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噩梦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1本章字数:1016字

    好歹,朱楚生是她的男朋友,以前的王子,现在落魄了,季可可觉得自己不应该落井下石,不能因为朱楚生的处境艰难,就抛弃他,对他不管不顾。

    “你需要多少钱?买件冬天的外套,再买一份礼物。”季可可关切的询问。

    “外套,五百块钱就够了,买礼物,也五百块钱吧……”

    朱楚生的回答很勉强,似乎对于这个价格很不满意。

    片刻,他说:“我家里有冬天的衣服,最便宜的一件,要五千块钱,是顶级名牌,还有几件,都是一万两万的。现在条件不如从前了,我不为难你。”

    “我现在穿出来的这件外套,花了五千五,算是便宜的,名牌,我自己买的。”

    季可可深深地叹了口气,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儿。

    她感慨普通人和富贵人家的生活差距,更加替朱楚生感到惋惜,如此好的生活不知道珍惜,偏偏和父母吵架,任性的离家出走。

    朱楚生接着说:“哎,上一次我过生日,我父母送给了我一辆跑车,奔驰跑,比我朋友开的宝马车要贵得多。我更喜欢奔驰跑,他的宝马跑,不如我的车好看。这些朋友过生日,我每次送给他们的礼物,都是名牌,这一次,要让他们失望了,我真对不起他们。”

    那时候的季可可,没有丰富的物质条件,没有积蓄。

    她零零散散的打工,辛辛苦苦节省下来的生活费,一千元,两千元,三千元……

    就这样断断续续的邮寄给了男朋友朱楚生,供养着他的生活吃穿用,供养他的人情来往。

    朱楚生喜欢和季可可诉苦,讲述着以前的繁华,现在的可怜。

    季可可劝说他:“你快点回家吧,别在外面瞎混了。”

    他却理直气壮:“我不回去,回家,就要被逼着和白富美结婚,我不稀罕。我只喜欢你一个,别的女人都不要!”

    “老婆,你放心,你现在对我的好,你给我的钱,我都记在心里,以后我都会还给你的,我是借的,借你的哦。”

    后来,在朱楚生的强烈要求下,季可可心潮澎湃,满怀激动的与朱楚生见面了。

    她梦想着的无数次的见面场景,终于在现实中发生了。

    然而,等待着季可可,是一场噩梦。

    原本商量着,朱楚生和季可可两人集合,一起去旅行一个星期。

    结果,在见面的第一个夜晚……

    季可可幼稚的,单纯的,被朱楚生强制性的,无情的,夺走了第一次。

    季可可清楚的记得那个夜晚。

    疼痛漫步了全身上下,她痛彻心扉的哭喊着,撕心裂肺的哀求着,她一遍遍的哭着求饶。

    不管她哭得多痛苦,她哭得多伤心,她求饶的声音是多么的可怜……

    她哀求,哀求着,不要这样做,不要这么狠心……

    她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很害怕,很痛苦,不停地哭。

    朱楚生还是没有放过她。

    朱楚生就像是一头野兽,她就像是无力还击的猎物。

    她只有哭的份儿,哭得凄惨,哭得有气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