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1章 顾清幽一切了如指掌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49本章字数:3050字

    顾清幽出院回家的那天,阳光明媚,照在人身上暖暖的,林家派人来收拾好物品,只有宋叔和月嫂来接她。

    苏锦汐目送她上车后,汽车消失在路口拐角,顾清幽的手机在皮包里像疯了一样的响起来,她急忙拿出来,一串陌生的数字,摁下接听键。

    “清幽,是我,我出国了,在巴黎,这几天你还好吗?”林云海忍了很多天,不断的说服自己不要打电话给她,却终究还是没忍住。

    顾清幽一听到他的声音,有点惊讶,她在百忙之中也给他打过电话,一直没打通,没想到他突然联系自己了。

    “我还好,你,你为什么突然去了巴黎?怎么没跟家里打声招呼,大家都很担心你。”顾清幽轻柔的话语里带着一丝丝责备。

    “大家,包括你吗?你也很担心我?”林云海听见她急切的责备声心里觉得很温暖,她会有一丁点在乎他吗?

    顾清幽微微愣住,她抿了抿嘴唇,岔开话题回答:“这些天注意力全在女儿身上了,还没取到一个好听的名字。”

    林云海心里多少有点失落,她怎么会担心他呢?她厌恶他还来不及。

    “我帮你想想,想到好的回头告诉你。”林云海有点尴尬,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顾清幽轻轻嗯了一声,两人彼此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只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

    “那……”

    “清幽……”

    沉默中,两人不约而同的想打破沉默,林云海急忙让着她,热情的说道:“你先说,你先说……”

    “我是想问,你有没有给阿姨打电话报平安?要不要我跟她说告诉下?”顾清幽还记得程乐颜那天说的话,她可不想跟阿姨明争暗斗。

    “不要,如果她知道我在哪儿,肯定会派人过来的,清幽,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的行踪。”林云海紧张的说着,语速明显的加快了很多。

    顾清幽心里自然不肯,她不想跟他之间存在属于他们任何一个人的秘密,被人知道后肯定会胡思乱想。

    “你妈妈会逼问我的,如果我招架不住,告诉了她,请你不要怪我。”顾清幽故作无辜,林云海也不好强迫她什么。

    林云海沉下声来,淡淡的回道:“好吧。”

    随后,电话立马中断,顾清幽握着手机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宋叔从后视镜里看了她几眼,也没乱说话,装作没听见。

    车厢内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宝宝正在熟睡中,顾清幽靠着椅背,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微风吹动路边的枯萎的野草,春天快要到了…

    没一会儿汽车的速度缓缓的减下来,林家大门被打开,汽车慢慢的停在院子里,赵婉玉和林朝歌等在门口。

    “清幽,早上你爷爷有点咳嗽,我们就没去医院接你们。”赵婉玉温柔的解释着,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顾清幽浅浅一笑,说些客气的话,把孩子交给月嫂照顾,便往卧室走去,因在坐月子期间,她便躺在床上休息。

    随后不久,有人敲门,她喊了声“请进”后,程乐颜便推门而入,一股要杀人的气势,急匆匆的冲到顾清幽面前。

    “我给你几天的时间了,有云海的消息吗?”程乐颜冷冰冰的板着一张脸,语气十分强硬。

    顾清幽抬起眼,淡淡的看着她,心里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告诉她实话?她轻轻的咬着唇没说话。

    程乐颜的视线紧紧的锁在她身上,她微妙的表情变化自然被她捕捉在眼里,她毫不客气的断定:“顾清幽,你最好告诉我他在哪里,要不然我发疯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她的眼里迸发出一股阴险的光芒,顾清幽十分冷静的看着她,脑海里闪现出生孩子前的情景,还有孩子被偷不久却又还回来的事,她不禁揣测到,这些恐怕都是程乐颜做的吧?

    她扬起下巴,淡定从容与程乐颜对视,缓缓的张开口:“阿姨,你会做出什么事?害死我女儿?你确实这么做了,结果呢?”

    程乐颜的脸色一下子变的惨白惨白,莫非她什么都知道了?她极力狡辩道:“我做什么了?你不要血口喷人,那天是你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由于她过分激动的辩解,反倒露出了事实真相,顾清幽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勾起唇角,“我没有说是你故意把我绊倒的吧?你若不是心虚,怎么会不打自招?阿姨,如果你总是想通过一些卑鄙的小人手段来伤害我和我的女儿,你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没错,我知道云海身在何处,但我不会告诉你,如果你敢对我们母女有一丁点不良企图,爷爷绝不会放过你们,包括江家!”

    顾清幽越说到后面,程乐颜的脸色愈发的难看,刚想说什么,又被顾清幽突然打断。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我女儿被偷的事,不是你做的,就是你姐姐做的,拜托你们动动脑子,这种低级的手段用的出手吗?”

    顾清幽并没有证据,但她料想是她们所为,只是想试探下,结果程乐颜的反应证实了她的猜测。

    程乐颜浑身一颤,双腿有些发软,她心里多少有些害怕,单单就这两件事,如果被林老爷子知道,他们母子休想在林家待下去了。

    “清幽,我绝对不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这些都是误会,我没有故意要伤害你们,还请你谅解。”程乐颜开始服软了,她不怕顾清幽,但怕林老爷子。

    顾清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若有所思的低下头,像是在心里盘算什么,程乐颜吓的更加不知所措。

    “清幽,你,你不会想去告状吧?”程乐颜忍不住了,一脸惊慌的问她。

    顾清幽的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她忽然很有兴致想逗逗她,“程阿姨,你好像很紧张,怎么?怕了?你在害我女儿,偷走我女儿的时候,就没有怕过?”

    程乐颜连忙摇着头否认:“我没有,我没有害你女儿,也没有偷,清幽,我们是一家人,不要再为难对方好吗?就算看在云海为了你连命都不要的份上。”

    她故意加重了最一句话的语气,顾清幽冰冷的脸上终于一丝触动,虽然程乐颜差点害死她们母女,但还是林云海救了她们。

    顾清幽别过脸,她很不喜欢斗来斗去。

    “云海不想任何人去打扰他,他只想一个人静一静,过段时间再说吧。你做的错事,他替你还了,但是如果再有下次,我绝对不会手软。”最后一句话顾清幽是对程乐颜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

    她心里很清楚,一旦手软,就必定隐藏着一分危险性。

    程乐颜不停的说着谢谢,她是真心改过,还是做表面功夫,谁也说不准,她转身准备出去的时候,还是不甘心的又问:“你能不能告诉我云海在哪里?我保证不会去找他,只想知道他是否安全。”

    顾清幽轻笑一声,随口甩出一句话:“他又不是三岁小孩,他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去向和生活。”

    程乐颜彻底无话可说,她十分沮丧的走出去,心情失落到极点,明明是她气势汹汹的来宣战,到头来却落的惨败而归。

    经过这件事,她不敢小瞧顾清幽,她比想象中的要厉害得多,她不确定顾清幽是否有证据,但她不敢再试探,先避一阵子再说吧。

    程乐颜把这件事的详细过程告诉姐姐,程乐欢气的面色铁青,怒道:“你被她摆了一道,她根本没有证据,只是吓唬你,结果你…”

    程乐欢的叹气声不断,气急败坏的踢座椅,又痛的嗷嗷叫。

    “姐,我知道她没有证据,但她在老爷子面前的地位,只要她开口,还怕找不到证据吗?我们得松松手了,等梦年醒过来再说吧。”程乐颜皱紧眉头,她心烦意乱的很。

    程乐欢挑起眉,一脸不悦的反问:“如果梦年醒不过来呢?我们就这么算了?我可咽不下这口气。

    程乐颜重重的叹息一声,脱口而出回道:“我能咽下去吗?但也要等待机会嘛,这次失败了先消停一会儿,等机会,你看当年安慕云…”

    她欲言又止,她谨遵姐姐说过的话:当年的事不能说,小心隔墙有耳,不能走漏一点风声。

    程乐欢瞪了她一眼,便闷闷不乐的一言不发,眼前也没别的办法。

    “她知道云海在哪里,但不告诉我,我这心里呀,难受的要命,含辛茹苦带大的儿子,到头来不如一个外人,失踪这么多天,也不给我打电话报平安。”这事儿成了程乐颜心头的一根刺,她一想到这,心就疼的厉害。

    程乐欢也感到不可思议,林云海爱上顾清幽,对她不隐瞒自己身在何处,但好歹也该给自己妈妈一个信儿吧!

    “乐颜,你别想那么多,这些年我们给云海灌输的思想,肯定让他感到很压抑,让他放松放松吧。”程乐欢轻轻扶着妹妹的肩膀安慰着。

    程乐颜钻进了一个死角,固执的反复念叨:“可我做的全都是为了他呀…还不是想给他更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