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BOSS的探望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5:35本章字数:2071字

    常默看向方继辉,他脸上没挂着以往那种不羁的笑,有一丝关心、同情的意味;刻意摆出的悠闲姿态,把担忧偷藏在那双幽深的黑眸里。

    常默心中暗叹,他来的好快,定是听说我在这,神速到位。说他来慰问伤者家属还勉强可以接受,但他肯定不会想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恨不得看我有天大的事。

    牛世龙勉强挤出点寒暄的笑,“方总,你来了!牛柳她,她,唉,伤了嗓子……。这是我家老婆子,柳儿她妈。”

    方继辉略过常默,直接走到黄维娟面前,伸手握握,态度很是恭敬,“黄大夫,您好!家母提过无数次,说您医术高超,是咱们中医院出名的女华佗,她那些老毛病都让您调理好了。以前只通过老牛找您,早该登门答谢的,今天却是在这种场合见面了。”

    他们居然还有私交!常默无奈看看病房门,既然来了,那就大家谈吧,“方总,今天这事儿,咱们坐在来谈谈。”

    方继辉抬手轻摆两下,“没什么可谈的!老牛,这事儿我帮你做主,经官必须给你女儿讨回公道!”

    牛世龙看看老婆,又看看常默,听自己老板的提意后,他面部肌肉都有些僵硬。本分人,活这么大岁数,连失窃都没接触过公检法,还真不知道怎么样回话。

    他现在心心念念就是女儿能尽快痊愈,嗓子正常发声,其他事都往后靠。老婆其实是有主意的人,但她习惯在外面给男人留面子,不管大事、小事,在外人面前她向来不多表态,老牛说什么是什么。

    此刻的老牛,心中焦虑、自责之极,不想得罪老板,也不想盲目、冲动点头,他含糊回一句,“谢谢,谢谢方总。”

    黄维娟抬手看看表,“孩子受伤住院,我们还得回去准备她住院的必须品,今天这事必须妥善解决,但请体谅一下我们现在心情,缓一天再说。”

    牛世龙解脱般看一眼黄维娟,老婆清冷理智的说词和语气,就是委婉的逐客,他含混着附和,“是,是,二位老总先回吧!”

    常默轻点头,转身离开;方继辉淡笑笑,轻挑剑眉扫一眼常默的背影,“老牛,我进去去看一眼再走。”之后随手递给牛世龙个信封,“公司给的慰问金。”

    牛世龙接过老板递来的信封,眼睛偷瞄着黄维娟,嘴上道谢,心中却觉得是接来了烫手山芋,信封握在手里,感觉极不踏实。

    三人走进病房,牛柳轻颦秀眉动了动,黄维娟马上走过去,“柳儿,你醒了?”

    牛柳缓缓睁开眼睛,环视一圈病房,动几下唇瓣没发出声来,她激动地睁大眼睛、惶恐地看着母亲,忽地坐起来,张大嘴巴,指着自己嗓子,似乎在用力喊,却仍是没发出声,扑簌簌眼泪落下来,抬起扎着吊针的手用力捶床,错愕、委屈却没有抒发的出口。

    看着女儿的惊慌失措,惶惶不安,父母都难受之极。站在他二人身后的陌生人方继辉都有些动容,心底某个部位随牛柳发疯一样捶床的动作泛起丝丝疼痛,没想到伤这样重,年纪轻轻,真哑了怎么办?

    黄维娟上前抱着女儿,“柳儿,听妈妈说,你只是被人打伤声带,能治好,恢复几天就会好,不是什么大事!你好好养病,爸、妈都在这,不用怕!”

    牛柳靠在妈妈怀里,眼泪潸然下落,心随着泪水的宣泄慢慢平静下来,好一会儿,她才抬头用泪眼看向站在一旁的老爸,身上工作服口袋被撕坏,满身油污、血渍,脸上、胳膊上有几外淤青或皮外伤,还好没什么大事。

    之后,她才注意到老爸身边还站着外人,淡粉色T恤、米色休闲裤,高大英挺地站在那,刀削般的剑眉、直挺的鼻梁,幽深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方唇轻抿着,年轻的面孔上看不出任何情绪,牛柳坐直身,抬手轻擦擦眼泪,询问地看向父亲。

    “柳儿,这是爸公司的领导方总,知道你受伤,特意来看看你。”

    牛柳再看向方继辉轻点一下头,方继辉品读着牛柳心中的恐慌和眼底的失落,他浅笑着,随意看一下病床尾的名牌,“牛柳,你好好养伤,我代表公司闹事司机向你致歉。”

    很有磁性的声音,略带温柔的语气,丝毫没有刚刚常默在场时的不羁或悠闲姿态。

    牛柳用泪痕未消的眼睛,带点幽怨回视方继辉,缓缓躺下,又抬手去摸自己依旧疼痛的脖子,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满目茫然,无限凄楚。

    黄维娟叹口气,把女儿手拉下来,“吊着针,别乱动。爸爸先在这陪你一会儿,我回家拿些日用品,马上回来。”

    牛柳拉住黄维娟,用力摇头,不想让她走;但看看老爸那焦虑、自责的眼神,又松开妈妈,轻拍拍床,示意爸爸坐那。

    黄维娟刚走,牛世龙陪女儿只坐几分钟,有护士来叫家属补办什么手续,原本站在一边不咸不淡要告辞离开的方继辉,迟疑一下,“老牛你去吧,我帮你看着牛柳。”

    随着牛世龙的离开,牛柳看看眼前老爸的领导,原本失落,再加上陌生,就有些紧张,她呆呆地盯着滴管里的有节奏坠落的药水,。

    来苏水混杂的沉默中,有几分尴尬,方继辉轻挑挑眉,拿出手机,随意点开个空白信息界面,“你若有什么想说的话,或是就今天受伤想要我们公司拿出怎样的态度,可以用我手机打字说。”

    牛柳饱含失落的水眸,对上方继辉幽深写满真挚的眼睛,只轻摇摇头。

    方继辉随性淡笑笑,以使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疏离、严肃,“你不用紧张,我今天来就是来表明公司态度的,只要你们是合理要求,我都会协同帮你处理。比如向打伤你对方公司人索赔、比如诉诸法律或是其他别的什么方式。”

    牛柳依旧摇头,她现在只关心日后能不能发声,什么时可以说话。

    牛柳伸手拿过方继辉手机时,方继辉的意外一闪而过,之后饶有兴致地看着牛柳细白的手,她想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