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突献殷勤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5:36本章字数:2018字

    常默推门走进来,牛柳之前暗淡的水眸中,那道不易被人察觉的光芒,即便一闪而过,却也逃出情场高手的捕捉。

    方继辉随意靠在身后边桌上,观察着他们,常默和牛柳尚无默契,得出自己的判断结论后,方继辉大脑中迅速勾画着自己的恋爱蓝图。

    常默随意看看病床,走到黄维娟面前,“黄大夫抱歉,是我照顾不周。牛柳术后不宜马上乘飞机,她着急回家,我却由着她的意思,手术才四天就带她回来了。”

    黄维娟看看牛父,“牛柳走这几天,常总早晚电话报备,对她细心照顾,我心存感激。她生病,在外面呆久了想家也是难免的,常总不必太挂心。”

    此时,方继辉脸上浮出一抹不羁的笑,常默虽说口中道歉,语言中责任却是推得不留痕迹。商场的上油滑,怎能敌过风月场的浪漫,常默你打错牌了!

    方继辉挑挑剑眉,满脸邪魅地看着常默,今天明明是你的胜局,你的理智精明,却给了我反转的机会。他随意坐在牛柳床边,“牛柳,现在感觉得怎么样,还疼吗?之前是我不好,不该对你那么凶!”

    富含磁性的声音,旁若无人的温柔道歉,牛柳只是安静地看着方继辉。牛柳父母对视一眼,心事满满的。

    常默与刚进门时一样,随意看看病床上对视的二人,又对黄维娟说,“北京专家的治疗意见,和在那新的检查结果,我明天和她之前的主治医生沟通一下。”

    黄维娟点点头,“常总多费心了。”

    “牛柳伤口养好,按专家的意见五官科那边往后可以不用住院,每天固定时间来康复治疗就行。”说完,常默看看表,“牛柳你好好养着吧,我先走了。”

    常默走了,牛世龙思前想后索性直说吧,“方总,柳儿说她想撤诉,不想告刘强和常默了。”说完,他把一直握着的手机递给方继辉。

    方继辉看完,随意挑挑眉,“你们家的事情,因为与公司有关联,职责所在我出面斡旋;但毕竟牛柳是当事人,她是否要维权,我们该尊重她意见。”

    听自己老板此说,牛世龙如释重负看向老婆,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牛柳安静地看着方继辉,他态度180度翻转,似乎现在说的也是真心话。既然他转态度,那就不用担心迁怒他,往后老爸在公司日子不好过了。

    她朝方继辉轻点点头,无力地笑笑,感谢他的理解,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

    第二天早上9:00多,常默再来医院,方继辉已经到了。牛柳家人都不在,常默站在病房门外,看着里面的二人迟疑着要不要进去,就见方继辉拿出一部时下最新、最流行款式手机,递给牛柳。

    常默搭在门把手上的手又放下,站在门外看着他们,还是在外面等她父母吧。

    牛柳见方继辉递到眼前的手机盒有些意外,她轻摇摇头。

    方继辉随意打开盒子,把白色的手机拿出来,放到牛柳手里,“拿着,你手机是我摔坏的,这是赔给你的。”

    牛柳抽回手依旧摇头。

    方继辉拉过牛柳的细手,再把手机放到她手里,“手机现在是你和大家交流的必备工具,没有手机你什么都表达不出来。我已经把我的私人号码存上了,之后找我用这个号联系。”

    牛柳再度想抽回手,却被方继辉用力握住了,“你若不要,就是还在生我气!”

    牛柳仍是摇头,她看看门口,妈妈怎么还不回来!无意间看到病房门外的常默,牛柳收回视线,看着方继辉,点点头,再抽回手时,一并把手机握在手里。

    她点开微信,打上两个字:谢谢!

    方继辉挑挑剑眉,“以后,无需和我客气,也别把我当成你爸的老板,只当我是朋友就好。这样咱们交流起来,会轻松随意点,每次看你发信息,您啊,请的,我都别扭。”

    黄维娟和常墨一起走进病房,牛柳看看他们,又朝方继辉笑着点点头。

    黄维娟放下手中水壶,看看吊针滴管里的所剩不多的药水,顺着滴管看下来,注意到女儿手里的电话,和床边的手机盒时,她清清嗓子,“柳儿,常总来看你了。”

    牛柳看着常默平静淡然的脸,皱皱秀眉,轻点头;又收回视线在手机上,按下几个字,把手机递到方继辉眼前:我很喜欢。

    方继辉不羁的笑浮上面颊,抬手轻拍拍牛柳的细手,“喜欢就好,证明我的眼光和你的眼光很搭。”

    常默动动唇角,“黄大夫,咱们去牛柳的主治医生那谈谈专家的建议吧。”

    看着妈妈和常默走出病房,牛柳又在手机上按几个字:方总,你去忙吧。

    方继辉看完牛柳的话,低头刻意拉进二人之间的距离,指着手机屏幕上“方总”那两个字,“以后说话,把这两字省掉。”

    牛柳抬眼看着方继辉近在咫尺,带着邪魅和玩世不恭气质的俊脸,皱皱秀眉;方继辉回视一下牛柳灵动澄澈的水眸,勾勾唇,“妹子,别一脸无辜地看我?你一这样看我,我就紧张。”

    牛柳指指自己头顶的药瓶,里面已经没有药水了。

    方继辉轻笑一下,“嗨,就这点事儿呗!”他抬手按下床头上的呼叫铃,又问,“医生说你都可以吃什么?列个单子给我发给我。”

    牛柳拿起手机细手轻戳几下屏幕,递给方继辉。

    方继辉原本脸上还挂着笑,看完屏幕叹口气,“忘了!怎么可能,你天天吃的,怎么我一问就……,不给面子!”

    护士来拔针,牛柳就此岔开方继辉的话。方继辉等护士走了,再继续自己的话题,“过几天,我有个小型聚会,非常重要的朋友,你陪我去一下呗。”

    牛柳皱眉指着自己的嗓子摇头。

    方继辉随意拉下牛柳的手,“人不多,就是吃个饭而已,有个人你还见过,就是昨天那个董春娇。”

    有她!牛柳若有所思看着门口,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