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向你道歉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5:36本章字数:2078字

    此刻,她两条细腿都颤颤发抖,一步也迈不出去,趔趄两下跌坐在地上,震荡又牵动右下腹,直疼得她全身汗毛倒坚,头晕眼花。

    牛柳颓然地看着行色匆匆的人流,她想求助,却有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愁苦。这时,有个5、6岁大的小男孩从她身边走过,低头看看她,“姐姐,你怎么坐地上?”

    牛柳抬起惨白的脸,双手合十作揖,指指自己嗓子摇摇头,又指指之前被摔在墙脚的手机,想让小男孩帮忙捡一下。

    男孩看看牛柳,大声喊,“妈妈,这个姐姐不会说话,也不能动,她……”

    孩子妈妈回身拉过自己的儿子,“不是告诉过你吗,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你被坏人骗走怎么办?她是骗人的!”

    男孩妈妈一句声音不太不小的话,牛柳再度引眼行人侧目,无助、窘迫、疼痛啃噬着她周身每一处神经,她轻抽抽鼻子,咬着下唇,仰起头,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透过上空的玻璃,蓝天白云间一架刚刚起航的飞机带着两道白气盘旋上天。

    牛柳呆呆看一会儿,不那么想哭了,才低头握紧拳头,挣扎着近乎是爬行,艰难移动到墙脚,想把开裂成几大块的手机组装起来。也许组装起来还能用,希望可以给爸爸发个求助信息。

    五分钟前,机场大厅外,方继辉坐进自己的车里,努力平复愤怒情绪。是他太低估了这次司机群架事件的伤者,为什么偏偏是牛柳!

    常默对她似乎很重视,不否认常默仪表堂堂,成熟稳重,富有男人魅力。或许是这样的常默打动了牛柳,让她无条件,心甘情愿撤诉。

    方继辉双手下意识抓紧方向盘,想到病恹恹的牛柳,她和常默去北京之前那个恬淡的笑,还有她刚刚点头如捣蒜的道歉,心狠狠地疼起来。

    他拉车门,迅速下车,快步折返回去。走进机场大厅,方继辉挑挑剑眉,商场上扯平了,情场上他永远不是会我的对手。新的格局规划,迅速爬上心头,方继辉有胜券在握的自信。

    还没走到之前和牛柳分开的位置,方继辉就心碎地止住脚步,牛柳半趴在墙脚组装手机的画面,让他自责到双脚如灌铅般,整个人石化了。

    一瞬他回过神,快步跑过去,蹲下去抢牛柳手里凌乱的碎片,“还弄它干嘛!”

    方继辉喉咙发哽,嗓音低沉,话音传到牛柳耳中,她似乎连抬头看他力气都没有,呆呆地着着自己空了的双手,右手还有淡淡橙色血痕。

    方继辉懊恼又心疼地去拉牛柳,“牛柳,对不起!刚刚是我不好,向你道歉。”

    再次扯动刀口,疼痛席卷蔓延开来,牛柳干呕两下,沉沉地倒下。

    方继辉慌忙横抱住牛柳,“牛柳你怎么了?”怀里的人却没丝毫反应,“牛柳,牛柳!”他轻晃两次,没唤来牛柳任何回应。

    方继辉抱着牛柳,快步跑到自己车边,把她放到车后座上,才注意到她一直搭在肚子上的手,那手下的牛仔裤一片血红,怎么回事,这怎么会有血?

    他想都没想,伸手去拉解牛柳的裤子,手搭在裤扣上又迟疑停下手,关心则乱,怎么随便去解人家裤子,我又不是医生!这是经血?

    方继辉起身关上后车门,对还有行李箱没拿。他跑回去取行李箱时,大脑中都是牛柳牛仔裤上那片殷虹的画面,不对,经血不会在那个位置!

    他再坐回来里,拨通常默电话,“常默,牛柳身上怎么会有伤?”

    听方继辉冷冷质问,常默原本不畅快的心,一下揪起来,声音低沉,语气淡漠,“她怎么了?她刚刚做过阑尾炎手术,照理不该这么早乘飞机,她……”

    常默话还没说完,方继辉就挂断电话,快速启动车子。

    方继辉给常默打电话,是彗星撞地球的机率,单凭这通电话,常默就断定牛柳出状况了,他浓眉拧紧,得去看一下牛柳,但还必须把这董春娇送回去。

    方继辉的白色凯迪拉克急驰在机场快速路上,心中溢满自责,她一开始就和告诉你肚子不舒服了,你却还是对她发脾气、丢下她!等信号,他回头看看牛柳与白纸同色的脸,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袭来深重的疼痛。

    变信号,他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窜出去,那些心底迸发的疼痛也随之以窜出来。方继辉烦躁地看一眼倒车镜,那扇他封锁了五年的心门,似乎被牛柳轻而易举推开了,病恹恹的她哪里来的力气,能撼动我冰封的铁石心?真是太低估牛柳了!

    方继辉的车子在医院急诊大楼刚停下,牛世龙就来电话了,一贯的尊敬客气,“方总,您接到牛柳了吧,真不好意思,还劳烦您去接?我刚好出车路过小区,我在门口……”

    “老牛,牛柳晕倒了,我刚带她到人民医院,你过来吧!”

    “什么!嗯,嗯!”

    牛柳再睁开眼睛,牛世龙、黄维娟都在,方继辉也没走,她看到爸妈,无血色的唇角挤出星点笑意,伸手去拉一旁妈妈的手。

    方继辉看牛柳那丝僵硬的笑,动动喉结,“牛柳,抱歉是我没照顾好你,害你扯开之前的刀口。”

    牛柳的水眸中不夹杂任何情绪,平静地看着方继辉,轻摇摇头。

    黄维娟拍拍女儿手背,“柳儿,妈都觉得对不起你!不该那么轻易让你和别人走,你手术又不和家里说,也不让妈过去……”

    牛世龙叹口气,“唉,看把孩子折腾的!他常总走之前,怎么保证的!”

    牛柳除了点头、摇头,什么都表达不了。她躺着想了好一会儿,看看方继辉,才拉过妈妈的手写字,“手机。”

    黄维娟把手机递给女儿,牛柳又看一眼方继辉,在手机上打出两行字:不怪常总,我生病又不是他能左右的,若不是他我都没命了。他救了我,我不想再去告他,我想撤诉。

    黄维娟看完手机,这怎么还忙里忙外的方总交待?她把电话递给牛世龙,牛世龙看完手机,“这!唉……”

    门外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牛世龙止住不知如何开口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