孟涛是朋友,他如果和孟茹做了那种事,他对不住孟涛,孟涛视自己为亲人,孟涛的老婆已经把孟茹托付给了自己,而自己竟睡了孟茹,做下了如此龌龊下流的事情,他在心里骂自己混蛋,用手轻轻扣击着自己的太阳穴。

        他的动作虽然很轻,但是还是把孟茹从美梦中惊醒了。

        孟茹一闭上眼睛就进入了梦乡之中,而且做了个美梦,她梦见自己做了新娘,而新郎就是周成林。

        当司仪喊到一拜天地,二拜爹娘,夫妻还没来得及对拜的时候,她就被周成林的动作惊醒了。

        她睁开眼,看见周成林正痴痴地瞅着自己的时候,她一阵娇羞,自己毕竟是女孩子,自己的身体毕竟是第一次完整无缺地呈现在一个男人面前。

        她轻声道:“成林哥,你好坏。”

        周成林还在懊悔地不断地拍打着自己的脑袋,他真的不知道该跟孟茹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他只能喃喃地说道:“小茹,请你原谅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孟茹“哧”的一声笑了,说:“怎么会哪样?我怎么知道会这样?”

        周成林道:“是啊,怎么会这样,我们这是在哪?”醉了一夜的酒,他几乎忘记了一切。

        孟茹继续笑道:“是旅社啊。昨晚你喝多了,我弄不动你,就把你扶到这了,我担心你,所以我也没回家。”

        “哦,这样啊!”周成林欠了欠身子,想爬起来,却发现头有些疼。

        孟茹将他按住,说上班时间还早,再躺一会吧。

        他看了看美艳如天使一样的孟茹,继续问道:“昨天晚上我很失态吧,对你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没?”

        孟茹笑着说:“做什么啊,你睡得跟死猪一样,推都推不动,给你脱衣服的时候费了我好大的劲儿呢。”

        周成林听她这么一说,悬到嗓子眼的心才又放到肚子里。但是他还是迷惑不解的问道:“那怎么会这样?”

        “哪样啊?”孟茹一时没听明白周成林的意思。

        周成林不好意思说下去,用手指了指孟茹的身子又指了指被卧。

        孟茹这才发现自己几乎是光着身子坐在周成林面前,身上只有乳罩和仅能挡住私处的三角内裤,她害羞地夺过周成林身上的床单捂住自己的身子……

        但她忘记了周成林是光着身子,被单披在了她的身上,周成林却没有被单了,周成林那男人的东西露了出来,正傲然挺立地冲着她。

        她又急忙把被单扔给周成林,跑到晾衣绳旁边取过衣服,一边把衣服往身上套,一边把周成林的衣服扔到床上,让周成林赶紧穿上衣服,别被人看见。

        这时她也觉得有点难为情了是啊,对一个未经“人事”的大姑娘来说,这样太让人难为情了。

        等周成林穿好衣服,她腼腆地把昨晚发生的一切只字不漏地全告诉了周成林。

        听说自己和孟茹真的未发生什么,周成林紧张的心才终于放下来,但是他还是愧疚万分,他感觉一个小姑娘为他做了这么多,他的确太对不住孟茹,好在孟茹不在意。

        出了旅社的门,孟茹好像已经忘记了一切,对周成林说:“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吃完了,我也要去上班了。”

        饿了一宿,再加上头晚吃的点东西都吐了出来,周成林也确感觉到饿了,于是他们来到路边吃了早点。

        对于昨晚的事情,周成林总是耿耿于怀,对于一个女孩子,特别是一个还没接触男人的女孩子,周成林感觉太对不住孟茹了。一边吃着早点,一边不自然地说:“小茹,真的委屈你了。”

        孟茹嫣然一笑:“没什么的。我们……我们……”但是,她最终没说出口。

        吃完早点,孟茹向单位赶去,周成林没再说什么,向家赶去。不管怎样说,王静毕竟还有两天就要出庭了,出于道义,他也不想王静在监狱里多蹲一天。

        王静一夜未睡。她在等周成林,看见周成林后,她有气无力地问道:“回来了。早点还没吃吧?”

        周成林道:“吃了。”

        看见周成林态度冷淡的样子,她强忍住没让泪水流下来,把离婚协议书又一次递给周成林,道:“我们分手吧。我知道这一切对于你太不公平。”

        周成林没再说什么,拿过离婚协议书,看都没看,顺手把名字签上了。

        看见周成林签完字,王静再也坚持不住,泪水滚落在衣襟,他们的婚姻就随着这一纸协议书宣告结束,她怎能不伤心,但伤心又有什么办法呢?她恨自己命苦,她恨吴俊才毁了她所有的幸福,她不能恨周成林,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

        签完字,周成林才注意到朵朵不在家,他问道:“朵朵呢?”

        “回他奶奶家了。早晨姐夫来了,把朵朵带回家了。”王静的声音比蚊子还小。

        周成林姐夫何玉斌是来送信的,他们找到了刘艳的藏身之所,让周成林马上报警去闫集村抓捕刘艳的。

        原来,从知道只有找到刘艳才能减轻王静的刑罚之后,周汉章一家人就全部行动起来,这几天他们一直都在打探刘艳的去向,就在他们心灰意冷认为山穷水尽的时候,闫集村的一个亲戚偷偷跑来告诉周汉章老汉,说他见到了刘艳,说刘艳就躲在闫丙章的家中。

        听说刘艳就藏身在闫丙章的家中,他们欣喜异常。

        事不宜迟,周汉章老汉马上打电话给周成林,准备让周成林马上报警,但周成林和王静的手机一直关机,老人始终没打通。于是老人当机立断,一边安排大儿子嘉庆去闫集村守候,一边让女婿何玉斌到河阳来找周成林。

        何玉斌赶到周成林的家的时候,周成林在外边还没回来,于是,他把知道了刘艳的藏身之所的消息告诉了王静,告诉完王静后,他又马不停蹄的赶回了何家寨,他要和周汉章他们一起赶赴闫集村守候刘艳,以防刘艳再次逃脱。

        何玉斌走的时候,王静便央求何玉斌把朵朵带回了何家寨,因为她知道,现在自己没有精力去照顾儿子,自己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

        听说知道了刘艳就藏在闫丙章的家中,周成林立刻给刘一夫副县长打了个电话。他知道,自己现在什么职务都没有,想把刘艳从闫丙章那找出来,连门都没有,再说,闫丙章不是一般的人,所以,他给刘一夫副县长打电话,让刘一夫副县长帮自己这个忙。

        刘一夫副县长接到周成林的电话后,立刻给公安局打了电话,让公安局出面帮周成林把刘艳给拘到公安局,打完电话,他还不放心,又给检察院去了个电话,从检察院给周成林申请到了一张搜查令。

        因为有搜查令在手,又有公安干警出面,闫丙章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武力抗法,只好乖乖的看着刘艳被干警从他的眼皮底下被带走。

        看见刘艳被干警带走后,闫丙章心急如焚,立刻驱车向榆阳赶去,他要找吴俊才,让吴俊才想办法保住刘艳,他必须想办法把刘艳保住,万一刘艳扛不住把他咬出来,他陷害周成林的内幕就要昭告天下,他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刘艳被拘捕之后,在刘一夫的指示下,审讯科当即就传讯了刘艳。

        面对公安局的审讯,刘艳百般狡辩,死活不承认行贿王静的问题,更不承认腐蚀拉拢王静的事,审讯一度陷入僵持中。

        如果刘艳不承认行贿王静,那么王静就存在主观上的犯罪故意,任何人都无法替她开脱。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吴俊才从榆阳赶了过来,而且一到河阳就跑到拘留所探寻审讯刘艳的情况。

        尤其让大家始料不及的是,吴俊才来过之后的第二天刘艳就开口交代了,不仅承认了行贿王静的事实,而且交代了蛊惑拉拢王静的全过程,不过,她最终没把闫丙章交代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