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因为你脏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1本章字数:2255字

    肃穆威严的灵堂之上,宾客渐渐散去,只剩下一位身穿白色素服,身姿纤细的女子跪在灵堂之中,一双漂亮的秋水眸蓄着泪花,目光里尽是对老人的不舍和悲伤。

    管家王婶看到夏暖身姿笔直的跪在灵堂之中,心疼道:“三少奶奶,老爷去世后,你已经跪在这里守了七天七夜,快回去休息一下吧!”

    “王婶,我不累,明天灵堂就要撤了,我想再陪爷爷一晚。”夏暖的声音悲伤而沙哑,浓密而又长卷的睫毛上沾着泪珠,一身素色装扮,使她看上去别有一番风情。

    见夏暖执着,王婶又道:“三少爷刚刚接手慕氏集团,肯定很辛苦,你一直都是三少爷最得力的贤内助,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倒下。”

    听王婶提到慕烨,夏暖的心里一动,这才想起来慕烨这些天确实很累,要操持公司的事情,又要张罗爷爷的出殡事务,他的身体一向比较虚弱,这几天自己也没有给他熬调理身体的营养汤,他一定累坏了!

    最终,因为心疼丈夫,夏暖对着慕老爷的灵像磕了三个头起身离开。

    夏暖用了三个小时为慕烨煲了一锅营养养生汤,将温度冷到五十度左右装进保温瓶内,驱车来到位于A市市中心黄金地段的慕氏集团办公大厦。

    走到大厅,前台看到一身米白色连衣裙,身材高挑,气质出众的夏暖,脸上露出尊敬的笑容,“三少奶奶您来了,我帮您打电话给总裁。”

    想到慕烨可能正在办公,夏暖不想打扰慕烨,微笑道:“不用了,我来的时候已经告诉过他了。”

    听夏暖这样说,前台便将手中的话筒放下,恭敬的道:“三少奶奶请!”

    夏暖走进总裁专用电梯,电梯缓缓上升到慕烨位于28层顶楼的总裁办。

    走出电梯,整个走廊铺了一层厚厚的意大利高级地毯,走在上面就像是踩在棉花上一般,根本就不会发出一点声音,夏暖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口,刚想叩门,却发现房虚掩,并没有关上。

    顿时,心中升起一抹捉弄之意,如果自己静悄悄的出现在慕烨面前,他会不会被自己吓了一跳?

    想到慕烨英俊清雅的脸上露出惊吓的目光,夏暖就觉得那样子一定很好笑,便轻轻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刚走了没几步,一道悦耳而压抑的声音传进夏暖的耳中,让她的身体不由一僵。

    “亲爱的,你爱我吗?”

    “宝贝,我当然爱你,你是我最心爱的女人。”

    接着传来女人似痛苦似愉悦的压抑声以及男人沙哑的嘶吼声。

    “轰……”一声,夏暖觉得自己的世界一下子轰然倒塌。

    夏暖全身如遭电击,她是你最心爱的女人,那我又是谁?

    泪水瞬间决堤,心痛的如万根银针在扎一般,手中的保温瓶差一点掉在地上,她靠在墙上支撑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倒下。。

    她就是再傻再笨,就算是再没有那方面的经验,也知道房间里的人在做什么?

    不!慕烨对她那么好,那么多温柔体贴的瞬间,他会放下大男子主义架子,在众人面前弯腰为她系鞋带,聚餐时他会为她夹她够不到的菜,大姨妈报道的那几天,他会亲自帮她煮生姜红糖水,那么深情温柔的目光不可能是装出来的。

    更何况慕烨那方面有疾,三年来,她一直在为他调理,房间里面的人一定不是慕烨,说不定是他的朋友。

    夏暖这样安慰自己,因为结婚三年,她和慕烨根本就没有一次夫妻生活,所以她分不清那个沙哑嘶叫的声音是不是慕烨的。

    可是这一结论很快被夏暖推翻,夫妻三年,她很了解慕烨,他有很重的洁僻,不可能会让别人在他的休息室做这样的事情。

    最终,夏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之心,朝着那间房门半掩的休息室走去。

    首先触目可及的是满地的男人和女人的衣服凌乱的扔在地上,不用去看里面的人,光是看到西装袖口那独一无二的水晶排扣就已经让夏暖胸口窒息的连呼吸都痛。

    因为那袖口上的水晶排扣是她和慕烨一起起草的设计图,让人加工后,由她亲自缝上去的。

    “亲,亲爱的,你好厉害,每次都让人家更加爱你。”

    女子软腻的声音传进夏暖的耳中,尤如火烧一般让夏暖全身如身在火窑,面红耳赤。

    毕竟,在这件事情上,她还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新手。

    “宝贝,我也好爱你,你就像罂粟一样,让我上瘾,欲罢不能。”男子声音无比深情的道。

    夏暖全身一震,那声音很熟悉,每一次慕烨对她说情话的声音就是这样的。

    她已经不需要再去验证,她应该马上调头就走!

    可是她不甘心,不甘心自己经营了三年的幸福就这样纷飞烟灭!

    她想看看究竟是谁抢走了她的幸福!

    当看到两个毫无一物,像八爪章鱼般纠缠在一起的身体时,夏暖心头控制不住的一阵呕吐感上涌。

    床上的两人此刻正专注着攀登云端,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后多了一个人。

    夏暖看着慕烨精壮的身体挥汗如雨,根本就没有往日所见的虚弱,强壮的像一匹野马在草原上奔驰,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笑话一般被人蒙骗了三年。

    结婚三年,她日日为他调理身体,她把他养得精壮强悍,而他却将所有的力气用在征服别的女人身上。

    尤其是看到他麦芽色的后背上那一道道向她挑衅似的抓痕,她毫不犹豫的将保温瓶里的营养汤一把泼向床上忘我投入的两个人身上。

    “啊……”房间里传来男女拔尖洪亮的声音。

    “是谁干的好……”慕烨一脸的暴怒,在看到夏暖那双通红的双眸时,将后面的话咽了下去,脸上的表情由最初的狰狞瞬间化作冷漠疏远。

    夏暖看着即使头上满是油腻的汤水,发稍上还不停往下滴水,却依然掩盖不了他与生俱来的英俊清雅气质的慕烨,张了张嘴,心痛难言。

    更让她痛心的是在被她发现丑事后,他没有一丝慌乱害怕和内疚的表情,而是目光冷漠,仿佛向看陌生人一般的看着她。

    她真后悔每次都体贴的将汤的温度冷却到最佳温度再放进保温瓶,如果是滚汤的汤汁,看他还能不能用那么无情的目光看自己。

    夏暖看了一眼迅速钻进被子里看不到脸的女人,目光又看向一脸无情的慕烨,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只吐出这三个字。

    “为什么?”

    慕烨淡定自若的在她面前拿起一块浴巾裹住身体,目光清冷而充满鄙视的看着她,冷笑:“因为你脏,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慕烨会要一个人尽可夫的脏女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