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左右为难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5:35本章字数:2148字

    方继辉心一沉,他敷衍着安慰,“放心,她会痊愈,我先走了。”走在夜间空旷的医院走廊,他脚步清晰入耳,听上去烦躁又失落。

    牛柳发声希望渺茫,方继辉不是像看热闹的旁观者那样,为常默会有更大的麻烦而窃喜,却是莫可名状的忧心。

    此刻,他为自己今天细微的心理变化感到害怕,面对牛柳,总是拿不出应付身边那些莺莺燕燕的随性洒脱。

    次日,不到9:00,方继辉捧束花来看牛柳。推开病房门之前,他看着掩映在百合之中那三朵不起眼的白玫瑰,扬起剑眉,就是比自己小五六岁的小女生而已,完全可以掌控。

    方继辉大步走进病床,看到牛柳床边有个整理好的小行李箱,还有背对他的常默,这什么情况?再看牛柳,她没穿病号服,而是穿着自己的衣服,“这是要出院?”

    随着他一句话,牛柳、黄维娟母女二人,常默都看向他,“不,转院。常总帮忙联系了北京五官科的权威专家,柳儿这几天的恢复不太好,医生建议我们抓紧过去看一下。声带的软组织长的快,再晚就失去了最佳治疗时机。”

    老牛的公司领导,又是在帮家里出头,黄维娟特意详细解释,以免引起方继辉不满。

    方继辉忽然觉得拿花探病是尴尬无比的事情,他放下来不是、捧着也不是,只能僵硬地站着,“这样的话,还是早去看为好。”

    嘴上随意附和,他心中却是相当懊恼,不得不承认,在牛柳医治问题上,他做得不及常默。

    之前他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甚至偷想牛柳伤得越重对自己越有利;之后是极力帮牛家把常默公司的司机告上法庭,让他官司缠身。

    方继辉怔怔地心中暗叹,是自己太过狭隘的竞争心,忽略了无辜的牛柳。直到牛世龙办完转院手续,一家人随着常默往外走,方继辉都有些走神。

    他走在最后,手里依旧捧着那束隐藏玫瑰的百合,白色花瓣上的水珠,在晨光中闪烁着剔透的微光,捧花的人却失了往日倜傥、自信的神采,无可挑剔的俊朗五官,透出无可奈何的怅然若失。

    朝阳透过走廊的窗子照进来,牛柳穿着淡黄色雪短袖衫、牛仔短裤,细长的白腿走在阳光里,整个人像笼罩在金环之中,轻风吹起她身后乌黑的长发、飘动的衣角,方继辉第一次发觉牛柳美的熠熠生辉。

    走出住院部大门,常默放好行李拉开车门等着牛柳母女上车,牛柳转身看向方继辉恬淡笑着挥挥手,才带上口罩坐进车里。

    方继辉轻点头,这样无声的道别太过短暂,他来不及回味,常默的车子已经缓缓前行。留给他的是牛柳那难得的笑颜,和常默自始至终都落在牛柳身上的目光,她就这样走跟着自己的对手走了!

    方继辉随意把手中花丢在门旁的垃圾桶里,想要一并丢掉此时心里看不到边际的失落。

    牛世龙在一旁,带着点讨好解释说:“您别误会,咱们一家人肯定是站在方总这边的,只是柳儿的嗓子是我们的头等大事,不能耽搁,我们摸不到权威专家的门,常默帮打点好关系,我们自然是要带孩子过去看看的。什么官司、赔偿都不及孩子能正常说话正要。”

    方继辉随意点点头,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输了半局。

    牛世龙看着依然没什么好脸色的老板,又补充说,“医生说牛柳这嗓子,主要是去让专家制定一套合理的治疗方案,恢复是个慢工夫,回家定期来医院观察治疗就行,也就是去个三五天,不会耽误一周后的开庭。”

    ……

    机场,黄维娟母亲女正往安检口走,黄维娟电话响了,牛柳看着妈妈接起哥哥的电话,就听妈妈惊讶地说一句,“什么!怎么会这样?现在慧兰在哪?”

    看着妈妈脸上浮现焦急的表情,牛柳猜是嫂子苏慧兰出了状况,昨天哥哥就说嫂子不舒服。

    原本站在另一排的常默发觉母女二人停滞不前,走过去问,“怎么了?”

    黄维娟挂断电话,脸上恢复平静,“柳儿,你嫂子早产,刚送到医院,你……,要不……”说到一半,黄维娟意识到女儿的嗓子也是刻不容缓需要治疗,可远嫁而来的儿媳,也不能不管,她很犯难。

    牛柳大眼睛眨眨,拉着妈往回外走,走两步黄维娟停下来,“柳儿,软组织长的很快,若是耽误久了,长成畸形声带就没法治了!”

    牛柳秀眉微蹙,看着表面镇定内心焦急的妈妈,女人生孩子,家里两个没经验的大男人终归是不方便。

    沉默一会儿,常默看看牛柳、又看着黄维娟说,“黄大夫,你若信我,就把女儿交给我,我带她去北京,和专家约在下午15:00,后天他要出国,咱们不能耽搁。”

    黄维娟疑惑地看着常默,牛柳盯着常默看一会儿,摘下口罩,拉拉黄维娟胳膊,拍拍自己胸脯,看着妈妈用力点头。黄维娟知道女儿是在表示,她可以自己去北京。

    黄维娟百般无奈叹口气,“柳儿,你也知道嫂子老家在广西,她比预产期早出近十周,就算现在通知她妈妈过来,今明两天也不一定能到。妈做婆婆的,媳妇生孩子亲妈不在,婆婆再走说不过去。你爸、你哥,也不懂女人生孩子那些事儿,现在临时找月嫂,也找不来……”

    牛柳安慰着拍拍黄维娟肩膀,又拍着自己胸脯点头,意是她自己可以。

    黄维娟看着向来懂事的女儿,心中觉得很难受,媳妇嫁进来自然不能亏待,更何况现在还是早产;可让受伤的女儿一人去北京,很不放心,她低头看看表,“这个时间,换你爸爸来也不可能了,他没票,即便有票,他现在来机场,飞机也已经起飞了!”

    常默看着犯难的黄维娟,表情很严肃、语气也相当认真,“黄大夫您放心,我肯定把牛柳照顾好,咱们早晚通两个电话,或是视频也可以。之后不管怎么治,我都会在开庭之前把牛柳毫发无损送回您身边。”

    黄维娟迟疑着不表态。

    广播里传来“旅客朋友,您所乘坐的CA6XXX次航班,10分钟后开始登机,请您提前到9号登机口做好准备。”

    常默看看手中的登机牌,“咱们的航班马上要登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