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9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5本章字数:2101字

    “庆涛,不是我没胆。只是不想玩。”张平凡说了这么一句。

    “阿凡,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了?”刘庆涛笑了笑,接着说道:“大保健,真的不去?”

    张平凡看着刘庆涛摇了摇头:“不去吧。”

    “阿凡,你真没种。”刘庆涛刺激了一下张平凡。

    张平凡摇了摇头然后笑了笑:“庆涛,你还没结婚。你当然这么说了,你要结婚了后,你就不会这么想了。你要出去玩的时候,你有没有考虑到你女朋友的感受?”

    “阿凡,男人嘛。该玩的时候就玩呗。”刘庆涛笑了笑,接着说道:“这有什么不好了,今天还要我心情好请客呢。”

    听到刘庆涛的话张平凡始终还是摇了摇头,他觉得现在不是去大保健的时候。

    “你真不去?”刘庆涛再次对着张平凡说道。

    “不去。”张平凡笑了笑。

    “阿凡,你不记得我们以前是怎么玩过来的吗?”刘庆涛似乎还不死心。

    “庆涛,你要去你自己一个人去就好了。我可不去。”

    “真不够意思。”

    喝完酒,刘庆涛跟张平凡准备散了,这时候刘庆涛再次对张平凡说道:“阿凡,要是不去的话,我自己一个人去太没意思了。你就跟我去一次呗。”

    男人嘛,喝酒下去。如果想去赵小姐的话,那都会一时间冲动的。张平凡也是男人,有时候也会冲动的。

    但现在这个情况,张平凡绝对是不会去的:“庆涛,我都说了我不去就是不去。”

    “好吧。”刘庆涛有些惋惜的说了一句。

    “喝完这杯,我就走了。”张平凡拿起酒杯,对着刘庆涛说了一句。

    刘庆涛也跟张平凡喝完这杯酒:“阿凡,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

    张平凡迈开步伐,朝着家里的方向走了过去。

    看了一下表,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刘庆涛看着张平凡的背影,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他把东西都收拾一下,然后回到房间里面去了。

    张平凡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今天妻子特别早的就入睡了,女儿跟小姨子也入睡了。打开家门,进去大厅里面安静得很。

    张平发满身酒气,他坐在沙发上。又想起昨晚妻子被人侮辱的场景。虽然这是幻想,但他的心里却很不舒服。

    心里又急又痒的,回到房间里面。张平凡甚至连洗澡都没有,就趴在床上。然后强行跟妻子行房。

    刚开始的时候,妻子还激烈的反抗。但看到张平凡那么强势,妻子只能妥协了。

    这一次,张平凡的脑子里面完全想着自己的妻子被别人占有了,他的心里就有一股无处发泄的怒气。

    张平凡没想到,自己喝醉后竟然这么乱来。

    妻子都被张平凡给弄哭了,发泄完后。张平凡躺在妻子的身边,看到妻子眼泪流出来,张平凡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把一股怒气发泄在妻子的身上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妻子被别人占有了。张平凡就会有一股怒气想要发泄,特别是在跟妻子行房的时候。

    这次竟然比以前更加有感觉,跟一个女人在一起久了。感觉也就麻木了,然而今天张平凡却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新鲜感。

    这比在外面做大保健要舒服许多……

    可完事后,看到妻子在这边哭泣。张平凡的内心开始自责起来了,刚才自己太糊涂了,现在张平凡清醒了许多。

    “老公,你怎么可以这么折磨我?”对于张平凡来说,是很舒服。但对于妻子来说,则算是在折磨她。

    张平凡没有言语,妻子看到张平凡不说话有些自卑的说道:“是不是因为你感觉到我的身体太脏了,你才会这样对我?”

    妻子更加伤心了,她的眼眶不断的流出眼泪来。

    “别胡思乱想。”张平凡看着身边的妻子说了一句。

    “我要洗澡。”说完妻子起床,穿着衣服然后去浴室里面洗澡了。

    一般完事后,妻子都会跑去洗澡的。也不知道妻子是怎么想的。不过有些女人要是跟男人发生关系后,一般都会去洗澡的。

    张平凡躺在床上,想着妻子被别的男人侮辱。内心一阵阵的心疼。也有一股无尽的怒气无处发泄。

    这时候张平凡的手机响起了,电话是老板娘打过来的。

    张平凡听到老板娘的哭声:“阿凡,他打我。他打我。”

    听到老板娘的话,张平凡都想挂断她的电话了。可现张平凡还是说了一句:“不是让你报警了?你还会去让他打?”

    “阿凡,我躲在酒店里面。也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我的行踪,就过来打我了。还威胁我要么我净身出户,要么就乖乖的呆在家里,要不然就打死我。”老板娘哭泣的对张平凡诉苦。

    这本来是老板娘的家事,跟张平凡一点关系都没有。可当初自己却惹上了老板娘,真的不应该,现在张平凡都后悔了。

    “那你怎么打算?”张平凡对着老板娘说了一句。

    “阿凡,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一个女人怎么知道怎么办?”老板哭得让人很心疼。接着老板娘又说了一句:“阿凡,你就给我个主意。”

    这毕竟是老板娘的家事,自己怎么给她建议?所以张平凡保持沉默不语。

    “阿凡,你说话啊。不会连你也不管我吧?”老板娘哭得很难受。接着说道:“要不,你现在过来找我好吗?”

    这时候妻子已经洗澡出来了,就站在门口。当然妻子听不到老板娘跟张平凡的对话。

    “我现在还有事,先这样。你的事情,我明天再跟你说。”张平凡看到妻子走进来,内心有些慌张,但他还是组织了语言跟老板娘说了这么一句。

    说完话后,张平凡就挂断了老板娘的电话。

    “老公,这么晚了。谁给你打电话?”妻子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的张平凡。

    “一个朋友。”张平凡就跟妻子这么说。

    妻子也来劲了:“是谁啊?我认识不?”正常的女人都会这么问的。

    “你不认识吧。”张平凡叹了一口气。

    “是个女的吗?”妻子看了一眼张平凡,似乎她很害怕张平凡出轨。

    张平凡被妻子这么问,心里当然不舒服了。特别是妻子都问到这个份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