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她会是谁?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5:36本章字数:2061字

    常宁迎上方继辉疏离的目光,淡淡说:“找牛柳,她在卫生间。”之后,转身大步朝包间走去。

    看着常宁的背景,方继辉站在原地迟迟没动,当年在大学第一次见面时,她好像是穿的白裙子。

    牛柳走过来,拉一下方继辉,他才回过神。伸手揽上牛柳的纤腰,“走吧,我在等你。”

    牛柳看看方继辉放在自己腰间的手,又抬头看看他极为复杂的表情,此时他和以往大同。方继辉低头轻笑,“走吧!”

    牛柳读懂了方继辉的眼神、方继辉的笑,他是在“作秀”,也就任由他搂着自己回包间。

    所有人到齐,常宁看看坐自己身边的牛柳,他眼光一直没变。

    方继辉环视一圈,“大家举杯,欢迎学霸回家!”说完,他小声对牛柳说,“柳儿,你喝水。”

    一杯酒下肚,男人就更加随意了,董春娇不露痕迹地观察牛柳。牛柳低头吃青菜,佯装不知。

    有男生开着玩笑恭维方继辉,“方总的钱越赚越大,身边的女朋友却是越来越小了!”

    方继辉随意把杯中酒液倒进喉管,瞄一眼牛柳,这小妹子恐怕又要脸红了。不想,牛柳迎上他的目光,甜美笑笑,还给他夹了点菜放到餐盘里。

    方继辉隔着牛柳瞥向穿白裙子的常宁,口中却是在和牛柳说话,“谢谢,不用照顾我,自己吃。你记忆力不错,那晚我只是随口一说我的最爱是牛柳,你却还记得。我好这口,鲜少有人知道。”

    常宁听完方继辉的话,猛然看向方继辉,四目相对,二人眼中都是一片死寂冷凝,完全没老同学见面的分毫热情。

    牛柳端起水杯刚送到唇边,见身边常宁的水杯是空的,拿起手边的凉杯准备往她杯子里倒水。常宁伸手盖住杯子,“不用,我喝酒!”

    牛柳的手尴尬停在半空,目光却被骗常宁白手腕上三个清晰可见的烟烧疤痕吸引住了。她顺着常宁胳膊一眼往上看,细白的脖子掩映在酒红色头发里还有个刺青,看不太清是什么。

    常宁不参与周围同学的交谈,目不斜视,盯着面前桌子上的菜一直吃不停嘴。也许渴了,她抬手端起自己倒满的红酒杯,整杯酒倒进口中,猛然呛得咳起来。

    常宁的咳声在嘻嘻哈哈闲聊中略显突兀,满桌人都看向她。“宁宁,慢点喝!你没事吧?”董春娇关心地问。

    常宁匆匆看一下董春娇,用手捂嘴边咳边摇头。

    牛柳忙抽出两张纸巾递给她,而紫红的酒液已然随着常宁的咳,溢出她唇角,滴落身前,迅速在牛柳的白裙子上画开一个淡红的痕迹。

    常宁随意擦两下唇角,看向牛柳清冷的目光中并没感激或是谢意,出口的话更是生硬,“抱歉弄脏了你衣服,裙子多少钱,我赔给你。”

    牛柳一怔,忙摇头,心中觉得尴尬,从常宁眼中读出她浓厚的疏离。牛柳缓缓低下头,看着面前那杯清水,十分不自在。之前,她不是这样,她的变化始于我和方继辉一起回包间。

    方继辉大手随意盖在牛柳轻握的手上,“知道常大小姐家大业大,不过一条裙子而已,我们还买得起。五年不见,老友相聚,饭桌上提钱多伤感情!”说完,他轻握握手柳的手。

    之后,清淡一笑,满脸玩世不恭,看常宁的眼神很邪魅,还有挑衅,“当然,常大小姐若苦于有钱无处花,不妨把今天的单买了,免得咱们春娇大美女刚回国就破费。”

    常宁冷瞥一眼方继辉,随意甩甩头发,“买单没问题啊,服务员,再来两瓶红酒!”

    随常宁扬起头发,牛柳不仅看到她脖子上纹的是个黑蜘蛛,还看到她一侧耳廓上都是耳洞,粗看至少带5—6个小环。

    这个女人够另类,看身材高高瘦瘦的,皮肤也很白,大眼睛小嘴,细巧的鼻子,若不是这样的装束打扮,她该算个美女吧。但她却是80后的年纪、90后的非主流造型,不能说美,只能说很特别。

    在常宁的指挥下,服务员把两瓶红酒都倒进醒酒器,常宁起身全桌人倒个遍,最后视线落在牛柳手边的空高脚杯上,“小妹妹你也满上吧,喝不喝随意,不用特意给我面子。”

    牛柳指着自己嗓子摇头摆手,方继辉大手随意往牛柳肩上一搭,“常大小姐尽管倒,牛柳怎么会不给前辈面子,牛柳的酒我替她喝。”

    满桌人推杯换盏起来,牛柳脑中一直回味着刚刚方继辉那个给常宁的称位,“前辈”是什么意思?

    很多人站起来私聊敬酒,董春娇走到牛柳身边,“牛柳,咱俩换个位置,我和宁宁聊几句。”

    牛柳点点头,默默把自己杯盘和董春娇的换了位置,刚坐下,就见董春娇和常宁耳语几句,她二人目光齐齐投向自己,又迅速收回。

    牛柳皱皱秀眉,看看一旁同别人聊得火热的方继辉,傻坐在这样的酒局中真有几分别扭。牛柳起身走出包房,靠在墙上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有些惆怅。

    不知过了多久,方继辉走出来,站在门口看着不远处牛柳顾影自怜,随意走过去,“牛柳,吃饱没,想回去了?”

    他走到牛柳身边,大手随意撑在牛柳身侧的墙上,二人之间距离不足20公分,面对面站着,他微低头俯视着牛柳,“想走的话,我叫司机送你。”

    牛柳仰头对上方继辉有些迷离还有些感伤的眼睛,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酒气,现在微醺的他应当是真实的,不是人前那样放荡不羁,玩世不恭。

    牛柳摇摇头,摸摸自己身上,裙子没有口袋,没带手机出来,想说话也是不可能了。

    方继辉看出她的意图,伸出之前垂在身侧的手,“写吧”。

    牛柳点点头,细指在方继辉宽大的手掌上轻轻写划着,方继辉目不斜视,轻抿方唇认真地看着牛柳指尖。

    牛柳指尖停下时,抬头看看一脸认真的方继辉。

    方继辉看完牛柳那几个字,鼻子有些发涩,他抽抽鼻子,一下将牛柳搂进怀里,“真没想到,你如此善解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