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1章 他似乎开始心疼她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50本章字数:3030字

    林慕辰和顾清幽一前一后的走电梯,狭窄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都双手抱胸,谁也不说话,脸上尽是冷漠,完全没有夫妻的样子。

    天色渐暗,半边天乌云密布,预示着一场暴雨即将来临,林慕辰淡淡的开口:“你坐前面开车。”

    顾清幽也不看他,目光清冷,“还好你没让我坐公交去及酒店。”

    林慕辰从鼻孔边发出一声嗤笑,“秘书陪总裁应酬,怎么能坐公交?你放心应酬结束后你可以坐公交。”

    顾清幽侧脸抬眼看着他,他的眼底充满了戏谑的笑,气的肝颤却装作毫不在乎,“没问题。”

    在他面前她不想做无谓的反抗,这时天气瞬息万变,天空划过一道闪电,从而传来响亮的轰隆声,滂沱大雨紧接而来。

    林慕辰像条件反射的拉着她往地下停车场跑,雨点打在她身上,衣服湿哒哒的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林慕辰打开后备箱,拿出一个袋子扔给顾清幽,“还好九叔准备了一套新衣服,我带你去把头发吹下,你这样根本无法见人。”

    他说着顺势往她身上看,衣服没有湿透,但头发全部湿漉漉的粘在额头和脸上,顾清幽面无表情的扫他一眼,用手扒啦着头发,怪里怪气的回道:“不去,我越狼狈你不是越开心吗?就这样吧。”

    林慕辰的眸底划过一丝冷光,犀利的眼神盯着她,“如果不是要应酬,我刚才会把你扔在外面被淋成落汤鸡。你坐前面开车。”

    顾清幽睁大眼睛看他,他无所谓的瞟她一眼,便坐到后排去,她无可奈何的坐在司机的位置上。

    窗外的瓢泼大雨哗啦啦的下个不停,路上早已积成无数水洼,行人越来越少,剩下少有的路人被淋的浑身湿透。

    直到酒店,老天爷根本没有要停止哭泣的意思,顾清幽把汽车停在地下停车场后,林慕辰带着她乘坐私人电梯到了六层。

    林慕辰气场十足,威名远扬,一出现所有人便恭恭敬敬的打招呼:“林总好,林总好…”

    下一秒便有一位气质绝佳,秀色可餐的年轻姑娘朝他们走来,温柔可人的开口:“林总,您的包厢在这边,请跟我来。”

    推开包厢号888的门,里面热闹的说笑声戛然而止,他们的目光齐刷刷的投在顾清幽身上,充满好奇,林总居然把少奶奶带出来了!

    只见顾清幽身穿一条酒红色的短裙,搭配上白色小外套,黑色丝袜带着一点镂空,无比性感迷人,脖子上的钻石项链闪闪发光,璀璨夺目。她一脸平静,看不出任何情绪,即使冰冷,却也散发出神秘的魅力。

    林慕辰察觉到他们的好奇,咧开嘴浅笑,“这是我的新秘书,顾小姐。”他让顾清幽坐在他旁边。

    刚坐下不久,桌上的人都想来讨好顾清幽,她经历各种饭局自然明白他们想要什么,个个端着酒来敬她。

    “大少奶奶,我先干为敬,您随意。”

    “喊顾小姐,她今晚在这里身份是我的秘书,各位别小瞧她,她可是海量,今晚让大家见识见识!”林慕辰爽声说着,言外之意不是傻子谁都能听懂。

    顾清幽脸上涌起不悦,她很生气但她给足他面子,二话不说端起酒杯,热辣辣的白酒喝掉了半杯,随即传来喜悦的欢呼声。

    她的喉咙处像火烧一般难受,她强忍着痛苦来者不拒,也许是心里承受太多委屈,她突然很想大醉一场,好好发泄一下。

    “顾小姐果真是海量啊!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在酒桌上我从来没遇到比我更能喝的,顾小姐,你是第一个!”

    其实这时候的顾清幽,头脑已经有点不清醒了,她一直在克制,搭在腿上的手一下子往下滑,林慕辰赶紧迅速的抓住她的手,他能感觉到她在颤抖。

    “大家喝的差不多了,先歇会儿吧。”林慕辰终于有点心软了,她好歹只是个女人,她会难受吗?

    “林总心疼老婆了,哈哈…”其中一个年轻小伙子喝醉了哈哈大笑,说完便一头栽在桌上醉了过去。

    林慕辰的脸色刚一变冷,见他醉倒了也没再追究,只是笑笑:“我不是心疼她,是怕你们都会醉的不省人事。”

    顾清幽端起一杯白开水一仰而尽,意识稍稍清醒一些,开口喊道:“喝,继续喝,今晚不醉不休。”

    林慕辰听完顿时拧紧眉头,心想她肯定喝醉了,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但碍于面子,他也不好明目张胆的阻拦。

    半小时后,顾清幽感到头痛欲裂,她双手紧紧的按住脑袋,她的酒品很好,她不说话,也不闹,只是安安静静的坐着。

    这场饭局,林慕辰只在最后轻轻的抿了一口白酒,另外几个人歪歪倒倒的离开,包厢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顾清幽强忍的一股恶心随着关门声突然吐出来,正好吐到林慕辰的衬衣上,他顿时恼羞成怒的把衣服脱了扔了,此时,她的胃里就像排山倒海的巨浪在翻腾,令她呕吐不止。

    林慕辰揪着眉心,站在旁边满脸愁容,他从来没见过她如此丑态,顾清幽吐完过后胃里舒服多了,但她的头,依然很痛。

    “林慕辰,你这个混蛋!”顾清幽双眼迷糊的看着他骂了一句,便浑身无力的朝他怀里倒去。

    她整个人都靠在他身上,林慕辰为了不让她摔倒,只能用力抱着她,她开始胡言乱语:“为什么你不相信我…为什么…”

    她说的话含糊不清,林慕辰没听清楚,用手拍拍她的脸,她却睡着了,无奈之下,他只能将她拦腰抱起,一走出包厢,立即引来无数眼球,大家都开始窃窃私语。

    林慕辰把顾清幽扔进车厢里时,她的双手紧紧的搂住他脖子,含糊着说道:“不要离开我,好不容易等到你回来了…”

    他拧着眉心,胸口猛的一痛,他怎么会突然有种心痛的感觉?是为她而疼吗?

    在回家的路上,林慕辰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的路,心绪却渐渐飞远,通往林家老宅的路上人烟稀少,他便平安无事的抵达,顾清幽安静的睡容很美,美到让他不忍心喊醒她。

    于是,林慕辰依然抱着她走进客厅,客厅里只有林云海一个人,百无聊赖的看电视剧,一看见大哥抱着大嫂进屋,便紧张起来。

    林慕辰看到他的反应,脸色立马一沉,连招呼也懒得打便径直的往楼上走去,林云海咽了咽口水,还是没忍住的问道:“大哥,她怎么了?”

    “不要太关心大嫂,容易让别人误会。”他没有直接回答云海的话,而是间接的提醒他,真搞不懂这个弟弟究竟想做什么!

    林云海被堵的哑口无言,程乐颜站在楼上注视这一幕,发出深深的叹息,她不得不抓紧时间采取行动了,是该把顾卓婷接回来的时候了…

    程乐颜怎也不会想到,她这一举动会将未来搅的天翻地覆。

    林慕辰气恼的踹开卧室的门,二话不说把顾清幽扔在床上,大概是弹性太足,她居然被摔在地上!

    顾清幽感觉到屁股痛,眉头皱了皱,翻过身面对着林慕辰的双腿,张开双臂死死的抱着。

    林慕辰哭笑不得,他缓慢的蹲下身看她的脸,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她在做梦吗?他心头一软,又把她抱到床上。

    猛然间,他意识到自己好像开始心疼她了,他立马抽身走开,手却被她死死抓住,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非常用力。

    “不要走…不要走…”她好像在做梦,微微蹙着眉头,眼角滑落出两滴眼泪,以他的性格,他一定会掰开她的手,但不知为什么,他却安静的坐在床边,默默的凝视着她的脸。

    兴许是手心里的温度让她感觉到踏实,蹙着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林慕辰把卧室里的灯调的很暗,柔弱的灯光下她睡的很安稳,顾清幽的确在做梦,梦里有他,有果果。

    第二天清晨,和煦的阳光穿过薄薄的窗帘斜射进来,顾清幽艰难的睁开双眼,两边的太阳穴很疼,模糊的视线里竟看见林慕辰抱着果果站在窗台边轻轻的走动。

    她头痛欲裂,身上光溜溜的,她每天都会穿睡衣,这…她按住脑袋努力去回想,头脑一片空白。

    林慕辰听到细碎的叹息声,转过头来看,昨晚的柔情毫无存在,冷言道:“昨晚在应酬上你喝的酩酊大醉,把我的脸都丢光了。”

    顾清幽瞬时呆住,难以置信的盯着他问:“你不要骗我,我真的喝醉了给你丢人了?”

    看着她紧张的神情,林慕辰有点于心不忍,他知道她昨天一直在强忍,早就醉了,却撑着假装没醉。

    林慕辰还是点头应道:“我骗你做什么,你喝醉后可谓丑态百出。”

    顾清幽懊恼的把被子蒙住脑袋,心情差到极点,林慕辰站在原地勾起一抹笑容。

    “那…我没搞砸你的合同吧?”她忽然又掀开被子大声的问道。

    林慕辰唇角的笑容顿时凝住,他使劲的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