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有女人缘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5:35本章字数:2062字

    常默被牛柳看得有点心虚,明眸善睐,清澈的目光中流露出来的是亲和单纯,他却有点不自在。活到36岁,还是第一次被小女生看得心虚了。

    牛柳喝完水,躺下闭上眼睛,又睁开拿出自己的手机,按下几个字:你去酒店住吧,不用在这陪护,这有医生、护士。

    常默看完牛柳的话,随意拍拍她手背,“没事,你休息吧。”

    半夜,牛柳醒来,看常默半躺在床边陪护椅上睡着,高大的身驱即便是侧蜷着,那张一米多长的躺倚都显得无比拥挤。

    她随意看看其他陪护家属,也是如此。而他和其他家属是大相同的,别人都是亲人,父母、子女、夫妻、兄弟姐妹,哪怕是朋友,而我和他却只是法律上的原告被告关系。

    牛柳轻轻下床,怀揣着一丝感动往外走。

    “牛柳,你要干嘛?”常默起身跟到门口问。

    牛柳拉开门,指指走廊那头的卫生间指示牌,又指指常默那张椅子,意思说:要去卫生间,你去睡吧。

    常默点点头,“很晚了,我陪你到卫生间门口。”

    常默声音并不大,语句也很简单,却每个字都掷地有声落进了牛柳心田。那里像初春获得细雨滋润沃土,悄悄萌发出绿意,之前还介意他给自己的定位,心底的疏离,顷刻间都被那抹淡淡的绿意盖住了。

    次日,一天的诊断、伤口复查,都是常默提前沟通好的,进行的很顺利。

    牛柳跟在常默身后,跳过长长的排队人群,直接进诊室或是检查室时,她心中不仅有优越感,还很好奇,在这人满为患的大医院,他提前是做了怎么样的功课,才有此成果?

    晚上18:00点,折腾累的牛柳在病床上小憩,就听有人说,“美女,这是您订的餐!”

    她微动一下,意识到话音就在耳畔,连忙坐起来,见孙庆伟一手捧着鲜花、一手拎保温桶和几个外卖餐盒,脸上掬着笑,站在床边。

    牛柳目光寻找一圈,没见常默,连忙点点头,指着床边的椅子请他坐。无法语法交流,常默不在身边,她有些慌乱。

    孙庆伟环视一圈病房,“常总财大气粗,就委屈你住这样的病房!”

    牛柳拿出手机打字,“病房紧张,我们只呆两天,明天下午就回去。”

    孙庆伟看完牛柳的话,随意看看她,白净的小脸上眉头微皱,白牙轻咬着粉嫩的唇瓣,挺灵秀的女孩,怎么还有点紧张。我不严肃吧?“你叫什么,多大了?”

    牛柳连忙用手机打字回话。

    孙庆伟看完,调侃起来,“出厂24年的牛柳,黑胡椒味的?哦,似乎是香煎的!”

    听孙庆伟有意开玩笑,牛柳轻笑笑,他看上去不像昨天那样疏离、高高在上。

    看牛柳清浅的笑,孙庆伟来了八卦的好奇心,“你和常默熟吗,你们怎么认识的?我可比常默平易近人,他冷冰冰的,不说话时特能……”

    “老孙,你改行做娱记了!”常默走到牛柳病床前,打断孙庆伟的问话。

    孙庆伟转身看看常默,“常总,我的第二职业,来送外卖。”

    常默扫一眼孙庆伟拿来的东西,“上市公司老板来送外卖,我付不起外卖费;更没见过如此八卦的外卖小哥。”

    孙庆伟哈哈干笑两声,“本人魅力值为负,请不动常大老板,只能拿出首都人民的热情,关心一下常总的饮食起居!”

    常默打开保温桶,把清粥小菜放在牛柳的餐桌上,“孙总跑大半个北京城送餐,咱将就吃点吧。”

    牛柳点头回应一下,今天的氛围比昨天舒服太多了。

    常默开餐盒时,孙庆伟饶有兴致地打趣,“牛柳,瞧这表现,他还算是个合格护工吧?”

    牛柳淡笑着,看看认真小心的常默,点点头。

    常默放在桌上的电话震动起来,孙庆伟伸手拿过电话,“哟,童明雅!”

    常默伸手抢过电话,边快步往外走,边说“你们先吃!”

    孙庆伟看着常默背景吐口气,“我怎么就没他那么好的女人缘呢?”说完,他随意拍拍自己的脸,“我输在颜值上了?不对,当年我班的颜值担当是我呀!”

    牛柳抬头看看,中年发福、长相一般的孙庆伟,他说的还是实话,不仅颜值这点;常默似乎很有女人缘,那个于双双,应当是女人。

    常默走进来时,牛柳特意偷看看他的脸色,平静无波,读不出他任何情绪。

    孙庆伟直截了当问一句,“童老师来电,莫非有大事发生?”

    常默随意坐下,“吃饭还堵不住嘴!”

    牛柳低头喝粥,好奇心也被孙庆伟勾起来了,童老师又是谁,他们都很熟的样子。

    ……

    餐后,牛柳不知睡了多久,被轰隆隆的雷声吵醒。她睁眼看看窗外,阴黑的天空中,一道极亮的闪电又带来轰隆隆、连绵不断的雷声。

    “醒了?”常默一在旁问。

    牛柳轻眨眼睛,指指常默手腕上的表。

    常默回头看看窗外,“7:00多了,今天有暴雨,早晨阴得像晚上一样。”

    又一道亮眼的闪电,紧接着一长串轰隆隆的响雷。电闪雷鸣过于突兀,牛柳下意识在薄被里缩缩身。

    常默拿起手机看看,“下午14:28的航班,虽然现在没发布延误之类的信息,但十之八九不会正常飞。不过,我想趁雨没下来,提前先去机场,在那等,或是在机场的宾馆休息,能飞时,我可以第一时间知道消息。这样可以降低误机风险。”

    牛柳坐起来,点点头。

    常默边收拾东西,边说,“不用急,等一下吃点东西,办完出院,开孙庆伟车走。这样的天气,打车只怕相当困难,你的身体,不适合挤地铁。”

    牛柳点点头,下床帮着常默整理东西,常默随意拍拍她背,“这点小事,不用帮我,去休息会儿。把这边的情况发信息,和你家人说一下,免得回去晚了,他们惦记。”

    牛柳点点头,坐在床边刚拿起手机,就见有人微信加她好友:方继辉!

    她偷看看常默,犹豫一下,还是点了“通过验证”,毕竟是爸爸的老板,不能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