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算是朋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5:36本章字数:2180字

    对于董春娇召集的同学会,其用意方继辉能猜到几分,五年疏于联络她是想借同学会,制造个她们见面的机会,可时至今日,我还在乎这机会吗,无全不在乎。

    我不仅要带牛柳去,还要让她艳惊四座。

    一周后,方继辉来接牛柳时,没像平时那样穿着随意的休闲装。他一身绛红色西装,显得比平时沉稳成熟许多,整个人笔挺高大、风流倜傥地靠在车前,映着将暮的夕阳里,俨然如道迷人的风景。

    牛柳快走几步,到方继辉面前,淡笑一下竖起大姆指。

    方继辉随性一笑,盯着夕阳里,牛柳没加任何修饰清秀的脸、散在肩头黑发、洁白的蓬纱裙挑着眉看了好一会儿,她的美就是天然森气,无需化妆品描绘。

    方继辉边开车子,边看看时间,最后把车停在了全城最大的奢侈品商场门口。

    牛柳看看车外的大厦,拉一下方继辉胳膊,把手做叉状,往嘴边送送,想问不是去吃饭吗?

    方继辉看着她那双灵动好奇的水眸,“妹妹,你这身学生妹打扮,我站在你身边会不会有点像你叔?”

    牛柳更加疑惑地看着方继辉,方继辉抬手带着宠溺,轻揉揉牛柳的头发,“傻丫头,我说咱俩不和谐啊!”

    牛柳有点发窘,她低头看看自己朴素的白裙子,歉意地回视方继辉,有种不知所措的无奈。

    方继辉吐口气,“你一用这眼神看我,我就发慌。那我说实话喽,牛柳你这样穿挺好看,我喜欢。只是不适合今天的场合,走带你重买一件。”

    牛柳无奈,但已经点头要陪他去赴宴,也没有打退堂鼓的道理,只随着方继辉走进商场。

    试第一家,方总品品,摇头不满意;试第二家,方总仍是不十分满意;试到第三家,他就不用店员推荐了,店员看牛柳气质选的衣服都偏于清纯,方继辉自己选了一条红色的裙子递给牛柳。

    牛柳再从试身间走出来,方总满意了,他邪魅地笑着点头,看看牛柳平直骨感的肩头,雪白肌肤衬在大红色V字领里,恬淡中多一点小妩媚。他上前轻揽上牛柳的纤腰,“这件不错,就它了!”

    牛柳低头有点别扭地拉一下,肩上不多的布料,求助性看着方继辉。

    方继辉对上牛柳信任的目光,脸上的笑一下深沉起来,低头看看她无可挑剔的美肩,“很美,相信我的眼光。”说完他抬头若有所思看向外窗外,黑下来的天色,我方继辉真心对待的女人,怎能比之前的差!

    之后,他低头看看牛柳脚上的白色平底瓢鞋,再要她换高跟鞋,小妮子怕是要恼了,还好她个子够高,无需借助高跟鞋,提升身高。

    方继辉二人到的偏晚,他拉着牛柳的手走进包房时,牛柳的细手中有点薄汗。他换揽着她肩膀,在耳边轻声说一句,“别紧张!”动作亲密暧昧之极,牛柳甚至感觉得到他吹在耳畔的温气,瞬间脸上微红。

    方继辉看着羞涩紧张的牛柳挑挑眉,用玩世不恭的语气对包房中的人说,“不好意思,来晚了!”

    挨着方继辉在主位坐下,牛柳旁边还空一个位子。她先注意到坐在方继辉另一侧的董春娇,今天是一身淡黄的套装裙,卷发散着,脸上正挂着优雅的笑,朝她点头。

    牛柳也轻笑笑,董春娇眼里有几分意外和好奇,牛柳看一眼方继辉。他正热络地和在场的几位男士寒暄,她也随着朝那几个人点点头。

    其中一人说,“还差常大小姐,估计这菜上齐了,她能闻着菜味进来。”

    方继辉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没接话。他看看身侧的董春娇,咬着唇说“你还挺用心良苦的,还什么不可以带家属。”

    董春娇若无其事喝口水,“那你不也带了!”

    方继辉不羁地笑着,“她不是家属,算是朋友。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说完,他拿着震动的电话低头往外走,包房门开迎面进来一人,二人撞个满怀。

    方继辉看一眼来人,“不好意思!”迈步出去了。

    而进来的女人,怔在当场一动没动,她再回头想看撞自己的人,没有。一回身,冷不防撞到身后上菜的服务员,“啊!”

    全包房人都看上门口,女人的身前一片油污。小服务生惊慌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常宁,没事吧?有没有烫到!”大家纷纷询问。

    牛柳看着身上衣裤满是油污的常宁,立刻起身,拉起自己身后的纸袋和包走过去,递给她两张餐巾纸。

    常宁一直走神,心不在焉朝包房里的人摇摇头,“哦,没事儿!”接过牛柳的纸巾,低头擦衣服。

    牛柳眼见油已浸到布丝里擦是没用了,轻拉一下常宁胳膊,拍拍自己手里的纸袋。

    常宁看看那个奢侈品服装的包装袋,抬头看一眼满脸关心的牛柳,不认识她!

    牛柳又拉开袋子,给常宁看看,指指常宁的衣服;常宁点点头,她怎么不说话,这是让我换她这件衣服。无奈一身脏,有妹子好心,那就换换吧。

    二人出包房,常宁看一眼牛柳,“谢谢,你是?”刚刚屋里人都还没看清,这是哪个男同学的女朋友或家属。

    牛柳摇摇头,又指着自己嗓子晃晃手,再指卫生间的门牌。

    常宁极为好奇打量着眼前这个高瘦、热心的小姑娘,长得挺漂亮,居然是个哑巴!

    走到女卫生间,牛柳拉一下常宁,拿出手机按几个字:这衣服我洗完刚穿上不到半小时就换下来了,你若不嫌弃先对付一下。我叫牛柳,我嗓子有问题,不能和你说话。

    常宁点点头,“谢谢!”

    常宁换上牛柳衣服从隔断间里出来,牛柳才仔细看她,酒红色的中长发,辫着满头小辫子,本来挺漂亮大的眼睛,画着粗黑的眼线,脚上一双黑色柳钉鞋,与白裙子很不搭。

    常宁对镜子看着有些别扭的自己,这小白裙子,也就刚上大学时穿过吧。

    牛柳看出常宁的别扭,连忙打几个字:咱们身材差不多,你穿这衣服很合适。

    常宁抬手晃晃手中纸袋,“袋子也借我用了。”

    牛柳又打几个字:用吧,你先回去,我洗个手。

    常宁拎袋子刚走出卫生间几步,就被人搂住了,“牛柳,你怎么又把衣服换回来了?”

    一听是方继辉声音,常宁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方继辉看到面前的人是常宁时,手像触电一样,迅速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