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什么情况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5:35本章字数:2160字

    这种以高昂成本,换来的美丽巧遇,也就太后和刘阿姨这种不为钱发愁的“高贵夫人”想得出来、消费得起。

    太后,您是太低估你儿子的智商了,还那董春娇是个无脑的海归博士!

    常默脚下一滞,“董春娇要回国,还是和我同航班回长吉,太巧了,真有缘!”

    牛柳随着常默的话,轻仰头去看他,他眼睛看着别处,唇角向上勾着,却是皱着眉、眼角低垂,这表情分明是心中不满,却嘴上装高兴。

    董春娇?又一个女人的名字,他的女人缘还真复杂。

    常母打的如意算盘,儿子以令人满意姿态回应,挂断电话时她心情无比畅快。常默却对着手机上那串电话号码,冥思苦想起来。

    他随意看看牛柳,这小丫头够懂事,怕父母担心,连阑尾炎手术都没和家人说;怕嫂子挑理,只让妈妈在家照顾产妇;官司的事,她虽还没和方继辉、和家人提撤诉,但那天她说的是真心话。

    临时找不来别人,让她再帮忙,扮个女朋友?思绪一闪而过,常默又觉得每次把个柔弱小女生推出来为他挡枪,很失风度。

    此时,牛柳对着手机上方继辉发来嘘寒问暖的信息,也是思绪万千。他是爸爸的老板,你怎样热情礼遇,都不为过,至少在外人眼里是这样。

    首都机场,常默在约定的地方与董春娇见面时,牛柳就坐在不远处看着她们。

    一身淡紫色套装裙,包裹出董春娇玲珑曼妙的身材曲线,脸上妆不浓,却也看得出淡淡的眼影、唇彩,细致描画过的五官不妖娆,恰到好处,美中透出成熟优雅气质。

    她脸上带微笑,又深鞠躬,才和常默握握手。牛柳暗自感叹,还真有大和民族女人的气质。他们说什么牛柳听不到,但她能想到,无非是久别重逢类的寒暄。

    看着举手投足大方得体的董春娇,牛柳想这算是常母口中的书香门第、世家培养出来的闺秀吧。

    常默引着董春娇走到跟前,牛柳特意站起来,摘下口罩,莞尔一笑和董明娇点头示意。常默随意把手搭在牛柳肩上轻揽着她,在耳边低语,“帮我个忙!”

    很亲昵的举动,牛柳轻仰头看看10公分之遥的常默,他一向深邃淡然的目光,现在却倾泻出浓郁的柔情。就这眼神,他不多说帮什么忙,牛柳已经了然于心。

    “春娇,这是牛柳,她声带有点问题,这次是特意领她来找专家治疗的。”常默的介绍中没说牛柳的身份,他相信一个动作,可以提醒到董春娇了。

    董春娇微笑着和牛柳握一下手,“你好,希望没打扰到你们。”

    牛柳摇摇头,重新带上口罩,抬手放在肚子上轻捂着,回头看着常默,眨眨灵动的大眼睛。

    常默心领神会,把手换位置揽着牛柳纤腰,“春娇,走去安检吧。牛柳前两天做个小手术,肚子又在疼,她身体比较弱……,对你有怠慢、照顾不周的地方请多包含。”

    常默知道牛柳很会察言观色,但她聪明又大胆的举动,有点始料未及;女人一般比男人敏感,又天生八卦爱联想。他这样说,足够董春娇联想一路了。

    果然,董春娇排队安检时在走神,照理常家孙阿姨的信息不该有误,可是什么出差、没有女朋友,都不是事实。

    她看看常默轻搭在牛柳细腰上的手,哪怕是排队安检,他都搂着她小心呵护,还时不时旁若无人的眼神交流。什么小手术,几天就能乘飞机,肚子疼,十之八九是流产吧?

    值机时,常默拿出不厚此薄彼的绅士风度,要了三个在一排的座位,坐进机舱里,牛柳头就靠在常默宽厚的肩上,看看窗外。

    常默和董春娇隔着过道,交流的声音并不大。虽说牛柳听不清他们在聊什么,但凭在京几日朝夕相对的深入接触,牛柳知道常默是在做“面子工程”。

    他和多数身居高位的老板不同,很多人是人前高冷,人后随和热情;常默是典型的外热内冷,别看他对人热情关心,但是心却是裹得很紧实,能真正走进他心里的人没几个。

    他对谁都是如此,他对你体贴入微,照顾有加,但在他心里你却是来去自如的过客。他对你的照料,无非是兑现承诺,承担责任。

    想到这,牛柳浅淡看看低语细聊的常默和董春娇,他若不刻意关注你,似乎你总如影子般,跟在他身后,躲在角落里;那怕是强光之下,也只能跳出来一小会。

    常默肩膀有点麻,他微侧身看看面朝外的牛柳,原本以为她在做秀,却是真困,这会儿居然睡着了。

    他仔细打量着牛柳清秀、近在咫尺的脸,细眉微蹙着,其下长长如羽翼般的睫毛宁静盖在下眼睑上,脸色还是有些青白,唇瓣上依旧缺乏足够的血色。

    常默轻叹气,看看牛柳依然搭在腹部的手,她是真的肚子疼,说好毫发无损给人家女儿带回来,现在旧伤未好,又多一伤。他抬手按下服务呼叫铃,要个毯子轻轻盖在牛柳身上。

    董春娇看在眼里,暗自猜测着,牛柳和常默的真实关系,她应当是不被常母认可的女友。

    牛柳睡一小时,再睁开眼,常、董二人已经停止了交流,都安静地坐着。她低头看看盖在自己身上的毯子,动动发麻的脖子,又看看窗口,遮光板是放下的,睡前还能看到外面的蓝天白云。

    “醒了,喝点水。”常默把水杯递到牛柳前面,语气淡淡地说。

    牛柳接过手杯,感谢性回视一下常默,他眼中没有任何情绪,平静无波。这样的他,是真实的,关心、体贴都是例行职责。不过,那天暴雨中的呵护并非例行职责。

    飞机落地,三人往接机口走,常默知道太后肯定会派司机来接,而他也要很有风度地先送董春娇回家。

    牛柳必然又一次暴露在太后的眼线之下,司机会如实回禀他今天的表现,那太后对牛柳的误会将更深一层。往后一年,牛柳的治疗都是我的责任,会频繁接触,也只能顺势借牛柳搪塞太后的“捏造姻缘”了。

    “牛柳,这边!”方继辉在接机口外,找到牛柳身影,朝她挥挥手。

    看到方继辉来接牛柳,常默有几分意外;而董春娇见到方继辉,则更加意外。她率先走到方继辉跟前,“继辉,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