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1本章字数:1040字

    又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在一个放眼望去,全部都是草房,木房,偶尔有几间瓦房的村口,客车停下了……

    顺着窗口向外望去,季可可看到,男女老少,有的拿着装东西的包袱皮儿(过去偏远农村用一块布料包裹东西,这块布料叫做包袱皮儿),有的抓着一只鸡,有的挎着竹筐,有的抱着一捆大葱,正站在村口等车。

    他们说着一些季可可听不太懂的方言……

    季可可彻底傻眼了。

    瞅着朱楚生下车,季可可只好紧跟其后。

    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走了大约十五分钟,在一间木头搭建的平房门前,朱楚生停住脚步。

    虽然,季可可只是一个平凡普通人家的孩子。

    但是,这真真是季可可头一回到偏远的乡下,她稀奇的看着路边的鸭子呱呱叫,公鸡母鸡咯咯哒。

    牛和马,一边走,一边拉粑粑,粪便啪啪的掉在土路上。

    狗和猫,成帮结伙的满大街跑,身上还粘着牛和马的粑粑。

    路边有一个个臭水泡子,树下的垃圾堆散发着阵阵臭气……

    女人们头不梳,脸不洗,坐在门前的石头,唠家常,时不时嘴里冒出:“艹他吗了个b的……”

    男人们,或者扛着铁锹,或者挑着扁担,拉着牛,牵着马,老远的吆喝:“晚上我家杀猪!老刘头子!叫着你们家老娘们,到我家吃猪肉啊!”

    “老李婆子,晚上你家杀鸡吗?我去地里割韭菜,顺便抱两棵白菜去你家!”

    “二傻,你家门前的树下,好像扔了一只死狗,咱俩抬回家,扒了皮,炖了吃!”

    “赵麻子,明早儿一起上山采蘑菇啊!拿到城里卖,一天不少赚呢!”

    “……”

    季可可只顾听,竟一句话都讲不出来了。

    在木头搭建的平房门口,隔壁房子走出个老娘们,鼻尖上挂着鼻涕噶,扯着大嗓门子,喊道:“朱楚生,你这有快两年没回家了吧!你爸早上种地去了,让我把钥匙捎给你。”

    “哦。”朱楚生的脸通红,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快速的接住腾空扔过来的钥匙。

    那老娘们好奇的抓着院子边上的木头栅栏问:“这个小丫头是谁啊?长得真俊!不像是咱们屯子里的人儿,这么俊,一看就不是本地人儿!”

    朱楚生没吭声,拿钥匙娴熟的打开了门。

    “是不是你老婆啊?还不好意思了,有啥的,丫头,你是哪儿的人啊?哪儿个屯子的?是不是隔壁村儿的?家里有几个娃?你叫啥?”

    朱楚生一下子把季可可拉进屋里,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季可可环视着整个房间的布局,白色的墙皮掉的一块一块,露出了灰色的水泥。顶棚能看到搭建的木头和粉刷不均匀的涂料。

    一进门,就是客厅和厨房的连体,俗称‘外屋地’。炉子旁边堆放着几垛柴火,两边各有一个屋,一大一小。屋里只有一个火炕,火炕上放着柜子。火炕旁边的地上有几个木头凳子,一个破旧的木头桌子,窗台上放着一个旧电视机。

    季可可瞬间就明白了!