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8章 关心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54本章字数:3067字

        对于周成林的命运,刘一夫副县长最关心,他也是最欣赏周成林的人。

        周成林的人品官品他一直很欣赏,可以说从这次事件中再次得到了证实。

        周成林的能力魄力,还有周成林的工作业绩他也是最欣赏的。

        周成林去浏阳河三年不到,浏阳河的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跃进了一大步,由原来的全县倒数第一跨入了全县前三名。

        此外,浏阳河的招商引资工作也走在了全县的前列。更为重要的是,周成林关心老百姓的疾苦,能和老百姓打成一片,真正为老百姓的利益着想,为老百姓办实事,这从老百姓对周成林的爱戴和拥护中可以找到最有力的证明。

        另一个关心周成林命运的就是县委书记李继敏。

        可以说开始的时候,李继敏是看在鲁金山市长和左慧的面子上,是看在刘星辉的银子上才提拔任用的周成林。但后来,他发现周成林的确是个人才,而且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对周成林产生了新的认识。再说,他也想真正地培养出一个好干部,也不枉费了他为官一任,培养一个好干部的原则。

        但是,现在自己的确也没有再用周成林的理由和办法,周成林树敌太多,私下里反对周成林的干部数不胜数,民意他不能违背,但班子成员的意愿他同样不能违背,违背了民意,老百姓只能对他口诛笔伐,决定不了他的升迁,但是违背了班子成员的意愿,换来的是工作不配合,班子搞分裂,直接影响到工作的开展。

        再说,自己是马上就要走的人了,不方便过于干涉下任的事务。更为关键的一点,他得感激刘世昌,刘世昌已经给自己提供了太多的方便。

        就在市委找他谈话之后,他忽然有个想法,想在卸任之前捞点外快。

        俗话说,要想升,全靠蒙,要想钱,多调干。他想在卸任之前捞点资本,要不,自己这一届又等于白干了。有了这种想法,他就开始打点,在征得市委相关领导的认可和支持后,他感觉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个东风就是河阳县的县委常委,确切的说是政府的一把手刘世昌的支持,刘世昌代表着县政府,和他属于抗衡的权利机构。所以要想他在调整人事的时候得心应手不会遇到任何阻力,必须与刘世昌达成一致意见,征得刘世昌的认可与支持。为此,他私下里和刘世昌打了招呼。

        刘世昌虽然没有特别的支持他,但也没有反对他,并且在常委会上商讨方案的时候还处处的顺着他。所以,李继敏对刘世昌心存感激。尤其让他不想为了周成林的事在卸任之前和刘世昌撕破脸皮的是,那次干部调整的时候基本上是他李继敏说了算,刘世昌几乎没有提名。既然刘世昌如此的赏脸给他,他又怎能和刘世昌撕破脸皮制造摩擦呢?

        其实对于那次人事调整,刘世昌是打心底反对的。因为李继敏在离任之前调整了干部就等于自己上任之后失去了一次发财的机会。但是,他不能反对,也不敢反对。李继敏毕竟还是河阳的县委书记,河阳县的一把手,在向上级推荐的时候,一把手的推荐票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凭他刘世昌在官场上跌打滚爬几十年的经验,他不能不知道,所以,那次干部调整的时候,他没有提出任何与李继敏不一致的调子,默许了李继敏对于河阳县人事的调整。

        当然,在那次人事调整中,他也不是一点实惠没得到,他也是有实惠的,而且出了问题他不用承担,承担的还是李继敏,他是乐得其所,坐收渔人之利,何乐而不为。

        但是现在的焦点是周成林的任用问题。干部调整已经结束了,也不必要再考虑,需要考虑的是周成林的任用问题。

        此时,整个会议室里没有一个人说话,谁也不想先说话。刘世昌也不想说,他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稳定压倒一切。他需要的是稳定,是平稳过渡。只要自己做了县委书记,成了实实在在的一把手,那河阳就是自己的天下,那时候他才能真正称王,他在河阳才能说了算,在河阳才能听不到任何不同的声音。

        最不能沉住气的是刘一夫副县长,他不断地拿眼示意李继敏,希望李继敏尽快表态,给周成林一个合理的安排。因为他是四把手,一二把手都没说话,他四把手还真的不好说什么,再说,他也没有说话的份。

        不光刘一夫,所有的人都把眼光投向李继敏。

        李继敏知道自己不说话不行了,他清清嗓子,道:“大家也都知道,我们今天会议的中心内容是周成林同志的任用问题。周成林同志的问题已经落实清楚了,他是冤枉的,我们对他的处理是错误的,我们应该给周成林同志正名。但大家也知道,在周成林同志被调查组立案调查的时候,我们为了浏阳河的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对浏阳河的班子已经做了调整,所以,周成林回浏阳河继续做书记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因此,我们要对周成林同志的工作予以重新安排,我们绝不能让一个好干部被埋没,也绝不能让人民群众对我们失去信心。可是,我们现在的确没有合适的职位安排给周成林同志。现在大家都集思广义谈谈看法,都发表一下的意见,看看该如何安排周成林同志,把周成林同志安排到哪里最合适。”

        还是没有人吭声,会议室里仍然是一片寂静。

        李继敏把目光投向县委组织部部长宋景和,道:“宋部长啊,你是组织部长,你先说说吧。”

        宋景和还没明白李继敏和刘世昌的立场,他不敢表态,现在,他既不敢得罪还在任的县委书记,他也不敢得罪即将继任的县委书记,他把目光投向刚从古苍县交流过来的分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华中崇,把球踢给了华中崇,道:“还是华书记先说吧,华书记是分管书记,我们听华书记的,华书记怎么指示我们,我们就怎么做,我们坚决听从华书记和李书记以及刘县长的指示。”宋景和的话说得天衣无缝,谁也不得罪。

        闫丙章曾经找过华中崇,要华中崇出面替他向周成林求过情,没想到周成林根本不买他这个副书记的账,从那以后,华中崇一直怀恨在心,早就想找个机会惩戒周成林一次,让周成林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现在终于给他逮到了机会,因此他道:“关于周成林同志的任用问题,我不想多说,我现在只想向大家反映一个问题,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听?”

        李继敏看了华中崇一眼,有些不快道:“中崇同志既然有问题要反映,就让中崇同志先把问题反映完再说吧。”

        华中崇道:“周成林同志的能力魄力工作业绩的确有目共睹,也不容任何人抹杀,但是,周成林同志的品行我们不得不考虑一下。我听说就在庭审结束前,他和爱人离婚了,离婚可能是为了划分界限,我们无可厚非,可是,我听说他和一个年轻女孩子最近打得火热,关系暧昧。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周成林同志在作风上有问题。我们干部怕的就是这一条,再好的干部也经不起女色的诱惑,也经不起糖衣炮弹的轰击啊,所以,对于周成林同志的任用,我认为要慎重。”

        华中崇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面面相觑,再次把目光投上了李继敏。

        李继敏颇感尴尬,不相信似的反问道:“是真的?”

        华中崇点点头:“千真万确。”

        李继敏扫了大家,道:“还有谁知道的?”

        不少的人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也听说过。

        原来,就在周成林和孟茹从那家旅社里出来的时候,正好被综合处的小汪看到。

        在官场上男女问题本来很普遍,也很正常,但也是人们茶余饭后最喜欢捕捉的话题,也是政敌置你于死地的法宝,所以,小汪回来这么一说,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在县委里传开了,而且也成了心存不轨者对付周成林的武器,当天他们就找到了华中崇,把这一非常现象汇报给了华中崇。

        华中崇正在为找不到惩戒周成林的籍口而苦恼,听说周成林和一个年轻女孩子在旅社过夜,好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他感觉他终于找到了惩戒周成林的借口和机会,就是李继敏不问他,他也会把问题反映上去的,没想到宋景和把球踢给了他,所以他才当仁不让,把这个几乎具有爆炸性的新闻说了出来。

        华中崇话音刚落,刘世昌马上予以指出:“中崇同志反映的问题,我们不得不重视,一个干部的功劳我们不能抹杀,但功归功,过归过,功劳绝对不能成为他胡乱妄为的资本,这点,会下要让纪委的同志找周成林同志谈谈,以儆效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