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7章 民心不可违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54本章字数:2952字

        在刘艳交代事情真相的一周后,法院审理了周成武和王静的案子。

        鉴于王静是在刘艳的拉拢唆使之下才收受他人的贿赂走上的犯罪道路,王静的责任无形中减轻了不少。

        再加上王静认罪态度端正,在事发后能主动上缴出全部非法所得,并能积极配合调查组的调查工作,又加上刘一夫在背后的斡旋,法院对王静的量刑很轻,最终判处了王静三年的有期徒刑。

        但周成武就没有这种幸运了。

        虽然周成武在事发后也交出了全部的非法所得,但他毕竟不是在他人的唆使之下才犯得罪,也就是说他有主观上的犯罪故意,并且开始的时候他还百般狡辩不承认犯罪事实,所以法院对他的量刑很重,判处了他七年的有期徒刑。

        由于刘艳是刚刚落网,问题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所以法院没有同庭审理,在庭审结束后退回检察院继续补充调查。

        因为王静在法庭上宣称和周成林已经解除婚姻关系,并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再加上调查组的调查也证实了周成林的确没有参与到周成武和王静的犯罪过程中,因此随着刘艳的落网,案件终于真相大白,周成林也得以沉冤昭雪。

        当法官宣判完毕,庭审现场群情激昂。

        周成林走出法庭后,聚集在法庭外边的群众一片欢呼,他们打起了很多横幅:“还周书记清白”“浏阳河需要周书记”“周书记是好书记”……

        看到这些,周成林激动了,不仅是周成林,在场的很多人都激动了……

        周成林不仅是激动,简直是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对于这个结局,周成林喜忧参半。

        喜的是自己终于沉冤昭雪,自己是无罪的,而且是没有任何过错,忧的是王静虽说和自己解除了婚姻关系,但是毕竟被关进了监狱,这对于朵朵,对于一个三岁的孩子将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情。

        还有二哥,最疼爱自己的二哥周成武也将在牢狱中度过漫长的七年,一个人能有几个美好的七年?这样的结果,对爹娘来说将是多么残酷的打击,他怎能不忧?

        就在这时候,身着囚衣的王静和周成武在狱警的押解下走出了法庭,他们看到了周成林了,都是满脸愧疚。

        周成林也看到了他们,心情沉重的迎上前去。他先走到周成武的面前,握住周成武的手,安慰他道:“二哥,在里边好好的改造,家里的事,不用你担心。”

        周成武用力的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他现在的确不知道该说什么。

        周成林又走到王静面前,满是愧疚的望了王静一眼,感情复杂,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王静先开了口,王静道:“对不起,周成林。”

        周成林道:“一切都已经过去,很多事情后悔也没有用了,我们不必再时刻放在心上,你安心服刑吧,孩子我会好好照顾的。”说完,周成林将头别过一边去,不想让王静看出自己伤心的样子。

        王静哭了,泪水无声地滑落脸颊,她哽着嗓子告诉周成林:“朵朵拜托给你,希望你一定照顾好朵朵。”

        来之前,怕朵朵见到王静的情形受到刺激,所以周成林把朵朵送回了老家,现在听王静提到朵朵,再想到朵朵小小年纪就将失去母爱,周成林也是无限的心酸,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轻声道:“放心,我会照顾好朵朵的,同时也希望你在监狱中好好的改造,争取早日出狱。”

        王静使劲的点点头,哭着应道:“我会的……成林,我走了。”说完,转身向停在法庭门前的囚车走去。

        周成林望着走向囚车的王静清瘦的背影,轻易不流的男人眼泪还是滚出了眼眶……

        囚车走后,人群再次围在周成林的身边,不断的嘘寒问暖。不知道谁说了声:“我们不要再打扰周书记了,还是让周书记回去休息休息吧。”

        大家应了声,开始慢慢散去。

        人群散去之后,只剩下周成林江大明何婷婷和孟茹他们。

        此时,孟茹的心情激动到了极点,胸口像揣着只兔子一样咚咚的跳个不停。她是因为在法庭上听到王静已经和周成林解除婚约的消息而激动的,当王静对着法官陈述自己已经和周成林解除婚姻时,她兴奋不已,激动得热泪盈眶。要不是在法庭上,她肯定会扑到周成林的怀里了。

        她等这一天已经不是一日两日,她已经等了太多的时候,现在,她终于看到了希望。本来她认为自己和周成林是永远没有可能的。但现在王静已经宣布和周成林解除了婚姻关系,也就是说周成林是自由的人,周成林又拥有了爱的权利,自己也有了追求周成林的权利和机会。但是,她看了一眼身旁的何婷婷,她的心又开始忐忑不安莫名的酸楚起来,她突然感到悬在自己和周成林之间还有何婷婷这座不可逾越的高山,要想得到周成林的爱,还必须翻越何婷婷这座高不可攀的山峰。

        听到周成林和王静解除婚约的消息,何婷婷一下子陷入两难的境地。

        就在昨天,江大明正式向她提出了求婚。而现在,周成林也成了孤身一人,他们又有了破镜重圆走到一起的希望。

        说实话,江大明是个值得信赖可以托付终身的好男人,但是,她一直就没忘记过周成林。更重要的是,她有了周成林的骨肉,忆忆是周成林和她的爱情结晶,忆忆应该有爸爸。

        如果周成林不和王静解除婚姻关系,她可以选择江大明,但现在周成林和王静分手了,为了忆忆,为了忆忆有自己的爸爸,她无法再答应江大明,她感觉自己对不住江大明,所以,她愧疚地看了眼身旁的江大明,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江大明也正向她投来关切的眼神。

        两道目光聚到一起,何婷婷急忙把脸转到一边,不敢和江大明充满温情的眼光对视。

        各人怀着各自不同的心情相互告别。

        孟茹像只欢快的燕子飞到周成林的身旁,毫无顾忌的挎住周成林的胳膊,要陪周成林一起回去。

        周成林看了眼何婷婷,又看了眼江大明,心事重重地向他们挥挥手,和孟茹一道往家里走去。

        江大明则不失时机地向何婷婷献好,主动要求送何婷婷回家。

        看到周成林和孟茹亲昵的样子,何婷婷酸楚的点点头,和江大明一起向叔叔的宅子赶去。

        在周成林的问题彻底澄清的第二天,在县委的小会议室里,李继敏主持召开了一次小型常委扩大会议,说扩大也没扩大到多大范围。参加会议的有县长刘世昌常务副县长刘一夫党群书记文一山县委组织部长宋景和县委办公室主任武国安等几个县委常委,另外又加上县人大主任老钱和政协主席老郑,他们都是列席会议。

        会议的中心议题是落实周成林的任用问题。

        就在法院对王静和周成武宣判的当天下午,县委常委几乎每人手中都收到了一封来自浏阳河的群众联合签名书。签名书的内容很单一,就是他们需要周成林这样的好书记,他们想让周成林回到浏阳河继续做书记。

        周成林回浏阳河做书记显然是不可能的了,浏阳河的班子已经调整完毕,这不是某一个人的意思,是县委常委集体研究的结果,是集体的意见,任何人都不能更改,也无法更改。一旦更改,党的公信力,政府的权威性就会受到挑战,就会受到质疑。为此,他们必须坚持既定的方针,那就是置浏阳河乡老百姓的意愿于不顾,继续保持浏阳河乡的现状,由汪思继代理书记,康小薇代理乡长。

        但是民心不可违,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他们这些人民的公仆还是非常明白的。虽然常委中有几个人特别的不希望用周成林这样不听话的干部,但是,民心他们还不敢完全违背,所以他们不得不慎重地考虑周成林同志的安排问题。

        他们研究来研究去,周成林的位置的确不好安排。

        回浏阳河继续做书记是绝对不行的,再说,某些人也不会让他回去官复原职继续做浏阳河乡的书记,做着违背他们意愿的事。

        各乡镇,各大局科委机关又都不缺一把手,现在再调干部也是绝对不可能的,就在前一阶段,整个河阳在李继敏的倡议之下已经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干部调整,而且现在刚刚结束,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调整了。

        或许因为这个缘故,会议一时出现了冷场,大家谁都不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